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20:钟云端得救,又得报恩呐(二更)免费阅读

420:钟云端得救,又得报恩呐(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先生,Golden

    World的人来了。”

    万斯先生是做古董生意的,和做安保的Golden

    World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他们来干嘛?”

    万斯先生觉得来者不善,他起身出了城堡,见到人后笑脸相迎:“久仰大名,崇柏先生。”

    崇柏与他握了握手:“我途径盛冲,听说利瑟堡今晚有热闹看,特意过来看看。”

    真是看热闹的?

    “你能来是我的荣幸。”万斯先生不刻意地瞥了崇柏身边的景召一眼,“二位里面请。”

    安顿好两位不速之客后,万斯先生以要招待宾客为由,暂时失陪。

    他背过身去,问手底下人:“那个戴口罩的是什么人?”

    “他身上戴的也是金色徽章,应该和崇柏一样,是Golden

    World的高层管理。”

    万斯先生虽然没和Golden

    World打过交道,但了解得不少,能和崇柏平起平坐的只有那么几位,他看上去如此年轻,会是哪一位?

    不请自来,有点蹊跷。

    万斯先生吩咐:“让底下的人盯紧一点。”

    “是。”

    景召和崇柏刚落座,侍应生端来了红酒。

    蔻里也在这一桌,他穿着一身红色西装,甚少有男人这么衬红色,怪不得别人骂他疯子的同时会加上英俊这个前缀。

    “跟着我来的?”

    崇柏口不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景召说:“来看热闹的。”

    蔻里手里把玩着个钥匙扣:“我竟不知道Jing你还是爱看热闹的人。”

    “这两天闲来无事。”

    有风情貌美的女侍应过来,问景召需不需要服务。

    景召抬起手,放在桌子上,女侍应看到了他无名指上的戒指,懂规矩地退下了。

    利瑟堡是盛冲的销金窟,来这种地方,不玩的男人很少,戴婚戒的男人更少。

    蔻里中途出去了一趟,大概二十来分钟,他再回来时,最后一件竞拍古董被抬了上来。

    幕布揭开,笼子里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将将能蔽体的纱裙。

    有宾客哈哈大笑:“不是竞拍古董吗,怎么抬个女人上来?”

    旁边的夫人打趣:“海德里先生眼里就只有女人,哪里看得见古董。”

    古董在女人的头上。她乌黑的长发挽着,发间别着一支白玉木兰簪。

    蔻里喜欢帝国的簪子,万斯先生这是投其所好。

    蔻里饶有兴趣地点评了一句:“簪子不错。”

    他走近了去瞧。

    笼子里的女人抬起头来,含羞带怯:“蔻里先生。”

    是个东方女人。

    在西西戈尔,关于蔻里的传闻有不少,传闻他爱簪子,爱东方女人。

    “眼睛挺好看。”

    像姚凌锁。

    蔻里举了牌,拍下了女人和簪子。

    梅路这时进来:“老板。”

    他俯身,在蔻里耳边说了什么。

    几乎同时,崇柏也收到了消息,他低声道:“小九爷,人找到了。”

    景召转头,目光和蔻里对上。

    “非要跟我作对是吧?”

    “那倒没有。”

    景召的人截胡了钟云端。

    “从我手里抢了人,你觉得你还能好好走出西西戈尔?”

    景召语气淡淡:“我觉得能。”

    蔻里想弄死他。

    “热闹看完了,走吧。”

    景召离座,崇柏随即跟上。

    紧接着,万斯先生身边的保镖也跟着出去了。

    梅路请示:“老板。”

    蔻里把钥匙扣收好:“按计划进行。”

    万斯的那个贴身保镖是Golden

    World的员工,景召不是来看热闹的,他是来带走他的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带走。

    此时,万斯先生还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他们怎么走了?”

    他刚起身,脑袋被击中,仰面倒下。

    顿时,惊叫连连。

    开枪的人就站在蔻里身后,枪声响后,伽森家的佣兵进来。

    有宾客怒斥:“蔻里,你这是什么意思?”

    蔻里笑说:“就是你看到的意思。”

    今天真正的东道主不是万斯先生,是蔻里,这是他设的鸿门宴,受邀前来的都是挡了他路的人。

    就景召除外。

    梅路把蔻里刚刚拍下的女人带过来:“老板,这个女人怎么处置?”

    女人这会儿不含羞带怯了,她瑟瑟发抖。

    蔻里凑近,温柔地拔下女人发间的簪子,对梅路说:“人送你了。”

    盛冲今夜注定大乱。

    *****

    钟云端被带上了一艘客船,也没人绑她,她在客舱里,与她一起的还有位少年。

    就是这位少年在巷子里拽走了她。

    她居然没打过。

    当时和少年一起行动的还有几个男人,他们身上都戴了胸针,钟云端认得胸针上的图徽:“你们是Golden

    World的员工吗?”

    少年正是景一,他抱着手靠门站着,只听不答。

    钟云端又问:“是刘皮特雇你们来的吗?”她也不想问好吧,她社恐,往旁边挪,离远远的

    景一左耳进右耳出,当没听见。

    钟云端不再问他了。

    船中途停了一次,有人上来,钟云端立马竖起耳朵。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门被推开。

    钟云端机敏地站起来:“你是谁?”

    景召摘下口罩:“房东的大儿子。”

    钟云端目瞪口呆!

    真的是领领老公诶!

    钟云端忍不住问:“你也是Golden

    World的员工吗?”

    景召不答。

    “是有人在你们集团给我雇了保镖吗?”

    “嗯。”

    “谁雇的?”钟云端只能想到刘皮特。

    “房东的小儿子。”

    钟云端再次目瞪口呆!

    景召的手机响,是房东的小儿子打电话来了。

    “哥,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

    “没事吧?”

    “你自己问。”

    景召把手机给钟云端。

    她接了电话:“喂。”

    景见怒气冲冲地问:“你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

    “我怕被人定位,就扔了。”钟云端很衷心地说,“景见,谢谢你雇保镖保护我,你真是一个仁义无双的好人。”

    仁义无双景见:“……”

    ------题外话------

    ****

    景见:你成语用得很五花八门嘛。

    顾某:一般一般。

    云端:仁义无双!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16762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