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54:召宝carry全场,柴秋功成身退免费阅读

454:召宝carry全场,柴秋功成身退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你在找什么?”

    是杨清池,他提前回来了。

    他进来,手里拿着柴秋想要的东西:“在找这份名单吗?”

    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

    柴秋没必要再兜圈子:“我要这份名单。”

    “你用什么来换?”

    半个月没见,杨清池大变样了,尤其是看她的眼神,比之前多了攻击性。

    他在马尔格兰估计“收获”了不少。

    柴秋走到他面前:“你要什么?”

    “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问。”

    “你来杨家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从他看到父亲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合照时,他就开始怀疑了。

    她来杨家一定有目的。

    “你爷爷害死了对我很重要的人。”

    所以,她是来报仇的。

    知道了这个,很多事情就都解释得通了,杨清池也不傻,只是自己给自己灌了迷魂汤,愿意被利用罢了。

    “你来帝都大学教体育,是不是冲着我来的?”

    不然哪有那么巧的事。

    柴秋承认地很爽快:“是。”

    杨清池觉得有点好笑,也不知道她花了多少精力去骗他,应该没多少吧。

    毕竟他傻,对她一见钟情。

    “你一开始想接近的目标是不是我?”

    “是。”

    杨清池手里的文件袋被捏得变了形:“为什么后来变成了我爸?”

    “他更容易。”

    她怎么能这么坦诚、这么理直气壮。

    他是猫猫狗狗吗?想钓就钓?想扔就扔?

    杨清池盯着眼前这个将他耍得团团转的女人:“就因为我爸立了遗嘱,他更容易下手,所以你就杀了他,冒名顶替了他的新婚妻子。然后你放弃了帝都大学体育老师的身份,以我继母的新身份进了杨家。”

    柴秋一言不发,毫不闪躲地直视他的眼睛。

    他眼角通红:“怎么不说话?你解释啊?”

    柴秋平静得就好像置身在事外:“我解释了你会信?”

    “我信。”无论他查到了什么。

    柴秋短暂地沉默了一下,在思考着怎么说。

    她是个面部表情不丰富的人,眉眼很英气,她没有一点女孩子的软心肠:“你说得没错,是我杀的,怪就怪他提前立了遗嘱,要把一半的股份留给他那位新婚妻子。”

    杨清池的眼神渐渐从滚烫到冰冷:“我那位继母现在在哪?”

    那位叫戴安娜。

    柴秋冒用了她的英文名。

    “死了,她不死我怎么冒名顶替?她本来就是个骗子,也算死有余辜,就是她哄着你爸立了遗嘱。”

    她句句都说得轻巧,得多狠的心,这么云淡风轻。

    不像他,血液都僵硬了,动作变得迟缓,感知力也不听使唤,不知道手上拿得东西是不是要掉了,所以就不断不断地握紧。

    “你还真敢认,就不怕我录音?”

    “你不会,”柴秋笃定,“因为你喜欢我。”

    是,他没有录音。

    他就是张白纸,她想怎么画怎么画。

    他声音在抖,即便他极力忍耐着:“就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要这么作践我?”

    她又沉默,不作任何辩解。

    杨清池明白她的意思了,就到里这了。他该清醒一点了,就像他离开前那晚她骂的那样:杨清池,你清醒一点。

    “你不是想要这份名单吗?”他眼神冷漠,“把杨家的东西还给我,我就把名单给你。”

    “成交。”

    不是“好”,是“成交”。

    柴秋何等清醒,全程都在交易,全程都在玩弄人,就他一个人来真的,就他犯蠢。

    最后,他还要犯蠢地问一句:“那个对你很重要的人,是你什么人?”

    柴秋没有犹豫迟疑:“我爱慕的人。”

    杨清池往旁边侧身,让开路:“股份还给我之后,东西我会寄给你,现在请你滚出杨家。”

    方路明之前耻笑他,说他在柴秋面前太没有自尊。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自己喜欢的人,自尊给她踩一踩又怎么样。

    现在他知道会怎么样了,会伤筋动骨。

    柴秋当天晚上就搬出了杨家,出了杨家大门,她就把所有行李扔进了垃圾桶。

    车没要,她步行走出了帝律公馆。

    *****

    商领领晚上十一点接到方路明的电话,说杨清池发疯,大晚上的在飙车。

    商领领给的建议是:“想办法让他停车,然后把他打晕。”

    十五分钟后,方路明又打来电话。

    “商领领!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根本打不晕好吧。”

    电视里劈脖子就能劈晕的,都是骗人的。

    “然后呢?”商领领眨巴眼,等后续。

    方路明气冲冲地说:“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

    “……”

    那也比飙车好。

    商领领挂了电话,问景召怎么回事。

    景召正在给她打十七关的金萝卜:“杨康年在给你表弟挖坑。”

    “挖什么坑?”

    游戏里最后一个大怪出来了,大怪走远之后,要拆掉前面已经用不到的炮塔,用所得金币在离萝卜更近的地方重新建炮塔。

    景召手指很长,手速很快,但动作看着很悠闲散漫:“他故意把你表弟调去马尔格兰,就是想让他去查洗钱的事。”

    说话的时间里,他种了满满一排火箭。

    ------题外话------

    ****

    最近白天都在赶特签。所以两更都会在晚上哈,有时候可能会很晚。下一更,两个小时候后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280994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