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55:快活呀造作呀拿一血呀免费阅读

455:快活呀造作呀拿一血呀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说话的时间里,他种了满满一排火箭。

    “为什么?”

    杨康年那么疼杨清池,为什么给他挖坑。

    “杨康年很狡猾,对他来说,他不怕洗钱的事曝光,吕魏的案子已经开始重审,一桩罪还是两桩罪、判十年还是判十五年对杨康年来说没有区别,他已经一把年纪了,他只要保住杨家、保住你表弟就够了,所以他让你表弟去马尔格兰,让他查洗钱的事,让他拿到拍卖会的收藏家名单。你也说了,你表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他不会包庇杨康年,一定会好好利用那份名单。”

    杨康年知道景召那些警告的话不是随便说说,他担心自己进去后,杨氏会改姓柴,所以机关算尽也要让杨清池拿回柴秋手里的公司股份。

    商领领不知道事情全貌,疑惑:“清池喜欢柴秋啊,杨康年不怕清池把名单白给柴秋吗?”

    景召说:“那就要再挖一个坑。”

    大怪被打死。

    他把手机还给商领领:“好了。”

    金萝卜到手。

    这个游戏现在已经被他玩得明明白白。

    *****

    柴秋花了两天时间,弄好了股份转让的所有手续。

    她剪头发了,她每一次做完一个“大事件”,就会剪一次头发,好不容易长到肩膀的头发又剪回了原来的短发。

    王匪知道,她这是收尾了。

    “东西拿到了吗?”

    柴秋坐在卡座的沙发上,兴致缺缺地喝着酒:“嗯。”

    证据已经寄给检察院了,杨康年最少能判十年。

    “那小子说话还挺算数的。”

    头发遮不住耳朵,柴秋的右耳上有一排耳钉,都是黑色,冷冷酷酷的,让她整个看上去更不好接近:“他跟杨康年不一样。”

    这种话从柴秋嘴里出来,算是夸赞了。

    “你现在功成身退了,有什么打算?”

    “回缅西。”

    潜入杨家不是景召的意思,是柴秋自己要做的,她想替景九祁报仇的心思不比景召少。

    王匪跟她共事多年,对她多少有点了解:“你好像并不开心。”

    柴秋起身,去洗手间。

    酒吧里有包厢,洗手间在包厢的尽头,柴秋走到中途,脚步停下。

    “*瞎啊!”

    不知道杨清池喝了多少酒,走不稳,撞了人,被撞的那人推了杨清池一把。

    杨清池后背撞在墙上,一抬头,看到了柴秋,他像被突然定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很红,都是血丝。

    柴秋从他旁边走过去,当不认识。

    他也没回头,往前走。

    被撞的那个男人是来上洗手间的,男女厕所离得很近,共用一个入口。

    柴秋进了男厕。

    男人刚放完水,拉上拉链,一转头看见了柴秋:“美女,这是男厕所。”

    柴秋个子高,一双腿又长又直,腿上有很健美的肌肉,她并不白幼瘦,皮肤偏黑,短发很利索,眼神野得像头兽。

    自认为有点本事的男人多多少少会偏爱征服感,比如眼下这个男人,一看到柴秋,就起了猎艳的心思。

    “喝多了吧?”厕所里没别人,男人眼神放肆,“要不要哥哥送你回家?”

    哥哥?

    柴秋这辈子都没叫过谁哥哥。

    她一脚踹在男人胸口,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男人摔傻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住了后领。

    柴秋踢开隔间的门,把男人的头按进抽水马桶里。

    她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能动手绝不动口。

    *****

    这世界上,一定没有比他还大方的人,方路明心想。

    他嘴角被杨清池打破的地方还没痊愈,也就他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杨清池计较。

    当然,打架的时候他也都打回去了。

    “别喝了,我送你回去。”方路明去抢杨清池的酒杯。

    杨清池凶狠地推开:“滚开。”

    方路明摔在了包厢的沙发上,不疼,但火大,一脚踹翻了空酒瓶子:“你跟我横什么?有本事你跟柴秋横去!”

    杨清池阴着一张脸:“别跟我提她。”

    哎,以前多骄傲金贵一人。

    看看现在。

    方路明有点于心不忍,杨清池在他的圈子里算年纪小的,平时也都愿意惯着他。

    “兄弟,听哥哥的。”方路明苦口婆心地劝,“女人都是浮云,事业才是王道。”

    看看他,一心一意搞共享,女人只会影响搞钱。

    玩玩没事,走心不行,走心没好下场。

    “忘了她吧,你爷爷的事已经传开了,杨氏后面会很困难,你别想有的没的,先把公司救回来。”这是方路明掏心窝的实话。

    杨清池没说话,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了。

    柴秋回到卡座。

    在她倒完第四杯酒后,王匪突然问:“你喜欢上那小子了?”

    柴秋刚刚揍人他看到了。

    柴秋不喜欢开玩笑:“喝你的酒。”

    王匪喝了一口酒:“年纪小了点。”

    柴秋放下酒杯就走了。

    王匪又点了瓶酒。

    他以前不喜欢来这种地方,也不喜欢喝酒,喝酒会让大脑兴奋,人兴奋状态下,容易做一些平时根本不会做的、不理智的事情。

    他要保持清醒,不能像舞池里的那些人,喝了两杯酒就要摇晃到天明。堕落、放纵、像没有明天一样去挥霍,这些都是他最讨厌的。

    你们见过脱掉西装裙、只穿着白衬衫和黑蕾丝安全裤的女人吗?

    白衬衫很长,穿出了裙子的效果,女士把领带扎在了腰上,衬衫衣摆长过了大腿,黑色蕾丝裤边随着女人跳舞扭动的动作若隐若现。

    这种穿法很辣,但如果把西装裙套上,俨然是职业女性。

    整个舞池,数她最**,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黏在她身上。

    “美女。”这不,又来了个主动的,“你很会跳嘛。”

    陈知惠没搭理。

    对,就是陈知惠,西装裙被她扔在了卡座,晚饭是和土地局的几个官员吃的,她被那几个满肚子油水的家伙恶心到了,不爽。

    她摆动身体,释放压力。

    男人的手似有若无地擦过她的手臂:“留个电话呗。”

    她没理。

    男人不放弃,贴得更近。

    她刚要发作,手被人拽住,她转过头,只看到一个侧脸,镭射灯下,那张脸冷峻异常,像被人欠了一百万。

    被截胡的男人气哄哄:“你谁啊?”

    “滚。”

    一个字,把男人震得后退了好几步。

    陈知惠被王匪强行拽出了酒吧,他真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她手都被弄红了。

    她抽走手,活动活动手腕,不满:“你干嘛,我还没跳完。”

    “跳完了要干嘛?”王匪板着脸,眼角的疤更骇人了,“跟人去酒店?”

    陈知惠摇头:“那个男的太丑了。”

    “不丑就带去酒店?”

    这不是被欠了一百万的语气,是一个亿。

    陈知惠酒醒了一半,脸冷下来。

    在他看来她这么不挑吗?

    不过她是挺渣的,拿了人家的一血,所以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你不爽啊?”

    现在是晚上,她这个人有个毛病,晚上会比较疯,喝了酒更疯,俗称两副面孔。

    “你有什么不爽的,我那天又不是没付你钱。”室外太热,她解开一颗扣子,露出一边肩膀,*得一塌糊涂,“我才不爽呢,你活那么差。”

    王匪是个很少会动怒的人:“陈知惠!”

    她莞尔一笑:“原来你知道我名字啊。”

    陈氏旗下的酒店、会所的安保工作全都外包给了Golden

    World。他们以前见过几次,王匪喊陈知惠陈总,陈知惠喊他王总,他们一个是知性能干的酒店管理人,一个是不苟言笑的安保负责人。

    本来可以一直维持这种关系,直到那个晚上陈知惠拿了王匪的一血。

    “王总,都是成年人,别太认真。”陈知惠喝得眼角晕红,她摆摆手,拿出白天工作时的知性优雅,“王总回见。”

    ------题外话------

    *****

    下一更,晚上十一点左右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280972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