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47:睡完就不认账的女人(一更)免费阅读

447:睡完就不认账的女人(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你看过盛冲八十七楼的天吗?

    是灰色的,那种太阳都驱散不掉的灰。

    商领领站在窗前,看着对面某石油集团的大楼。听王匪说,盛冲很多大公司的窗户都是防弹的。

    这个城市是有多不安全。

    不过王匪也说,瑰煌酒店是盛冲乃至西西戈尔最安全的地方,因为Golden

    World是专业做安保的。

    突然有开门声,商领领回头,警惕地看着门口。门外的人拉动了门,门锁上的防盗链再次发出声响。

    王匪说,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不要随意给别人开门,即便瑰煌酒店很安全,即便酒店里有很多Golden

    World的甲级保镖。

    商领领走到门口:“谁?”

    “我。”

    商领领立马取下防盗链,打开门,冲出去抱住景召。

    景召接住她,扶着她的腰。

    她委委屈屈地说:“你知道幼儿园里最后一个被家长接走的小朋友是什么心情吗?”

    现在已经是盛冲的十二点零五分了。

    景召晚上七点多就给商领领报了平安,他说要去收尾。这一去,快五个小时。商领领的手机被Hanah扔了,干等五个小时太磨人了。

    她此刻就很像幼儿园里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小朋友,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她踮起脚,超级用力地抱紧景召的脖子,以表达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小朋友的不安和焦急。

    身为身高差,她抱景召脖子时上衣会往上缩。

    景召把她的衣服拉好,主动弯下腰:“我没上过幼儿园。”

    真没上过,景九祁都是请老师到寨子里来教他。

    商领领现场还原幼儿园最后一个被家长接走的小朋友的心情:“怎么还不来接我啊?是不是觉得我太麻烦?是不是我不够听话?是不是抛弃我了?”

    景召收紧手,好让商领领贴着自己,好抱紧她,悬了一整天的心终于得到妥善安放。

    “不是告诉了你会晚一点吗?”

    小姑娘用下巴蹭他:“怎么这么晚?是不是觉得我太麻烦?是不是我不够听话?是不是抛弃我了?”

    景召失笑:“知道了,下次让你当幼儿园里第一个被接走的小孩。”

    商领领仰起头,要景召亲。

    “咳。”

    假咳声很大,甚至有回声。

    商领领吓了一跳,从景召怀里探出头来,这才发现,和景召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人,而且就在她旁边不到两米的距离。

    景召也才想起来旁边有人,松开紧搂在商领领腰上的手,牵着她,向纣千介绍:“这是我太太,商领领。”

    纣千姓胡,不过他已经很多年不用姓氏了。

    今天下午在巴塞蒂安,纣千已经见过商领领了,但当时太匆忙,没能好好打招呼。

    他很热情:“你好啊,小九爷夫人。”

    纣千是个不笑很凶、一笑有两个深酒窝的男人,年纪不轻,也不算英俊,但很有魅力。

    虽说纣千、王匪、崇柏等人都是景召的下属,但他们和景召的关系更像生死之交。纣千是这几个人里头最多话爱笑的一个,当然,这个多话爱笑只在自己人面前,在肖恩那里潜伏时又是另一副样子。

    “你好。”商领领诚心地道谢,“今天谢谢你来救我。”

    纣千笑:“夫人太客气了。”

    景召看了眼腕表:“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纣千回了个“我懂我懂”的眼神。

    景召把商领领带回房间,关上了门。

    纣千和王匪的房间也在这一楼,前面一点。

    纣千也知道帝国月亮基金会,对商领领早就有所耳闻:“她就是那个月亮?”

    “嗯。”

    “小九爷眼光不错。”纣千看的出来,小九爷对他的月亮爱护得紧。

    “你也看出来了。”

    发生今天这样的事,要搁普通人身上,恐怕早被吓破胆了,但商领领没有丝毫畏惧和怨气地接受了因为小九爷身份特殊而不可避免的险境。

    王匪挺佩服商领领的胆识。

    纣千:“我有眼睛啊,长得多漂亮。”

    王匪:“……”

    王匪很嫌弃这个同事:“肤浅。”

    “是,你不肤浅。”纣千的房间到了,他开了门,笑着目送多年来身边母蚊子有没一只的王同事,“你最不肤浅,不然怎么三十三了还是个*。”

    王匪脚下一顿,本就不白的脸更黑得跟什么似的:“老子不是。”

    纣千把已经踏进房间的一只脚收回去:“草,你开荤了?”纣千简直要好奇死了,“谁啊谁啊?我认不认识?”

    “你不认识。”王匪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进去,摔上门。

    是个睡完就不认账的女人。

    *****

    商领领住的那间是套房。

    “晚饭吃了吗?”景召怕她一个人没好好吃饭。

    “没吃。”

    “我帮你叫餐。”

    房间里有电话,景召脚刚迈出去,商领领从后面抱住他。

    “我被抓走后,一直在想,那个金头发的大块头会提出什么要求。”

    金头发的大块头指的是肖恩。

    “会不会让你下跪?会不会让你伤害自己?会不会让你做违背道德的事情?”

    被抓后,商领领脑子里就一直在想这些。

    景召转过身,坐下,把商领领抱到腿上:“为什么要让我下跪?”

    “电视里是这么演的。”

    电视里的大反派为了折辱男主,会让男主下跪之类的。

    商领领抱住景召的脖子:“如果大反派真让你做这些,第一条可以做,虽然我会很难过难过,但我知道,你在乎我肯定胜过自尊。第二条不能伤及性命,如果你命都没了,救了我没有任何意义,我会跟着你去。第三条不要做,你教过我的,要有底线,要睡得安稳,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她不是随便说说的,她深思熟虑了,已经做好了以小九爷夫人这个身份赴死的准备。

    ------题外话------

    ***

    独孤求票又来了!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288133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