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33:野渡自横谁去谁留,或融合(二更)免费阅读

433:野渡自横谁去谁留,或融合(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秦响住院的第二天,景召来医院探病。

    他没有进病房,只在外面和陈野渡聊了几句,因为下午还有事,也没有久留。

    他刚走,陈野渡叫住他。

    “景召。”

    景召嗯了声,回来。

    陈野渡拿出一串钥匙:“这是我工作室的钥匙,纪录片的后期你来负责,我的团队你想接手就接,不想接就帮我遣散了。”

    显而易见,他在安排身后事。

    “自横和秦响,你以后多帮我照看着点。”

    陈知惠他不担心,但自横容易冲动,秦响怀着身孕,他放心不下他们,而景召是很值得托付的人。

    景召接过钥匙:“自己照看。”

    不想管了。

    景召走到了*站,还是折了回来,他很少这么生气:“你病了十几年不也没死,没死就不能撑着?”

    陈野渡笑:“在米利亚的时候,谢谢啊。”

    他听不进劝。

    景召:“滚。”

    陈野渡还在笑,分明在笑,眼里却总有厚厚的灰暗,他摆摆手:“我滚了。”

    他转身回了病房。

    在去丹苏留学前,他和景召就见过,在米利亚。

    当时,景召十八岁,车祸失忆,去米利亚做后续治疗。他二十二岁,服食抗抑郁药物过量,出现幻觉后把车开到了山下,去米利亚也是治病。

    他们在医院遇见的时候,陈野渡正在自杀。他站在楼顶,一只脚踩空,去划空气,没有任何惧意。

    景召就是这时候出现的,嘴里咬着一根还没来得及点着的烟,看到陈野渡,摩擦打火机滑轮的手顿了一下。

    “看什么?”陈野渡脸上没有即将赴死的悲壮,也没有痛恨世界的绝望,就那么笑着,头发乱糟糟的,他脚踩在水泥地的边缘,手肘压在护栏上,那个姿态,反倒他更像个看戏的,他问景召,“没见过人跳楼啊?”

    “是没见过。”

    景召把烟装回烟盒里,泰然自若地走了过去。他不觉得一个还在笑的人,会被他的靠近*到。

    事实上,陈野渡也确实没被他*到,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

    景召走到高楼边缘,隔着护栏往下看:“这个高度跳下去不一定摔得死,可能只是摔残。”他指了指对面的楼,“你应该选那边。”

    对面肿瘤科的大楼是整个医院最高的楼。

    陈野渡收回踩在空气上的脚,往下看:“摔不死吗?”

    才六楼,有可能。

    “那试试。”

    他松手,闭上眼,两手张开,往后倒。

    就在他与空气拥抱的那一瞬间,一只手抓住了他。

    他被景召强拉了上来。

    他坐在地上,心情糟糕透顶:“多管闲事。”在这四个字之前,他用母语骂了一句脏话。

    景召用帝国话回他:“你跳下去会砸到下面那辆车。”他抽出一根烟,点上,“那是我家的车。”

    景河东的车刚好停在陈野渡要跳下去的地方,所以,不算多管闲事。

    异国他乡,碰到了同乡。

    “给我一根烟。”陈野渡说。

    景召给了他一根,起身,说:“下次还我。”

    抽完烟,陈野渡不怎么想死了。

    后来在丹苏留学又遇到了,陈野渡还景召烟,他不接,他从来不接陈野渡递的烟。

    *****

    陈野渡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面。

    水龙头开着。

    【喂】

    【陈野渡】

    陈野渡突然听到声音,他很熟悉的、自己的声音。

    陈野渡抬头,看镜子里。

    镜子里是自横,与他有着一模一样的脸,截然不同的眼神。

    【我听姑姑说,周自横是你弟弟的名字】

    【我既占了这个名字,就当一回你弟弟好了】

    五分钟后,陈野渡从洗手间出来,拿了手机,要出门。

    前一秒还在打盹的秦响立马坐直:“你去哪?”

    “我去拿外卖。”

    陈野渡过去亲了亲她,然后才出门。

    外卖员进不了住院部,陈野渡拿了外卖往回走。

    有个穿着病号服的小孩冲出来,大声地喊:“哥哥!”

    他哥哥在外面,*岁大,穿着校服戴了红领巾,在挥手:“你出来干嘛,快回去。”

    是一对兄弟,弟弟生病住院,哥哥趁放学来看他。

    弟弟胖嘟嘟的,四五岁大的样子,也不知道家长在哪,一个人跑出来送哥哥。

    “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

    哥哥说:“哥哥周末放假了就来看你。”

    弟弟开心地扒着门,探出脑袋:“我等你哦。”

    八楼靠大门的位置住了一位小产的女病人,听说是某位富商的*,原配最近天天过来闹。

    一把水果刀突然从八楼的窗户扔出来。

    高空掷物,掷的还是刀——

    陈野渡扔掉手里的外卖,抱住站在楼下的孩子,滚到了地上。

    “哥哥!”

    ****

    小孩没事,躲开了刀,但大人先着地,头部撞到台阶,地上有一大滩血迹。

    急诊部的医护人员用医用推车把陈野渡推到了急诊室。秦响下楼来寻人,看到地上的血和外卖之后,跑去了急诊室。

    “刘医生,刘医生!”

    “体温36度3,脉搏每分钟52,呼吸21。”

    *拉上帘子,这才发现里面还有位非医护人员。

    “你是家属吗?”

    “家属请到外面去等。”

    “先生,能听到我说话吗?”

    “先生!”

    “……”

    陈野渡手指动了动。

    有人在扒他的眼睛,一束光照过来,他眼皮很重,视线里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他看不清人,有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野渡……”

    秦响不知道自己怎么出去的,身体摇摇晃晃,眼前医护人员进进出出,像一个个穿梭移动的幻影。

    “通知麻醉科,准备手术。”

    ------题外话------

    ****

    你们猜,怎么融合?你们肯定猜不到哈哈哈哈哈哈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01241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