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31:报父仇(一更)免费阅读

431:报父仇(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傍晚,景河东摆摊并买菜回来。

    夏天的天很蓝,西边铺着红彤彤的云,像在海里烧了一把热烈的火。

    景河东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天空,发给陆女士。

    【老婆,还在打牌吗?】

    【我到家了,马上要做饭】

    【晚上做你喜欢的排骨】

    刚发完消息,景河东看到一辆熟悉的吉普车,车牌也很熟悉,他定睛一看,主驾驶上的人也很熟悉。

    景河东推着三轮车过去:“张佳。”

    这是景河东第二次在小区楼下碰到张佳。

    张佳按下车窗:“巧啊。”

    车里的冷气扑面而来,景河东不自觉地把脸凑近点:“不巧,这是我们家楼下。”

    和上次一样,这次王匪也在车里。

    景河东知道,他们是来找景召的。

    张佳假装不是:“呵呵,我们路过。”

    呵呵,上次也说路过。

    理解理解,在Golden

    World工作嘴得严嘛。

    景河东走到吉普车的后座,敲敲车窗。

    王匪开窗,眼神问:有何指教?

    按辈分来,景河东算老前辈了,老前辈提个意见不过分吧:“下次能不能停远点,被我老婆看到不好。”

    陆女士还不知道家里有两个混过Golden

    World的男人。

    王匪颔首,表示理解。

    景河东蹬着三轮又走了。

    景河东年轻时候的事迹王匪略有耳闻,老九爷身边有三员大将,景河东擅长近身搏斗,明腾擅长枪法,最年轻的柴秋曾经做过谍报人员,有个千面女郎的称号。

    景河东在车库的门口碰到了下楼的景召,天太热了,他给景召塞了一袋碎冰冰。

    每年的夏天,除了章鱼小丸子,景河东也卖卖冰棍冷饮之类的,养家的日子就是这么的朴实无华。

    景召提着一袋碎冰冰上了吉普车的后座。

    王匪把文件袋里的资料给他:“林浓的资料。”

    碎冰冰被放在了车座上,王匪下意思看了两眼。

    景召翻阅着资料:“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刚好要到这边来办点事。”

    Golden

    World不做侦查工作,但有这方面的合作方,林浓的这份资料查得很全,不仅有她的平生,还有她母亲的、前男友的。

    表面看上去,林浓和季攀夕是感情纠葛。季攀夕拆散了她和她前男友。

    王匪从文件袋里拿出来另一份资料。

    “这一份是顾清革的资料。”他递给景召,“顾清革是陆老爷子的老同学,是一名律师。”

    顾清革毕业于桥江大学。

    景召把林浓那份资料往回翻两页,林浓的母亲林兰薇也毕业于桥江大学。

    “顾清革和林兰薇是大学时期的恋人。”王匪还找到了照片,有理由怀疑,“林浓很有可能是顾清革的女儿。”

    顾清革和林兰薇一个终生未娶,一个未婚先孕。

    “陆定松过世的第二天,顾清革在去殡仪馆吊唁的路上出了严重事故,导致车毁人亡。”

    律师,遗嘱。

    林浓是来报仇的。

    景召猜想,那封自书遗嘱的原件应该已经被毁了,在那次事故中。

    “林浓那边我们要不要添点柴?”陆家的事,王匪认为景召不会不管。

    “先等等,看看她想做什么。”景召下车,“下次车停远点。”

    王匪觉得景召和景河东越来越像真父子了。

    景召拆了碎冰冰,自己拿了一根,剩下的都扔给王匪:“我爸给的。”

    王匪看着碎冰冰愣神。

    他居然在缅西三洲的霸主身上看到了柴米油盐和岁月静好的烟火气。

    王匪陷入了深思。

    主驾驶的张佳扭头看后面:“匪爷,能给我一根不?天太热了。”

    碎冰冰袋子上凝的水珠滴在了王匪的西装上:“枪子挨得少了是吗,这么怕热?”

    张佳颇为凶神恶煞的脸上露出了无辜且迷茫的表情:“挨枪子的人不能怕热吗?”

    王匪被这个问题问住了。

    刀口上的信仰和平凡的生活可以不做取舍吗?

    王匪把碎碎冰扔给了张佳。

    *****

    附属二中的高三实验班暑假只放一个月,补课期间,放学后还要上一节自习课。

    林浓走出学校时,已经六点多了,路上有来来往往的学生,街边卖茶叶蛋的摊主把【一元两个】的牌子挂了出来。

    她并不急着回家,脚步温吞。

    身后有人叫她:“林浓。”

    她回头,看到了曾经熟悉的面孔,有点不真实,如临梦境。

    她的母亲林兰薇是老师,周生的父母也是老师,两家都住在教师职工大楼。

    她和周生认识了二十五年,虽然没有过轰轰烈烈,但很顺其自然地交往过两年。

    她先开口:“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周生还是以前的样子,温文尔雅:“这几年过得好吗?”

    “挺好的。”就像老朋友一样,她很平静地问,“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昨天。”

    林浓没有问他还走不走。

    “我回来做项目,会待一周。”

    然后,彼此沉默。

    过了很久,周生问:“他对你好吗?”

    “嗯。”

    两年真的改变了很多,曾经像家人一样熟悉的人,如今相顾无言。

    “我还有事,先走了。”林浓抱紧怀里的卷子,转身先走。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她停下来,没有回头。

    周生这次来找她是想要一个答案:“为什么要我走?”

    他远赴国外的真正原因不是畏惧季攀夕的刁难,是那晚她来找他,对他说:你走吧,我们以后不会再同路了。

    林浓背对周生:“因为我当时想嫁给季攀夕。”

    嫁给他。

    然后毁掉他。

    周生的母亲说得很对,她是狠心又冷漠的人。

    ------题外话------

    ****

    晚上好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02965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