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15:宝贝,抱紧一点(一更)免费阅读

415:宝贝,抱紧一点(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这次和以往不同。

    这是景召和商领领领证之后,他第一次远行。可能因为他太久没有离开过,商领领已经养成了他在身边的习惯,一时不适应分别。

    这半天里,她的心情可以用千变万化来形容,她觉得她可能得了一种叫离别焦虑症的病。

    一开始,她非常懂事,对景召温言细语、叮咛嘱咐。

    “你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景召说好。

    她又说:“你现在有家室了,不要轻易冒险。”

    景召也说好。

    她脑子里有点空,想了想,继续说:“要好好睡觉、好好吃饭,条件允许的话,要每天给我报平安。”

    景召都说好,什么都说好。

    他干脆把车停到路边,好好听她说话。

    夕阳从车窗洒进来,为他的轮廓镀上了一层光。

    “你在外面做事情不要分心,不用担心我,我在家会很乖,不闯祸,不熬夜,不乱吃东西,不走夜路,睡觉会锁好门,关好窗,有事情会找爸妈和赵先生。”

    她说这些是想让景召没有后顾之忧。

    景召倒不希望她事事都乖,他希望她在足够安全的前提下,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景召说:“闯祸不要紧,别吃亏就行。”

    回家的这一路上,商领领都很乖巧懂事,一进家门,她小脸拉下来。

    离别焦虑症的第二个阶段——生气。

    “你能不能不去西西戈尔?”

    刚刚还好好的。

    这会儿,小姑娘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天要塌下来了。

    “怎么了?”景召把雨伞挂好。

    她非常硬气地说:“你不要走了,我不舍得你走。”

    “我很快就回来。”

    她把雨伞拿下来,紧紧抱在手里,好像只要不给景召雨伞他就走不了似的。

    “我不管,我不准你走。”

    景召耐心地说明原由:“这次去西西戈尔是为了调查我父亲的事,我得去。”

    “那你带我一起去。”

    “不行,西西戈尔不太平。”他语气没得商量。

    西西戈尔境内黑手党遍地,是比维加兰卡还要不太平的地方。

    商领领这会儿情绪在谷底,不听道理,控诉说:“你不爱我了。”

    景召想哄哄她,想亲她。

    她抱着雨伞躲开:“你走开,不要你亲我。”

    她不讲道理,推着景召进了次卧的笼子,她紧紧扒在门上:“不准去,哪都不准去!”

    她如此无理取闹。

    景召反倒笑了。

    她打了个电话,故意超大声地说:“我要订做笼子,要超级超级牢固的那种。”

    陆女士上来喊吃饭,看见笼子,没当回事,就当小两口玩情趣。

    晚饭过后,商领领进入了离别焦虑症的第三个阶段——难过。

    她要难过死了。

    她拖来家里最大的那个行李箱,打开箱子,抱着伞坐进箱子里:“景召哥哥。”

    她扑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泪汪汪地求带走:“你把我一起带走吧。”

    景召放下手头处理到一半的邮件,托着商领领的腰把她抱起来,放到桌子上。

    “怎么还哭上了,又不是不回来。”

    她丢掉雨伞,抱住景召:“你带我走吧,我很轻,可以装在箱子里。”

    景召亲亲她红了的眼尾,哄她的声音比往日还温柔:“宝贝,乖一点好不好?你这样我会走不了。”

    她这次的离别反应特别大,双脚并用地缠住景召:“那就不要走了。”

    九点过后,离别焦虑症进入了第四个阶段——黏人。

    景召走到哪里,商领领就跟到哪里。

    景召只能用一只手打字,另一只手被商领领抱着,他正在用的邮箱是商华国际的企业邮箱。

    商领领对管理公司不擅长,也不感兴趣,自从景召把章复晓从Golden

    World调到商华国际做CEO之后,公司的事她就没再过问过,她相信景召找的人。

    “商华国际都是你在管吗?”

    景召漂亮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移动:“不是,章复晓拿不准的才会交给我。”

    “哦。”

    商领领抱着景召的手,头靠在他身上,安静地待着。

    景召其实不确定这次要外出多久,所以一些紧急的事情他想在今晚都处理好,事情有点多。

    已经过了十点了。

    商领领耷拉着眼睫毛,偶尔上下扇动着。

    “困了吗?”

    “不困。”

    景召起身。

    商领领抱住他的腰:“你去哪?”

    “给你热牛奶。”

    她不撒手,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景召的后面。

    景召的本意是想让她喝了牛奶早一点睡:“我还有几个方案要看,你先去睡。”

    “不要。”

    商领领仰着头,这里一下那里一下地亲景召。

    景召拿她没办法了,去关了电脑,然后去洗漱。

    她还是跟着。

    景召拍拍她的头:“我要洗澡了,不松手吗?”

    她摇头,眼神泡了浓蜜似的,全是依恋,黏人得不行。

    景召没办法,带她一起进了浴室。

    她进去了,他当然就没法好好洗漱,随着她闹,随着她要这要那。

    水声一直没停。

    景召动情时的声音比平时低沉:“宝贝,抱紧一点。”

    ------题外话------

    ****

    周自横:呵,谁肉麻?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23715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