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40:送杨康年吃牢饭(一更)免费阅读

440:送杨康年吃牢饭(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杨氏集团。

    总经理办公室在十七楼,十七楼有两个部门,海外销售部和市场部。

    柴秋路过时,停了一下。

    海外销售部的沈经理过去:“柴总。”

    杨清池坐在市场部最后面的位置,抬起头,大大方方地与柴秋对视。他一头金棕色短发,在一众发色规矩的脑袋里尤其显眼。

    “他怎么在那?”

    沈经理顺着柴秋的目光看过去:“小杨总是来公司实习的。”

    柴秋收回目光,进了办公室。

    市场部的周经理刚从十九楼下来,走到最后一排工位。

    “小杨总。”

    小杨总穿着没有任何图案的白T,清清爽爽,像个大学生,啊呸,小杨总就是大学生。

    小杨总没什么架子:“叫我小杨就行。”

    叫小杨?

    哪敢。

    公司谁不知道,董事长宝贝孙子宝贝得要命,本来像小杨总这种集团继承人,都要去国外镀层金的,听说董事长舍不得,一直养在身边,所有大场面都会带上小杨总,就是为了给他累积人脉。

    周经理就是个传话的:“小杨总,董事长找你。”

    董事长办公室在十九楼。

    杨清池推门进去:“你找我。”

    杨康年看见他就恼火:“之前我好说歹说让你来公司,你都不来,现在肯来了?”

    他往沙发上一坐:“年纪大了,开始上进了。”

    杨康年抄起书就砸过去。

    到底没舍得砸头,砸在了杨清池脚边。

    “我还没老眼昏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公司的目的,你不要脸我还要,你将来想娶谁都行,但那个女人,你想都别想。”

    想娶谁都行当然不是真话,他杨康年的孙子不是谁都配得上的。

    “谁说我要娶他了。”

    杨康年刚要舒一口气——

    杨清池火上浇油地来了一句:“人家才不答应呢。”

    “你这个——”

    恋爱脑!。

    杨康年差点气背过去,抄起一本书扔过去:“滚!”

    杨清池哦了声,走了。

    杨康年拨通了内线电话。

    随后蔡信荣进来,关上门:“董事长。”

    “柴秋的身份清池知道多少?”

    蔡信荣先是一怔,有些慌神:“您都知道了?”

    杨康年对外总是笑嘻嘻,但他老狐狸一只,驰骋商场多年,一双眼睛精明得很:“我还没老糊涂。”

    蔡信荣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对不起董事长。”

    “行了,不是找你问责的。”杨康年问,“你跟他说了多少?”

    蔡信荣是杨康年的秘书,给杨康年做事已经有十多年。去年,小杨总杨清池找上他,询问柴秋的事,而且抬出了继承人的身份。老的是现在的董事长,小的是未来的董事长,蔡信荣一个都不能得罪。

    他坦白:“小杨总手里有一张杨总和那个女人的合照,他很早就怀疑柴秋是假冒的,也知道您派我去过维加兰卡,所以才找到我。没有您的指示,我也不敢多说,只是提醒了他,柴秋身份不简单,来杨家是别有居心。”

    蔡信荣口中的那个女人,是杨清池的父亲杨湛的恋人,照片里的人并不是柴秋。

    柴秋当年凭借一张结婚证、一封遗嘱就分了杨湛一半的财产,杨清池不傻,不可能不怀疑。

    “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他对那个柴秋还不死心。”杨康年眼里精光闪过,“怕是只要我这个老头子一闭眼,杨家就要改姓柴了。”

    商领领还问他什么时候让清池掌权,这前有豺后有狼,他怎么放得了手。

    中午十二点三十六,十七楼的员工陆陆续续用餐回来,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还关着。。

    总经办的王青提着外卖的袋子,过去敲门。

    “请进。”

    王青把外卖放下:“柴总,您先吃饭吧。”

    柴秋还有几封邮件没有回完,她没抬头:“是郑秘书买的?”

    “不是。”

    是小杨总买的。

    柴秋说:“你去忙吧。”

    王青出去,带上门。

    大概过了一刻钟,柴秋处理完了工作,她活动活动脖子,看了一眼桌上的外卖。

    她没碰外卖,从抽屉里拿出另外一部手机,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拨了一通电话。

    “红酒供应只是幌子。”柴秋说,“杨康年这几年一直在帮肖恩洗钱,通过名酒拍卖的方式。”

    杨氏主营红酒,每年都会在亚特兰举办名酒拍卖,来参加竞拍的是世界各地的红酒收藏家。

    有时候一瓶红酒能拍到七位数,足够把资金放进去洗一遍。

    “我已经在收尾了,只差一份收藏家名单。”

    *****

    晚上,景召带商领领出来消食。

    路上有不少散步的居民,后街还有人跳广场舞,有人摆摊,这时间正热闹。

    “领领。”

    “嗯?”

    前面有个大学生在卖那种会发光的那种球,围了不少小孩,商领领探头往那边看。

    景召牵着她,避开迎面冲撞而来的人群:“如果我把杨康年送进监狱,你会不忍心吗?”

    她把心思从会发光的球上收回来,摇了摇头,问景召:“他犯罪了吗?”

    “嗯。”

    “那活该他坐牢。”商领领没有那么多慈悲心,景召做什么她都会支持,“老九爷的死和他有关吗?”

    景召和她说过,景九祁遇害前最后联系的人是杨康年。

    “有间接关系。”

    ------题外话------

    ***

    这是补凌晨的一更。

    *点左右,还会有二更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294363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