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42:领领被劫,赵守月危(一更)免费阅读

442:领领被劫,赵守月危(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错了,要叫姐姐。”

    商领领抽出睡衣的系带,将景召的手捆住,然后将洗净的一双脚踩在他身上,忽而重、忽而轻,故意吊得他不上不下。

    她非要听他叫她一声姐姐。

    景召也只能顺着她的意。

    好在门窗紧闭,笼门紧锁,除了商领领,哪个能听小九爷认输。

    *****

    早上,商领领起得略晚,已经过了陆女士那边的早饭时间了。

    景召先起来,在厨房煎饺子。

    商领领洗漱完从浴室跑出来:“早饭不用做我的,我来不及了。”

    景召关掉火:“怎么了?”

    “馆长刚刚给我打电话,临江殡仪馆接收了一具毁坏很严重的遗体,那边的整容师修复不了,让我跟老裴去一趟。”

    衣帽间在主卧,商领领把换下来的睡衣扔在了地毯上。

    景召将衣服捡起来:“我送你去。”

    “不用送,你下午还有工作,我和同事一起,坐殡仪馆的车过去。”商领领选了条拉链在后面的裙子。

    景召帮她把头发拨的一边。

    她后腰上有处红痕,景召用手指碰了碰:“会疼吗?”

    “什么?”商领领借着镜子看后面,“不会啊,一点都不疼。”

    那是景召弄出来的印子。他有时候被商领领撩狠了会收不住力,她又是容易留下痕迹的体质。

    他帮她拉好拉链,低下头,吻落在她后颈:“到了给我打电话。”

    “好。”

    商领领出门时,九点三十六分。

    十一点十四分,商领领到了临江殡仪馆。她一下车,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递给她一瓶矿泉水。

    商领领接过水:“谢谢。”

    这几天持续高温,遗体从事故现场送来殡仪馆就已经腐坏了,要尽快修复。

    她给景召回了个电话,然后随这边的工作人员去了更衣室。腐坏的遗体上可能会携带细菌,修复人员都要穿戴防护衣。

    女更衣室里,除了商领领,还有一个人,在商领领的左后方。她个子很高。背对着商领领,已经换好衣服了,但没有出去。

    商领领把喝一小半的矿泉水瓶放下,快速换上防护服,用保鲜袋把手机包好,放在口袋里,然后盘起头发,戴上帽子。

    每一个储物柜的柜门后面都配了镜子。

    商领领的镜子里映出左后方那人的眼睛,瞳孔是蓝色。

    商领领关上柜门,迅速转身,不给那人反应时间,直接紧扣住她的肩膀,把她摁在了柜门上。

    商领领扯掉她的口罩,果然,是一张外国脸。

    商领领用外语问她:“谁派你来的?”

    女人的脸被摁着贴在了镜子上,她丝毫没有被压制的慌乱,嘴角慢慢扬起。她没有回答商领领的话,也不反抗,甚至把双手贴在了柜门上,五个手指逐个轻敲着柜门。

    她好像在等。

    商领领冲门口喊了一声,但外面没有人,她转头时,突然感到眩晕。

    水有问题!

    *****

    十点二十八分。

    一台冰棺被四个人抬上了灵车,冰棺里面躺着一位往生者,往生者的脸上盖着冥纸,身上裹着白布。

    停尸间的工作人员把冰棺上挂的身份证明单取下来,核对了一下。

    “怎么又要送回去?”

    交接的同事说:“家属后悔了,想在家里守灵。”

    家属是个穿黑色西装的女人,个子很高,最少有一米七五,她戴着墨镜,低着头,上了灵车。

    灵车出发后,有四辆车陆续开出了殡仪馆的停车场,刚好,被在守在殡仪馆的赵浪(赵守月)看见。那四辆车的车型一模一样,而且车玻璃都是单向可视,看不到车里面。

    赵浪第一时间打给商领领,但她的手机关机了。他立马开车跟上那四辆车,同时打给了跟商领领一起出差过来的老裴。

    “喂。”

    “是我,赵守月?”

    名字有几分耳熟,但老裴忘了:“你是哪个?”

    “殡仪馆的清洁工,赵守月。”赵守月为了保护商领领,在华兴殡仪馆干过活。

    “哦,小赵啊。”老裴想起来了。

    赵浪没有时间解释,前面几辆车开得很快,他紧紧跟着:“我找商领领有急事,让她接一下电话。”

    他还不确定灵车里是不是商领领,为了不中调虎离山之计,要先确认商领领在不在殡仪馆。

    老裴说:“你等一下。”

    赵浪一边等,一边紧跟着可疑车辆。

    两分钟后,老裴说:“我没找到领领,不知道是不是去洗手间了。”

    人十有*就那辆灵车里。

    赵浪挂断老裴的电话,立刻打给景召:“小九爷,商小姐被人劫持了。”

    他刚说完,左边路口一辆十六轮的货车直接朝他的车撞上来。接着一声巨响,整个车身翻了过去。

    先劫走商领领,再切断赵浪的保护,这么有计划,是预谋。

    手机掉到了车座底下,里面还有声音。

    “十六!”

    他都改了这么多次名,小九爷还是改不掉叫他本名的习惯。

    他伸手,去够手机,血顺着他的手指一滴一滴砸在车上,他眼皮慢慢合上,手垂下去。

    ------题外话------

    ***

    宝贝,儿童节快乐~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293331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