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39:景召身份暴露(二更)免费阅读

439:景召身份暴露(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云疆是帝国的边境,西南部接壤内安寨和柬东。

    柬东的边境线上全是山,只修了一条路,柬华路,连接帝国和柬东境内的哈达布沙漠。

    刚古的改装车刚开上正道,就被几辆吉普车挡住了去路。

    吉普车上下来一个人,个子很高,戴着墨镜,走到改装车的驾驶位。

    “我的货呢?”

    刚古结巴:“不、不是被您卸走了吗?”

    看来是有人截胡了。

    蔻里摘下墨镜,挂在上衣口袋上。

    这批货是伽森家族的,刚古动了独吞的心思,偷偷改变的运输航线。

    刚古连滚带爬地下了车:“伽森先生,我没想过独吞您的货,我怎么会有那个胆子,伽森先生,您一定要相信——”

    就在刚古的手即将碰到蔻里的衣服时,梅路用一颗子弹解决掉了他。

    梅路上前:“老板,不追吗?”

    蔻里望着边境线的方向:“再往前三千米,是帝国境内。”

    有人嫌他脏。

    他还答应了那个嫌他的脏的人,不会脏了帝国的国土。

    三千米之外,是帝国云疆。

    集装车开了两个小时,把货物转移到了云疆的大明县,大明县四周都是山,地方很大,人烟稀少。

    梁迫一行人在羌山小路接应。

    景召下了车,命人把东西卸下来。

    梁迫请示:“小九爷,用不用联系云疆的线人?”

    “不用,直接烧了。”

    梁迫犹豫:“这样会不会越级?”

    王匪顿时冷了脸,眼角的疤十分骇人:“你忘了屠鹰姓什么了?”

    近几年,缅西那边对屠鹰任务组的干涉越来越多,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是谁创建的屠鹰。

    梁迫低下头:“对不起小九爷,是我说错话了。”

    景召没有摘口罩,抬了抬目光,越过梁迫:“王匪,烧了。”

    一车害人的东西的而已,他敢烧,也烧得起。

    *****

    不知道什么时候,商领领养成了一个习惯,晚上等人的时候,她喜欢把所有的灯全部打开。

    电视机开着,在重播一档综艺。

    商领领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抱枕是订做的,黑色底布,上面印了一颗超大的红宝石。

    客厅里开着空调,门窗紧闭,电视里一群人在哈哈大笑,商领领盯着桌上的手机发呆。

    玄关传来开门声。

    商领领扔掉抱枕,急忙间找不到鞋,她干脆*,跑得飞快。

    是景召回来了。

    “还有两分钟就凌晨了,景先生,你踩点回来的吗?”

    景召说今天回来,现在十一点五十八分。

    她又*袜子,光脚踩在地板上,景召从鞋柜里拿了双棉拖,放到她脚边:“没买到直达的机票,绕了路回来的。”

    商领领把鞋穿上:“下次别这么赶,我又不是不等你。”

    景召把雨伞挂好,然后去抱她。

    她在他怀里闻到了血腥气,很淡:“晚饭吃了吗?”

    吹久了风,景召的声音有点干:“没有。”

    因为要转机,他没有时间吃饭。

    “我去给你煮面。”

    “好。”

    景召抱了一会儿才松手。

    商领领先倒了杯水,再去厨房煮面。她做饭的天赋不高,但煮面还可以,毕竟难度系数不大。

    她从冰箱里拿出来一个番茄、一把青菜:“景召,你吃饺子吗?安安妈妈送的。”

    景召在客厅回:“嗯。”

    “家里没有无菌蛋了,只有土鸡蛋,我给你煎全熟的好不好?”

    “好。”

    商领领把菜洗好、切好。

    “面没有那么快,你要不要先去洗漱?”

    景召好像嗯了声,之后就没有动静。

    商领领出来看看,果然,他躺沙发上睡着了。也不知道他多久没睡,商领领走到他跟前他都没有醒。

    他脖子上有一处刮伤,很浅。

    商领领伸手,还没碰到他的脖子,他睁开了眼睛,刚出任务回来,精神没有完全放松,出于防御本能,他抓住了靠近他的那只手。

    看到是商领领之后,他的戒备解除,眼神柔软下来,他又闭上眼,把那只手贴到了自己脖子上。

    这是一种毫无保留的信任。

    商领领用手指摸了摸他脖子上的伤口,起身去拿医药箱。她用棉签帮他清理的时候,也不知道他醒没醒,但他一直都闭着眼。

    厨房的火还没开,商领领舍不得叫醒他。

    她俯身,亲在他脖子上的创可贴上:“辛苦了,小九爷。”

    次日,依旧高温。

    杨康年从杨家别墅出来,蔡信荣下了车,拉开后座的车门。

    杨康年上车。

    “董事长。”蔡信荣递上一份文件,随后发动车,开往公司。

    杨康年把老花镜戴上,他翻阅的速度很慢,逐字看下来。

    “果然是他。”

    什么替身文学,全是胡扯。

    当年他顺着证据查到了景家村,还没来得及证实景家村的少年就是肖恩要找的那位,人就又消失了,一并消失的还有所有那个少年存在过的痕迹。

    兜兜转转八年,他又跑回了商领领的笼子里。

    杨康年打给商领领。

    “领领啊。”

    商领领现在演都懒得演,不冷不热地应付

    “外公好久没见你了,你什么时候带景召来家里吃个饭?外公还没正式见过外孙女婿呢。”

    商领领敷衍:“再说吧,最近很忙。”

    “外公这里有个很好的项目,你要不要看看?”声音很慈爱,黑色车玻璃上倒影着老人的精明狡猾的面容,“商家和杨家是姻亲,外公年纪大了,杨家早晚要交给清池,你跟清池是表姐弟,总不能一直不往来,你觉得呢?”

    自从商领领掌了商华国际的实权之后,断了所有和杨氏的合作。杨氏今年有个海外扩产项目,需要资金。现在商华国际管事的是职业管理人章复晓,一个打工的,猖狂得要命,杨康年约了他几次,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人。

    如果能合作,杨康年当然愿意继续“祖孙情深”。

    商领领不咸不淡地回问:“早晚是什么时候?”

    杨康年按掉了通话,重新拨了一个海外的号码。

    “肖恩先生,我这里有个情报,不知道肖恩先生感不感兴趣?”

    ------题外话------

    ****

    抱歉,我迟到了好久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295756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