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09:谁敢欺负景召老婆!(二更)免费阅读

409:谁敢欺负景召老婆!(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商Ruby是我太太。”

    商Ruby?

    程霜没反应过来。

    景召起身:“决定好了就发邮件通知我。”

    他拿了伞,直接离席。

    张总监心道不好,赶紧追了出去:“景老师,景老师。”

    杂志社的人也追了出去。

    程霜还没搞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景召,她问许宴青:“谁是商Ruby?”名字有点耳熟。

    许宴青接了个电话,是老板打来的。

    老板是来问责的。

    许宴青上微博看了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把手机递给程霜:“你看看吧。”

    商Ruby。

    这个名字许宴青听过,也知道商Ruby跟景召的关系,但她今天下午也确实是没能认出那个“化妆师”。

    “怪不得觉得她面熟。”

    商Ruby很少露脸,网上有她的照片,但流传度不广,景召毕竟是摄影师,不是艺人,偶尔上上热搜也是在靠后面的位置,许宴青和程霜又怎么会认得出他的太太。

    程霜起身追了出去。

    品牌方应该是让步了,张总监看到程霜后只摇了摇头。

    程霜的时尚资源本来就很虐,这次封面也是好不容易才拿下来,她不能就这么搞砸了,一路追到了停车场。

    幸好唐德这边没有什么闲杂人等。

    程霜跑去敲了敲景召的车窗:“景老师。”她弯着腰,心里再不爽,也没有发作出来,“耽误您几分钟,我想向您解释一下。”

    景召降下车窗:“你要解释什么?”

    程霜说:“这都是误会,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太太,还以为她是影剧院的化妆师,因为赶时间,所以请她帮我化了个妆,照片没有征询她的同意就发出来是我有欠考虑,但我没想到网友会有这么大的恶意。”

    这事不是她有意为之,网友会曲解、指责也不能赖她,要是知道那个“化妆师”是遗体整容师,她根本就不会让那双给死人化妆的手碰她的脸。

    所以,这是误会。

    “是不是误会我不在意,”景召说,“我在意的是,因为你我太太受了委屈。”

    传闻都说景召修养好,有绅士风度,怎么就没有传闻说他护短?

    程霜觉得景召太不讲道理,忍着脾气说:“您太太的事我会登门道歉,合作的事还望您公私分明。”

    他收起随心所欲的那股劲儿,浓颜系的五官很明艳,虽是桃花眼,但无情起来也真冷:“我为什么要公私分明?你可以不和我这种公私不分明的人合作。”

    他动怒了。

    程霜不再周旋:“网上的事我会好好澄清。”

    “最好如此。”

    景召开车走了。

    程霜看着车尾,越想越生气。

    许宴青刚刚又接了一通老板的电话,老板在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道歉,不要得罪了景召。

    她嘱咐程霜:“道歉文案我来写,这件事你不要私下回复,免得多说多错。”

    程霜红了也有几年了,圈子里很少有人这样不给她面子。

    她心有不甘:“景召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他就只是个摄影师。”

    许宴青说:“摄影界的奖项他拿了个遍,别怀疑,他是国内外最顶级的摄影师,是顶奢品牌争相合作的宠儿。他在各个圈子里的人脉都很广,他的朋友、同窗不是导演就是投资人。而且摄影技术还只是一方面,景召以前曝光过很多别人不敢拍的东西,国外很多重量级的新闻媒体都跟他合作过,国内的官媒对他的评价更不用说,他的社会影响力毋庸置疑,我们得罪不起。”

    程霜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半个小时后,许宴青用程霜的微博发了一条千字长的小作文。详细说明了是程霜主动请求商Ruby给她化妆,然后夸一波化妆技术,再夸一波商Ruby人美心善,最后呼吁一下粉丝和网友不要断章取义、不要职业歧视,要尊重每一个伟大、平凡的殡葬工作者。

    总之,这篇澄清小作文面面俱到。

    前排都是控评。

    【尊重每一个伟大、平凡的殡葬工作者】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谨言慎行】

    【霜霜和Ruby小姐姐是一个剧组的同事,yxh不要带节奏】

    【……】

    【哈哈哈哈哈哈,我在这篇小作文里看到了满满的求生欲】

    【商Ruby可是景召的老婆,程霜敢得罪才有鬼】

    【去查了一下遗体整容师,这个职业真的很了不起】

    【……】

    家里的灯都亮着,客厅没人,景召去了卧室。房间里空调没开,床上的被子被拱出了高高的形状。

    七月份的帝都,室内温度已经很高了。景召打开空调,走到床边,扯了扯被子。

    “你这么蒙着头,不热吗?”

    商领领不出来,声音闷闷的:“别理我,我心情不好。”

    被子虽薄,景召也怕她中暑,用了点力,拿开被子,让她把脸露出来。

    “心情不好就发泄出来。”

    她一下坐起来,小脸通红:“我要是发泄,就有人要倒霉了。”

    别忘了,她从良之前是小魔女,折磨人的手段多着呢。

    景召顺着她的话说:“我可以帮你找关系*她。”

    商领领想点头来着,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宽宏大量是每一个仙女必备的品德。

    “也不能全赖她,是网络喷子太多了。”但仙女也会委屈,她抱住景召,趴在他肩上娇娇地抱怨,“我是看她赶时间,才帮她化妆的,没想咒她。我咒她干嘛,我又不认识她。”

    景召摸摸商领领在被子里蹭得乱糟糟的头发:“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空调开着,商领领就穿了个吊带,景召怕她骤冷骤热会感冒,把空调被搭在她腿上。

    “今晚和我一起吃饭的合作对象是程霜。”

    商领领松手,坐好:“这么巧?”

    “嗯,但我不打算跟她合作了。”

    “因为我吗?”

    “不然呢?”

    估计这件事之后,圈里要开始传他公私不分明了。不分明就不分明吧,做个护短偏私的人也没什么不好。

    “那你要赔钱吗?”

    景召把被商领领扔在地上的平板捡起来:“不用,合同还没走完。”

    “我还是好生气。”她晚上没忍住,看了很多网络评论,肚子里积了好多的火,“我以前没有很喜欢我的职业,但我现在很喜欢,我讨厌别人抹黑这个职业。我们做任何事都没有诅咒的意思,即便有一些不成文的规定,但那也是出于对生者的尊敬和礼貌,我们只是成全了一些人的迷信和害怕,但不是忌讳。”

    商领领很多同事都有租房困难,不是每个房东都像陆女士那么开明,也有不少朝她们洒盐巴和红豆的房东。不请他们参加婚礼的更多,火化间的李师傅经常开玩笑说,他都不用随份子,因为根本没人请他。

    社会还不够文明,歧视和偏见仍然随处可见。

    景召懂商领领心里的不平,不单单是为了她自己,也是为了和她一样从事殡葬行业的人。

    “还生气的话,就拿人出气吧,不用忍着。”

    商领领想了想:“我们去玩吧”

    “想玩什么?”

    “我想滑雪。”

    景召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带商领领去了望极山的室内滑雪场,老板一开始不肯营业,毕竟是大晚上,奈何客人钱给得多。

    望极山有帝都最高的滑雪场。

    商领领从八百米的白雪坡道上滑下来,在进入安全区后扔掉了滑雪杖。

    “景召哥哥,你快接住我!”

    景召在下面,张开了手。

    撞进他怀里时,商领领所有的烦恼全都烟消云散了,开心地哈哈大笑。

    她不用再做小魔女,她需要发泄的时候,会有个人来抱她。

    凌晨两点,景召发了一条微博。

    景召V:【会打外科结的不止有救死扶伤的医生,还有我太太这样的遗体整容师】

    配图是商领领给葡萄手术缝针的照片。

    ------题外话------

    ****

    不要歧视,不要偏见,不要恶语相向。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32366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