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08:景老师不大方,他护短(一更)免费阅读

408:景老师不大方,他护短(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然后,商领领被骂上了热搜。

    就因为一条热评——

    【这是做ASMR直播的那个Ruby吧,她不是遗体整容师吗?遗体整容师是给尸体化妆的,给人化妆好像是咒人家的意思】

    因为这条评论,就因为这个“好像”,程霜的粉丝炸了。程霜的粉丝普遍低龄,是出了名的爱撕逼,纷纷跑出来指责Ruby。

    【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一个网红,还特喜欢蹭】

    【谁给她脸了,居然咒我们霜霜】

    【想火想疯了吧】

    【这是摸过尸体的手啊】

    【呕,好恶毒】

    【诅咒反弹!】

    【这就是咒人的意思,上次她的粉丝还在评论区里玩“再见”的梗】

    【要不因为景召,谁认识她】

    【我上次就说了她一句,她粉丝追着我骂了八条街】

    【她还有粉丝?花钱买的吧】

    【听说她家里很有钱】

    【……】

    还有一堆人在评论区发盐巴和红豆的图片,寓意驱邪。

    当然,也有理智的网友。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职业歧视?】

    【怎么,某人的粉丝死了不用上殡仪馆吗?】

    【纯路人,看不下去了,摸过尸体的手怎么了?】

    【照片是程霜自己发出来的,说Ruby蹭的是把眼睛捐了吗?】

    【不是网传Ruby家是财阀吗?快反击啊!】

    【景老师,你老婆被人欺负了!@景召V】

    【我爸爸也从事殡葬行业,他是一名“接尸人”,每次看到这种职业歧视都好生气】

    【……】

    陆女士都快气炸了。

    她拽来抱枕,一顿猛锤:“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景河东给她拍背顺气:“老婆,你别气别气,会气坏身子。”

    陆女士根本忍不住体内愤怒的洪荒之力:“化个妆就是咒她了?人秦师傅的新娘妆还是我们领领化的呢,怎么就咒人?这群把九年义务读到了狗肚子里的智障!”

    景河东生怕她拽枕头把自个儿的美甲拽花了拽疼了,赶紧握住她的手:“老婆你消消气,跟那些网络喷子置气不值当。”

    陆女士气得三眼皮都出来了:“消不了,我要发律师函,我要告她们!”

    这也告不过来啊。

    “咱们先给召宝打个电话,看看他怎么说。”

    *****

    这个点,景召还在饭局上。Prady的销售总监组的局,除了请了景召,还请了杂志社的人,另外还有这次的封面模特程霜,以及程霜的经纪人许宴青。

    程霜今晚穿得很漂亮。

    许宴青给她使了个眼色,她端起酒杯,站了起来:“景老师,我敬您一杯。”

    景召杯子里的酒还没动过:“我开车来的,不喝酒。”

    今晚的天气很好,满天星辰。

    程霜不知道景召为什么会带伞,不过听说他到哪里都会带着一把黑伞。大概艺术家都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小怪癖吧。

    程霜喝掉杯子里的酒:“您随意就好。”

    景召不喜欢应酬,说话很少,随意吃了点东西就放下了筷子。

    程霜今晚的目的是拿下景召这个人脉,她没有表现出过度的热情,时刻注意仪态。

    等到这顿饭吃得差不多了,她才主动开口:“景老师,能留个联系方式吗?有机会的话,希望以后还能和您合作。”

    景召的手机刚好震动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景召起身,去外面接。

    见景召走了,许宴青问Prady的负责人:“张总监,这次合作应该稳了吧?”

    “放心吧,景老师亲口答应的。”

    许宴青把心放回肚子里,心想,等和景召合作完,一定要好好营销一下。被景召拍过的唯二女艺人,这个卖点就很好。

    景召接完电话,回来了。

    “景老师。”景召不喝酒,张总监给他倒水,“合同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Prady是国内的奢侈品牌,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周挺那件事卖了景召面子,Prady应该不在景召合作品牌的选择范围内,所以这次绝对不能搞砸。

    景召说:“没什么问题。”

    张总监稍微放心了点:“那您什么时候有档期?”

    “八月份。”

    张总监笑出了抬头纹和鱼尾纹:“那我这边就着手准备了。”

    景召穿得很随意,没有任何印花的白T搭配纯色休闲裤,慢条斯理地喝着温开水。

    “不着急。”

    张总监瞬间急火攻心:“是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心平气和地谈:“我要求换模特。”

    程霜不小心碰到筷子,发出了声音。

    “程小姐是我们品牌的代言人,杂志社那边也都谈好了,现在换人的话……”张总监很为难,而且程霜自带流量,人气很高。

    景召理解,又给了一个提议:“如果不方便换了她,也可以换了我。”

    张总监顿时哑然。

    他要是敢换了景召,管理层估计能换了他这个总监。

    不过今天这事儿都点奇怪,景召的涵养在圈里都是出了名的,而且职业素养很好,这样当众拆女艺人的台不像他的行事作风。

    “景老师,”程霜很下不来台,脸色不太好看,“是我哪里没做好吗?”

    刚刚的电话是陆女士打来的。

    他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但他也记仇。

    “商Ruby是我太太。”

    ------题外话------

    ****

    二更一个半小时后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32393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