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28:景召情动模样(二更)免费阅读

428:景召情动模样(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景见和钟云端谈恋爱的事,商领领是从陆女士那里知道的。

    一大早,陆女士在八栋住户群里发了一堆【哈哈哈哈哈哈】的表情包。

    然后就有人问了:【这么高兴,是有什么好事吗?】

    陆女士回:【我家见宝脱单了!】

    之后就是一连串的炸群红包。

    然后八栋的住户就都知道了,房东家的小儿子和那个总是很神秘的钟神秘好上了。

    也有人问,钟神秘怎么总是戴着口罩,是不是明星?

    陆女士炫耀地说:【不是明星,是比明星还漂亮的仙女】

    上午,商领领刷到了景见的朋友圈,他晒了一张钟云端和白孔雀合影的照片。

    商领领点了个赞,把手机丢开,继续恹恹地趴着。

    她来例假了,不知道是不是空调吹多了,这次有点疼,肚子坠坠的,很不舒服。景召今天有工作,她在家里待不住,就在他工作室的休息间里窝着。

    景召推门进来,把空调调高了一度。

    “景召景召。”商领领翻了个身,无精打采也要吃瓜,“景见和钟云端谈恋爱了。”

    “听说了。”

    景召把从外面买回来的红糖银耳端给她:“起来喝点热的。”

    商领领裹着被子坐起来,景召帮她端着碗,她拿着勺子,那样舀着喝。

    “谁和你说的?”

    “陆女士今早五点给我打电话报喜。”

    碗已经不烫手了,反倒是商领领的手很凉,景召让她端着碗喝。银耳滑滑的,混着热热的汤,一碗下去,小腹很快暖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商领领觉得没刚刚那么疼了。

    她喝完,景召把空碗放到一边:“好点了吗?”

    “嗯。”

    她裹着被子躺下,把头枕在了景召的腿上,缩成一团,偶尔用脸蹭蹭他。

    她比讨食吃的景倩倩还会撒娇。

    景召把手放进被子暖了一会儿,等掌心热了,才放到她腹上,打着圈轻揉:“我下午要外出,去祁山拍外景,明天才能回来。”

    “不带我去吗?”

    “你身体不舒服,山上寒气又重,等会儿我送你回华城,让爸给你炖点汤药喝。”

    商领领也不是回回都痛经,只是偶尔。景召带她去看过中医,不是很严重的毛病,开了个药膳的方子。

    她从被子里起来,不管掉到地上的被子,坐到景召身上,攀着他的脖子吻他。

    每次有个头疼脑热的,她就格外黏人。

    景召抱她时,手指碰到了她腿上的皮肤,有点凉,他低下头配合她,手来到她腿上,将裙摆往下拉,遮好里面的安全裤。

    这个吻基本是商领领主导,景召微微张着嘴,任她磨人似的咬,他一只手搂住她,另一只手放在她小腹上。

    她唇齿间还有红糖的甜,唇来到景召脖颈,他稍微仰起头,睫毛垂下,在她亲到喉结时,咽了咽,那块凸起的骨节*地滚动。

    “别弄出痕迹。”

    他虽提醒,但没阻止。

    商领领用牙轻轻地磨。

    进来时,景召端着碗,忘了关门。

    “景老师——”

    贺江只是轻轻推了一下,门就开了。

    景召立马扯来被子,裹住商领领,目光看向贺江时,眼里还有没来得及褪去的欲色:“不知道要敲门?”

    天!

    贺江第一次看到景老师进入那种状态的样子,那种克制与放纵间的濒临状态……

    只恨没带相机拍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

    贺江道完歉赶紧关上门,他贴到墙上,呼吸好快:我是直男我是直男我是直男!

    默念完,贺江咳了咳嗓子:“林老师来了,在楼下摄影棚。”

    景召说:“让他等几分钟。”

    贺江赶紧下楼。

    商领领趴在景召肩上笑:“本来没什么,你这么一遮,就很欲盖弥彰。”

    不就是接了个吻。

    景召的手在被子里面,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拉她的裙摆了:“下次别穿这么短的裙子。”

    商领领爱美,怎么好看怎么穿,这一点景召管不住她。

    她不承认,哼哼说:“哪里短了,都快到膝盖了。”她戳戳景召胸口,“老古板。”

    景召把她抱回床上,塞进空调被里:“我还有两组照片要拍,拍完了再送你回去。”

    他刚转身,商领领拉住他衣服。

    “嗯?”

    在所有帝国的文字里,商领领最喜欢景召念的“领领”,和尾音扬起时“嗯”,前者耐心温柔,后者语调低低的,发音时会有一点点哑,像钩子一样,她觉得很勾人。

    她仰起头,凑到景召耳边,咕哝着说荤话,关于刚刚的那个姿势。

    景召把她的手放回被子里,嗯了声,应了她。

    从休息间出来,景召接了通电话。

    “喂。”

    王匪说:“小九爷,我给你发了个东西,你看一下。”

    景召打开邮箱。

    王匪发的是一张照片。

    “哪来的?”景召问。

    “季攀夕的妻子把东西存在了Golden

    World。”

    季攀夕妻子,林浓。

    次日,景召下午从祁山回来,去见了商宝蓝之前的律师罗锦成。之后,他又去了一趟看守所。

    ------题外话------

    ***

    景老师这个样子我就很想……

    不,我不能!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06666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