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24:不喜欢我哪里我都改(二更)免费阅读

424:不喜欢我哪里我都改(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拒绝了景见的表白之后,钟云端看见他下意识就躲。

    “钟伯伯。”

    她跑下来拿快递,这么热的天还戴着口罩,脸都闷红了。

    老钟躺在摇椅上吹空调,他起来,把手机里的相声关了:“拿快递是吧?”

    “嗯。”

    老钟去找快递。

    平时住户们的快递都是门卫室代收,里面堆了不少快递盒,找起来有些费时。

    正巧,景见从外面回来。

    人还在老远,钟云端就看见了,她快速扭过头去,贴着墙,偷偷摸摸地躲门卫室后面了。

    老钟找到钟神秘的快递了,一回头,窗口没人:“诶,人呢?”老钟往外瞅瞅,看到景见,“下班回来了。”

    “嗯。”

    最近暑假,景见在一家国企实习,公司离家很近,他午饭会回来吃。

    路过门卫室时,他扫过去一眼,看见了那个畏畏缩缩的影子。

    他走慢了一点,但没有再回头。

    下午,钟云端接了个活,雇主家不远,就在星悦豪庭的对面。她最近的工作多了不少,这都是陆女士帮的忙,陆女士认识很多家境不错的富太太,就把钟云端介绍给了富太太们。

    她傍晚才回来,手上提着她做整理用的工具箱。

    陆女士在电梯里看到了她,按着电梯不让关上,喊她小钟。

    小钟跑过去,先问好:“房东太太好。”

    陆女士热情地招招手:“快进来。”

    景见也在电梯里。

    钟云端迅速看了一眼,发现他也在看她,她顿时好心虚。

    “不了。”

    她去走楼梯了。

    景见忍住想要追出去的冲动。

    电梯门合上,陆女士问:“小钟她怎么了?这两天怪怪的,昨天让她过来拿醪糟汤她也不来。”

    “我怎么知道。”

    他语气又烦又躁,看着手机,心思又不在手机上,屏幕被他反复按亮、按灭。

    陆女士察觉到了,不对劲。

    晚上,姚凌锁做了钟云端最爱的可乐鸡翅,平时她一个人能吃一盘,她用筷子戳着鸡翅,食不下咽。

    姚凌锁问她怎么了。

    她摸摸心口:“好像中暑了。”

    有点难受,她放下筷子,回房间趴着。

    趴了有两个小时吧,她突然很想吃章鱼小丸子,拿出手机,下意识点开景见的微信。

    【景见……】

    刚输完两个字,她回过神来,删掉。

    不能找他了,她深深地伤害了他,不能再去撒盐了。

    她拿了手机,出门。

    这个点,景河东还在后街摆摊。

    她戴着顶鸭舌帽跑过去:“景叔。”

    景河东看她一头大汗,把三轮上装的电风扇转过去,好对着她吹。

    “要吃什么味道的?”

    “一盒原味的,一盒虾仁的。”

    钟云端把电风扇转回去了,打开手机,付钱。

    景河东突然叫了声:“见宝。”

    钟云端手指定住。

    “你来的正好,帮我送两个外卖。”

    “嗯。”

    她不敢抬头,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头顶忽然有风吹过来。

    是景见把拨动了电风扇的方向。

    她抬起头,景见把视线移开,看别的地方。

    景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犯贱,就在阳台看了她一眼,等反应过来,他已经追出来了。

    章鱼小丸子已经做好了。

    钟云端接过袋子:“谢谢景叔。”

    她调头,快步离开。

    景见从摊子上拿了瓶冰水,拧开灌了一口。他上火了,牙疼。

    钟云端知道,他追上来,但没有说话,就走在她后面,不做声地跟着。

    她想了想,走快一点。

    景见本来没想干嘛,就是大晚上的不放心她一个人走夜路,看她越走越快,火就上来了。

    “钟云端!”

    她本能地停下。

    景见反而不走了,站在路灯杆下,他本来就不是多有耐心的人,为数不多的那点都耗她身上了。

    “你过来。”

    他的语气像要打人。

    钟云端磨磨蹭蹭转身,磨磨蹭蹭地走向他。

    他低着头,景见只能看见她鸭舌帽上那个小熊的印花:“你躲什么?”

    “你让我以后别找你。”

    钟云端理解成了以后不让见他。

    “这么听话?”景见摘了她的帽子,让她露出脑袋和颤抖着的睫毛,“我让你当我女朋友你怎么不听?”

    她抬起头,看见了他眼里的失落和受伤。

    他是很骄傲的人,顺风顺水了二十多年,他明朗张扬,不该有失意。

    “对不起。”

    他眼里压着情绪:“谁要你说对不起了。”

    钟云端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看着她,很久,认命似的:“说吧,不喜欢我哪里?”

    他都改。

    是他先喜欢,所以没办法,要先认输。

    可是他都这样了,她也不可怜可怜他,红着眼一副比他还可怜的样子:“不是你的问题,你是一个好人,都是我的问题。”

    景见把帽子扣回她头上,抬脚就走。

    再犯贱,他就是狗。

    ------题外话------

    ****

    顾某:再犯贱你就是狗。

    景见:汪。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10870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