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36:别哭,很爱很爱你(一更)免费阅读

436:别哭,很爱很爱你(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我想跟她单独谈谈。”

    陈知惠出去,给小两口腾了地方。

    陈野渡没有着急开口,就那么盯着秦响看。

    秦响很担心他的伤,手抬起来又落下,到底忍住了,没有过去扶:“你先躺倒床上去。”

    陈野渡确实头晕,推着输液架躺回病床。

    他的目光很深邃,像织了一张网,牢牢地罩着秦响:“你叫什么名字?”

    “秦响。”

    她坐在床边,坐姿很端正,像个正经好学生。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陈野渡刚问完,秦响眼睛就红了,眼泪越蓄越多,但没有掉下来。

    她想忍的,可是孕妇的情绪很难控制,不是因为委屈,是看不得他头上的伤。自横臭美,要是知道为了动手术把头发都剃了,他肯定要骂医生了。

    她眨了下眼,拼命忍着的泪滚了下来。

    陈野渡一下被她弄得手忙脚乱:“喂喂喂,我才刚开始问,你哭什么?”

    秦响赶紧别开脸。

    陈野渡看了眼她的肚子,孕妇不能哭吧。

    活到“十四岁”,陈野渡还没哄过人,很嘴笨地说:“我不问了,别哭了行吧。”

    哄中带着些些投降的意味。

    他本能地想碰秦响的脸,想给她擦眼泪,在想的时候鬼使神差地伸了手。

    他回神,猛地把手缩回去,然后扭头看别的地方,刚好看到了桌子上的棒棒糖。

    他拿过来,往秦响那边一扔:“给。”一副你爱要不要的口吻。

    秦响擦了擦眼睛,捡起了糖,笑了。

    陈野渡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好哄的人。

    都不说话之后,气氛有点尴尬,陈野渡寻思着那随便聊聊吧,也不能太随便,免得又把人聊哭。

    他就问:“你的手机也是智能的?”

    “嗯。”秦响刚刚掉了泪,眼尾还有点红,不是很红,像打了一层薄薄的桃花眼妆。

    “也可以指纹解锁?”

    “嗯。”

    陈野渡白着一张没有血色的脸,强打着术后的精神,乱七八糟地说:“这些年手机行业发展的还挺好的。”

    秦响是很认真地在聊:“是的。”

    “拍照也挺清楚的。”

    “没错。”

    “还能前置。”

    “是啊。”

    ……

    后面他们聊了会儿带搜索功能的电视机,又聊了会儿智能马桶。

    陈野渡舔了舔唇,口干得很。

    细心的秦响起身倒水,兑好了温度把杯子给他。

    不知道是不是肌肉记忆,他接得很顺手,喝完递得也很顺手。

    秦响把空杯子放下:“你头还疼吗?”

    陈野渡:“嗯。”

    他眼皮耷拉,虚弱无比。

    “那你躺会儿。”

    “好。”

    陈野渡是有点头昏。

    秦响帮他把升高的床头调平,又将垫在他背后的枕头拿开。

    她手腕的袖子擦过了陈野渡的耳朵,离得太近,他还闻到了她洗发水的味道,他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耳尖瞬间通红。

    (啊,十四岁的小雏鸟,沾不得一点女人味啊……)

    “秦响。”

    “嗯。”

    陈野渡想问,他之前是不是很喜欢她?不然怎么会她一靠近他就反应这么大。

    想了想,根本不用问。如果不喜欢,依他的性子,不可能会娶。

    心头的感觉太奇怪,他干脆闭上眼:“我睡一会儿。”

    “好。”

    秦响坐在旁边守着。

    陈野渡从重症室出来没多久,精神确实熬不住,没一会儿就昏睡过去了。

    这一觉,他睡了将近三个小时。

    他醒来的时候,秦响还趴在他身边,床头的柜子上放着她织到了一半的婴儿毛衣,她手很巧,毛衣上的樱桃织得可可爱爱。

    这一刻,陈野渡心里酸酸胀胀的,像被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塞满了。

    下午五点左右,景召过来送了一次汤。陈野渡跟他不熟,没话说,等他走了,用手机查了他。

    六点左右,陈知惠以不能占用医院的病房资源为由,把秦响睡的病床推到了陈野渡的病房里,独立病房够大,能放得下两张床。陈野渡虽然不自在,但也没反对。

    康主任下班之前,找秦响过去谈了谈,主要是为了宽慰她,怕她心情太沉重会影响宝宝。

    趁秦响不在病房的这个空档里,陈野渡有些事情要问陈知惠。他不喜欢稀里糊涂,他要尽快了解、适应目前的状况。

    “你对秦响了解得多不多?”

    “也不算多吧。”

    陈知惠之前一直在国外,和秦响相处的时间并不长。

    “至少比我多。”陈野渡说,“你帮做份她的资料表,把你知道的都列出来告诉我。”

    都是他老婆了,他不得了解一下。

    “你干嘛不直接问她?”

    陈野渡想到秦响今天掉泪的那个样子就心里犯堵:“她有点爱哭。”

    陈知惠不觉得。

    秦响才不爱哭,她也就在陈野渡面前会哭。

    说完了秦响,陈野渡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导演。”

    不算意外。

    陈野渡很早就喜欢拍东西。

    “我没继承家业吗?”

    陈知惠实话实说:“家业已经被你败光了。”

    陈野渡把今天在手机里查到的新闻点开,亮给陈知惠看:“你说的败光是指这个?”

    他把陈氏集团所有经营所得全部返还社会的这件事上过新闻。

    他熟练智能手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了解这个世界、了解大陈家、了解他自己。大陈家的继承人自然不是傻白甜,他很懂得生存规则,哪怕只有“十四”岁。

    不缺少年气,也不缺稳重老成,这是年少时期的陈野渡。

    “你还查到了什么?”陈知惠觉得他应该知道了挺多,但看他神情依旧镇定。

    “陈氏大楼的跳楼事件是真的还是假的?”

    受害人的遗书公开了,这件事网上也查得到。

    陈知惠一边观察他的精神状态,一边回答:“是真的。”

    可能因为现在的陈野渡没有亲眼目睹那些肮脏,他虽然震惊,但不至于心理坍塌。

    “我爸他——”

    陈野渡问不出口,脸色越来越苍白,握紧的指尖发青。

    陈知惠接过他的话:“他是位假慈善家。”

    陈野渡想起来了一件事,怪不得年初的时候,来他家做课题的一个女同学会骂陈知礼是*,原来他外表和善的父亲真的是披着人皮的禽兽。

    陈知惠郑重其事地问他:“你做好准备要听了吗?”

    “嗯。”

    该面对的他躲不掉。

    陈知惠本来打算等他养好了伤再说,但他太聪明,几天都糊弄不过去,而且陈知惠相信他,相信已经人格融合了的他。

    “你初二的暑假发现了陈知礼的真面目,然后生病了。”

    “什么病?”

    “双重人格。”

    陈野渡眉头皱了一下。

    陈知惠尽量冷静地、客观地陈述:“秦响是陈知礼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养女。”

    陈知惠说,副人格叫周自横,自横是他双生弟弟的名字。

    陈知惠说,秦响年满十四岁之后,陈知礼想对她犯罪。

    陈知惠说,他救下了秦响,但误杀了陈知礼。

    陈知惠说,陈尚清为了遮掩丑事,对他的病下手,催眠主人格、软禁副人格。

    陈知惠说,秦响为了保护他,认了罪,坐了牢,从此有了前科,吃了很多苦。

    ……

    陈知惠说,他很爱很爱秦响,秦响也很爱很爱他。

    陈野渡脸色越来越差,脑子里很多观念、很多建设都在轰然崩塌,他就只问了一个问题:“和秦响恋爱结婚的,是主人格还是副人格?”

    “是你,完完整整的你。”陈知惠不想他钻空子,坚定地强调,“野渡是你,自横也是你,他们都是你性格里的一部分。”

    陈野渡头很疼,整夜整夜地做梦,梦里什么都看不见,他拨不开迷雾茫茫,只有一个声音,他熟悉的声音,不厌其烦地一直响。

    【喂】

    【陈野渡】

    【我听你姑姑说,周自横是你弟弟的名字】

    【我既占了这个名字,就当一回你弟弟好了】

    ……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这样,秦响最先喜欢的是融合后完整的陈野渡,而我是你的一部分】

    【别忘了,你是抓龙的少年,你要是敢退缩——】

    【秦响会哭瞎眼】

    陈野渡突然睁开眼,从梦里醒来,病房里开了空调,他仍旧出了一身冷汗。

    秦响的病床和他的隔着不到两米,秦响怀孕后,睡眠很深。

    陈野渡下床,动作很轻,他走到秦响的床边,想抚摸她的脸。他的手刚碰到她,她就本能地握住,本能地、依赖地靠着他的手背。

    他突然觉得三十一岁好像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了。

    “不会让你哭瞎眼的。”

    ------题外话------

    ****

    (啊,十四岁的小雏鸟,沾不得一点女人味啊……)

    陈野渡:解释一下吧

    顾总:诶,这是谁偷偷加进去的,是谁?!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298618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