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14:老九爷之死(二更)免费阅读

414:老九爷之死(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她问前台的女士:“我想存一份很重要的文件,请问该找哪个部门?”

    Golden

    World除了安保业务,还有贵重物品押运、存放业务、现金管理业务、安全系统维护等等业务。

    华兴殡仪馆。

    因为景召要在殡仪馆拍摄,商领领自然跟着一起来,没有需要修复的特殊遗体,她就帮着周姐给往生者化妆。

    拍摄中途有休息时间,景召在守灵厅外面的空地待着,也没干什么,就看着整容区的方向。

    他基本戒了烟,闲下来时,瘾头上来,口袋里有商领领放的硬糖,他剥了一颗,放进嘴里,

    “景老师。”

    叫他的女孩他认识,是业务厅的。

    女孩说:“我男朋友是摄影系的学生,他特别喜欢你的作品。”

    景召客套一下,懒懒散散地靠着栏杆,回了句:“谢谢你男朋友。”

    女孩不太好意思地问:“能不能麻烦你给他写个To签?”

    景召不是艺人,很少给人签名。

    “有笔吗?”毕竟是殡仪馆的同事。

    “有!”

    女孩连忙递上纸笔。

    周自横出来就看见景召在给人女孩签名,等女孩走了,他过去,损景召:“招蜂引蝶。”

    来跟景召搭话的不止这一个。

    但没人来跟周自横搭话,照理说,陈野渡也是半个公众人物,不比景召冷门,周自横把没人找他搭话归结为是他自觉、他守男德。

    其实不是,真实原因是周自横太暴躁了,板着脸凶神恶煞的,犯了错的助理都快被他骂哭了。

    地上不知是谁掉了块饼干,一群蚂蚁驮着饼干在行走。周自横蹲下,伸出手指,轻轻一按,饼干压在了蚂蚁群上。

    他可是连蚂蚁都不放过的男人,谁敢找他搭话。

    景召说:“这两天怎么不见陈野渡出来?”

    蚂蚁们又把饼干驮起来了。

    周自横又给它轻轻按下去,不搞死,就耍着蚂蚁玩:“他最近出来很少。”

    “为什么?”

    “这你得去问他。”

    周自横的手机响了,他暂时放过可怜的蚂蚁,接了电话,叫了声宝宝。

    秦响打来的,周自横到一边去接。

    景召思想上是老古板一个,被“宝宝”肉麻到了。

    突然,树后面冒出来一个拿着扫把和畚箕的大汉。

    “小九爷。”

    大汉正是随商领领“潜伏”在殡仪馆的、已经改名天霸的赵天霸。

    景召嗯了声。

    赵天霸看看四周,一边扫地上莫须有的垃圾,一边往景召那边靠近,他说:“我要改名。”

    景召觉得好笑:“又要改名?”

    赵天霸这次很迫切:“龙天霸根本不是仁义无双的大侠,他才是幕后黑手。”

    三十集之前,龙天霸都很仁义无双,但三十集之后,龙天霸的真实面目浮出了水面。

    取这个名字赵天霸太后悔了。

    景召问他:“你想改成什么名字?”

    赵天霸已经想好了,毫不犹豫地说:“赵浪。”

    那个武侠剧的男主就叫楚浪。楚浪前期有点渣,红颜知己太多了,不过后期表现不错,练成了神功。

    景召脾气好,随便赵天霸怎么改:“你让王匪帮你改。”

    赵天霸……不,现在是赵浪了,他的假身份都是王匪那边做的。

    证件改名也得王匪来。

    赵浪当即就致电了王匪:“王匪,小九爷让你再帮我改个名。”不提小九爷王匪肯定不会帮他改。

    王匪在电话里骂他闲得蛋疼。

    赵浪最近的确挺闲:“赵浪,惊涛骇浪的浪。”

    王匪让他把电话给景召接。

    改名事宜说完了,赵浪把手机递给景召:“王匪找你。”

    景召接过手机。

    王匪说:“小九爷,九爷的事有眉目了。”

    景召一直在查景九祁的死因。

    *****

    商领领刚从整容区的清洁室出来,左小云就风风火火跑过来。

    “领领,领领!”

    商领领边往整容组的办公室走:“怎么了?”

    左小云竖起三根手指:“第三个了。”

    “什么第三个?”

    “找你老公搭话的姑娘啊。”

    景召还在守灵厅的外面。

    商领领从窗户往那边看。

    景召刚好抬头,四目相对,他招了下手,拿出手机给商领领发了条消息。

    景召:【来我这】

    商领领立刻往外边跑。

    她跑到景召面前,笑得欢喜:“叫我来干嘛?”

    景召拉着她,走到树的另一头:“领领,我得去一趟西西戈尔。”

    商领领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什么时候?”

    “明天。”

    景召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了。

    习惯很可怕,他还没走,商领领已经开始害怕了,害怕外面的天空会吹走她的风筝。

    可是景召是一只有思想、有信仰、有重担的风筝,除了属于她,还属于天空和自由不是吗?

    所以她不能撒娇耍赖不让他走,她抠着自己的手掌心:“几点的飞机?”

    “九点。”

    “我不去送你了。”

    “好。”

    ------题外话------

    ****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26125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