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43:对我太太客气点(二更)免费阅读

443:对我太太客气点(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模特已经准备好了,贺江在摄影棚里找了一圈,没看见景召。

    楼上隐约传来声音,贺江上楼,看见景召站在器材室门口。

    贺江叫了声:“景老师。”

    景召好像没听见。

    贺江走近一点:“景老师。”

    走近了才发现景召在打电话,他抬头看了贺江一眼,用手指压了压唇,示意贺江安静。

    贺江在一旁等着。

    器材室的外面是走廊,走廊的头尾都开了窗,风从一头吹到另一头,把室外的燥热和蝉鸣都带了进来。

    气氛很奇怪。

    贺江的直觉一向很准,他感觉到了,景老师身上有种强烈的、不稳定的、即将暴乱却依旧沉寂着的磁场。

    贺江不禁竖起了耳朵。

    “临江殡仪馆附近,中明大道443号。”

    声音很平静,语调低沉,景召说,“人已经没有意识了,麻烦你们尽快。”

    光听他说话,看不出什么问题。但细看他握着手机的手指,因为用力,指尖已经发白。

    电话另一头是120,他们要确认是否属实,问了几个问题。

    景召耐心地解释:“是我朋友,在和我通电的途中,发生了车祸。”

    “我能确认,我听到了声音。”

    “请你们尽快。”

    他明明很着急,但保持着耐心,没有因为对方的不断确认而动怒争吵,每一句话都说得很平静,让人信服。

    等沟通结束,他挂断电话,对贺江说:“让他们收工,今天不拍了。”

    贺江正想问明天拍不拍。

    “我要去办件事,归期不定,在我回来之前,所有工作全部都暂停。”

    好像不止朋友出车祸这么简单,景老师上一次用这种语气说“归期不定”还是去年,那次景老师回来时受了重伤。这一次,恐怕事情还要更严重。贺江跟了他那么久,多少能读出一点他的微表情,他自己应该没意识到,他整个身体都处在紧绷的状态里,脖颈、手臂的青筋都表明了,他身体里的血液在沸腾翻滚。尽管他拼命克制着,但那种压迫感掩盖不住。

    贺江头一次在景召身上感受到了这么强的攻击性。

    贺江没有多问:“我知道了。”贺江有点担心,“景老师,需不需要我帮你开车?”

    景召目前的状态,不适合驾驶。

    “不用。”

    车停在工作室外面,景召上车,系上安全带,把蓝牙*戴上。

    车开得很快,车速几乎飚到峰值。

    上车后的第一个电话景召打给了王匪,他简明扼要,语速很快:“我太太被人劫持,十六出了车祸,地址我发给你了,你派人过去。”

    王匪和景召有默契,这种时候根本不需要多问。景召会安排好一切,王匪会配合他的所有安排。

    “我们没有权限,你暗中查,我要知道是谁做的。”

    王匪:“明白。”

    景召的第二个电话打给了方路深。

    “我需要你的帮助。”

    王匪只能暗中查,但方路深可以明着查,查监控、查车牌、查出入境。

    不到一个小时,方路深回复了景召。

    “劫人的人找到了,不是帝国人。”

    之前方路深知道景召是Golden

    World的员工后,猜想过景召的身份,他保守猜测,景召有可能是以摄影师的身份去完成一些揭露工作。

    现在看来,他猜得还是太保守了。

    “临江殡仪馆这边我会帮你查,但国外那边我帮不了你。”

    景召说:“把能识别面部的照片发给我。”

    方路深把劫匪的照片发过去:“注意安全。”

    景召嗯了声,结束了通话。

    他把照片转给王匪,王匪再把照片上传到Golden

    World的信息系统。

    系统扫描完人物面部,然后加载存档资料,进行比对。片刻后,身份信息投到了显示屏上。

    王匪说:“是肖恩的人。”

    办公室里除了景召和王匪,还有几个集团高层的人,在景召下达下一步指令之前,所有高层噤若寒蝉。

    “找人放消息给肖恩,”景召的目光一直落在显示屏上,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袖子卷在手臂上,分明而不夸张肌肉微微鼓着,他始终保持着备战的状态,“就说我可以答应他任何条件。”

    王匪立马去联系。

    劫匪是肖恩的人其实是好消息,肖恩要的只是利益,不是寻仇。

    景召给崇柏打了通电话。

    “崇柏,联络纣千。”

    景召不喜欢被动,他既要守,也要攻。他原本没打算蹚西西戈尔的浑水,但现在不一样了,肖恩动了她的人,知道了他的弱点,必须要连根拔起。

    晚上八点四十七分。

    显示屏弹出来一条链接,技术人员第一时间查询追踪,是海外的ip,但追查不到具体地址。

    景召点开链接。

    肖恩的脸赫然出现在屏幕上:“终于见到你的真面目了,小九爷。”

    景召没有戴口罩。

    不用戴了,他不会再留着肖恩。

    “人呢?”

    景召坐在最前面的椅子上,后面站着王匪和另外三个高层。

    肖恩抬了抬手。

    他的手下乔把商领领带过来。镜头里,商领领衣着整齐,但嘴巴被封着,手和肩上都绑着绳子。

    她头发有点乱,但神色并不慌乱,不挣扎、不吵闹,目光沉静地看着景召。

    景召坐姿没有变过,搭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收紧了,他用帝国话跟商领领说:“不用冒险,等我。”

    商领领点了点头。

    肖恩再次抬起手,乔把商领领带出了房间。

    乔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东方人。

    景召的目光追着商领领到了门口,知道看不见人,他才收回视线,看向屏幕里的肖恩:“你要什么?”

    镜头微晃,是在船上。

    肖恩走的是水路。

    “等你到西西戈尔了,我们再谈。”

    景召换了个坐姿,双腿屈起,手搭在腿上。

    不能表现得太不在乎,所以他承诺可以提任何要求,要让肖恩知道商领领有价值,但也不能表现得太慌乱,商领领是能致命的底牌。

    “我也有一个条件。”

    肖恩讥笑:“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景召肩膀稍微往后靠,手搭在桌子上,是最好的谈判姿态:“你劝你听一下。”

    他没有一句警告。

    但句句都是警告。

    肖恩敲了下桌子:“你说。”

    他说:“对我太太客气点。”

    ------题外话------

    ****

    来,给个月票~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292234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