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26:吻得脖子好酸(二更)免费阅读

426:吻得脖子好酸(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接完吻后的气氛……略尴尬。

    钟云端手不知道放哪里好,她先放到前面,两跟手指不自觉地抠了抠,又不自在地放到后面去。

    “景见。”

    景见应了句,声音混着点笑。

    她害羞地抓着景见腰两侧的衣服,又纠结又不好意思,声若蚊蝇:“我们处对象的事能不能先瞒着?”

    她的手没直接碰到景见,但他还是有种被软软的爪子挠着的痒意,似有若无的,撩人不自知。

    景见压了压她因为戴帽子而毛躁的头发。

    “我见不得人吗?”

    “不是。”

    景见拒绝:“不能。”

    瞒什么,他不想瞒,想晒。

    就该告诉跟前这小姑娘,平时有多少异性明里暗里地想搞他,还瞒?哼,得到了就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钟云端:“哦。”

    她脾气好软。

    好乖。

    景见忍不住抱抱她:“顺其自然吧,发现了就承认。”

    “嗯!”

    她笑着,脸上有两个小梨涡,眼睛黑亮黑亮的,又乖又纯地看着景见。

    景见喉结滚了滚,不自然地转开头。

    “你把眼睛闭上。”

    钟云端顺从地闭上眼睛,好像在憋着气,睫毛一颤一颤的,两只手紧紧地抓着景见的衣服。

    景见低头,唇压上去。

    和刚刚不一样,刚刚只是贴着,这次景见在……吮她的唇。

    好羞耻呀。

    钟云端脸爆红。

    两人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亲得很生涩,很小心翼翼,她能感觉到景见搂着她的那只手很轻微地在发抖。

    原本被景见拿在手里的她的帽子不知道何时掉在了地上,停车场的空气好像被抽空了,让初尝情滋味的两个人都闷红了脸。

    这时——

    “见宝?!”

    钟云端一把推开了景见。

    噢,被发现了。

    景河东蹬着他的小三轮进来了,探头探脑地看着已经分开了的那两只。

    景见视若无人地舔了下唇,捡起地上的帽子,把看天看地看顶灯就是不看他的小姑娘拉到身边,给她戴上帽子。

    她脸快烧着了,别开头,把脸藏到背光的那一边,悄悄地喘气。

    景河东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们干了什么,怕小年轻尴尬,于是体贴地帮他们找台阶。

    “小钟,你眼睛进灰了吗?”

    小钟害羞得缩头缩脑,但嘴上很诚实:“没有,我们在谈恋爱。”景见刚刚说的,被发现了就承认。

    景见赞许地摸摸她的头,笑了。

    景河东假意清清嗓子,把小三轮停好:“那你们继续。”

    他先遁了,他要赶紧回去告诉老婆这个举家同庆的好消息,好让她也高兴高兴。

    景见和钟云端搭乘了下一趟电梯。

    进了电梯,景见问了刚刚就想问的问题:“为什么想瞒着?”

    “我怕生。”

    她身上穿着长袖,即便这么热的天,因为脸很小,显得帽子有点大。

    “我小时候在岛上长大,除了我外公和老师,我没见过外面的人。我妈妈跟我说,如果有生人上了岛,就要马上藏起来。”

    因为有很多人想要她的命,比如外公的仇人、她的两个舅舅、两个舅舅的妈妈。

    把自己藏起来能让她更有安全。

    “后来一直在逃亡,一直需要躲躲藏藏,也就更怕生了。”她就这样成了社恐。

    二楼到了,景见牵着她一起下了电梯。

    他送她到门口,却没松手:“在帝国不用怕,这里是法治国家,等我们以后结婚了,你就是帝国的公民,我的国家会保护你,我也会,我的家人也会。”

    等以后我们结婚了……

    他说得那么理所应当,不会有意外,他们景家的男人都如此,交往了就会结婚。

    钟云端红着眼重重地点头。

    电梯门又开了,是二楼另一户租客回来了,路过走廊时,见是房东的儿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很晚了,我得回去了。”景见说。

    “等我一下。”

    钟云端跑进屋,没一会儿,她拿了一袋子东西出来,走到景见面前,敞开袋子,一样一样地如数家珍:“这是刘秘书帮我置办的房产,这是我的车钥匙,这是银行卡。”她一股脑全塞到景见手里,“都给你。”

    景见失笑:“给*嘛?”搞得跟包养似的。

    她眼神很纯粹,没有一点杂念,黑白分明的瞳孔澄澈干净:“我想给你。”

    “我没你想的那么……缺钱。”

    “我知道,但现在我们在处对象,我的就是你的了。”她踮起脚,凑到景见耳边,把秘密偷偷地告诉他,“我有一座超级超级大的矿山。”

    声音细细软软的,像一根丝,在耳边缠缠绕绕,把景见的心都绕软了。

    不想回家了。

    他把钟云端拉进楼梯间里接吻。

    声控灯亮了,又暗了。

    女孩子的声音黏糊糊的,像浸了水:“景见,我脖子好酸。”

    景见把她抱到台阶上,他站在下面,仰头继续。

    东西景见没要,笑话,他怎么能让女朋友养。

    ------题外话------

    ***

    这酸臭味啊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08561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