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35:别慌,喜当爹而已(二更)免费阅读

435:别慌,喜当爹而已(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病房里,除了陈野渡这个病号,只有陈知惠在。

    “你还记得你怎么受伤的吗?”

    陈野渡头上缠着绷带,脸上没什么血色,垂眸半躺,还算镇定:“攀岩的时候绳子松了。”

    陈知惠知道他记忆点停留的时间了。

    初二,暑假第一天。

    陈知惠简明扼要地概括一下现在的状况:“你失忆了,攀岩受伤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十七年。”

    从十四岁一下变到三十一岁,揠苗助长都不带这么拔的。

    迷茫之余,陈野渡只觉得荒唐。如果不是后脑勺还在火烧一样的疼,他估计会觉得这是个梦。

    “我怎么失忆的?”

    陈知惠没有提人格的事:“有人高空掷物,你为了救一个小孩摔到了头。”

    不想听了,他头疼,要冷静冷静。

    陈知惠先出去,在门口看到了秦响。

    “怎么不进去?”

    秦响没有勇气进去。

    如果要告诉陈野渡她的存在,就必定要说出陈家的那些事,十四岁的陈野渡还没有生病,她不忍心让他再面对一次。

    陈知惠想了想:“我来跟他说。”

    “先别*他,等等吧,至少等他伤养好了再告诉他。”

    病房的门上有个玻璃小窗口,秦响的视线舍不得离开,尽管她只能看到小小的一角床尾。

    陈知惠心理很不是滋味,这样瞒着她觉得太委屈秦响了,可眼下也确实不适合*陈野渡。

    “我送你回病房吧。”

    秦响摇头:“我想在这里坐一会儿。”病房外面的走廊上有椅子。

    景召和方路深暂时回去了。

    陈知惠陪着秦响在走廊坐了一会儿:“刚刚医生也说了,这种情况通常不会持续很久,他一定会重新想起来的。”

    主刀医生说,病人术后脑部有少量淤血,这可能是造成记忆错乱的原因,通常这种情况,等淤血消散了会自行恢复。

    陈知惠安慰秦响:“你不要胡思乱想,他要是想不起来,我打到他想起来为止。”

    秦响嘴角弯了弯,小声地嗯了声。

    关仲雍给陈知惠回电话了。

    他的看法是站在精神心理层面的,他觉得陈野渡的记忆会回到十四岁,是两个人格相互妥协的最好结果,之后记忆能不能恢复还是未知数。

    被陈野渡救的那个小孩叫建国,他弟弟叫立业。建国下午要上课,妈妈带着立业来探病,还带了很多补品。

    建国立业的妈妈走了,立业还没走。

    陈野渡有点烦。

    “叔叔。”

    陈野渡重伤未愈,浑身无力地半躺着,头很疼,不想说话。

    立业怯生生地勾了勾陈野渡的小手指:“送给你。”

    小家伙手里拿着根棒棒糖,想要送给哥哥的救命恩人。但恩人把头转向窗外,没有理他。

    立业有点难过:“叔叔。”

    陈野渡头转过来,表情严肃,纠正:“叫哥哥。”

    “哦。”立业乖乖改口,“哥哥。”

    陈野渡这才接了棒棒糖,接着注意力被床头柜子上的手机吸引住了,他之前的手机是翻盖的。刚刚给他做检查的医生就用这种连按键都没有的手机接了电话。

    没忍住好奇,陈野渡拿起了手机,用手指点了几下,屏幕亮是亮了,但也只是亮了。屏保是一张合照,他和一个女孩子的合照,女孩只露了侧脸。

    陈野渡更好奇了。

    立业在跟自己的影子玩。

    “喂。”陈野渡招招手,把立业叫过来,“你知不知道这个怎么打开?”

    “嗯!”

    立业抓着他的手,把大拇指按在指纹解锁的地方。

    一个小时后。

    陈野渡看着镜子里的脸,难以接受他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了的这个事实。

    秦响在病房外面急得走来走去,陈知惠还没回来,她实在担心,犹豫了很久,还是进去了。

    她敲了敲洗手间的门:“你还不能下床走路。”

    门打开。

    陈野渡推着输液架走出来,脸色很苍白。

    秦响怕他摔倒,想过去扶他。

    他往后退了一步,目光像窗外烈日,十四岁的年纪,足够的炙热张扬。

    “你到底是谁?”

    这下轮到秦响后退了。

    他却反而逼近,越近压迫感越强:“你跟我是什么关系?”

    陈知惠说,她从来没觉得周自横陌生,因为他是陈野渡没有生病之前身上的那根“反骨”。

    十四岁的陈野渡身上有成年后主人格的强势凛然,也有副人格的桀骜轻狂,但没有历经苦难,没有乖张暴戾。

    秦响接不住他的眼神,低下头去:“我是来照顾你的护工。”

    他淡淡一眼,扫过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孕妇也能当护工?”

    她只能继续撒谎:“因为我和你姑姑认识。”

    作为大陈家唯一的继承人,十四岁是还可以保留一丝单纯的年纪,但不能蠢。

    “那这张照片你怎么解释?”

    秦响接住了陈野渡扔过来的手机。

    手机相册有他们结婚证的照片。

    怎么解释?

    如果诱拐“十四岁”少年是一种罪,那现在的状况算是铁证如山了。

    秦响正想着怎么认罪,陈知惠推门进来,莫名的火大:“要什么解释,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她把秦响轻轻推到陈野渡面前,“这是你老婆,她肚子里的是你的孩子。”

    陈野渡脑袋又开始疼了,再一次遭受到了重大的冲击。

    他不仅莫名其妙三十一岁了,他还有了老婆跟孩子。

    ------题外话------

    ***

    陈野渡:造孽,我才十四岁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299466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