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06:何婉林吐出股份,彻底玩完(二更)免费阅读

406:何婉林吐出股份,彻底玩完(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商领领给家里的陆女士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陆女士送来了一袋喜糖。

    通常都是长辈来嘱咐这些:“路上碰到熟人就抓一把给他。”陆女士补充,“不熟的也可以给。”

    就这样,他们急急忙忙、莽莽撞撞地领了证。

    陈知惠傍晚赶过来。

    她带了一堆文件过来,全部翻到签名页,摊到秦响面前:“把这些都签了。”

    周自横拿起一份,翻了翻:“什么东西?”

    “给小响的新婚礼物。”

    陈知惠的礼物很简单粗暴,就是什么车子啊房子啊票子啊。她还想在星悦豪庭后面盖新的小区再买一套房子,让秦响当新房住,而且离她工作的殡仪馆也近。

    秦响拒绝了,她更喜欢住在陆女士的八栋。

    晚上,方路深收到一张照片,景召发过来的,红色背景的二寸免冠半身照。

    照片的主人公是周自横和秦响。

    方路深:【?】

    景召:【陈野渡和秦响的结婚证件照】

    方路深:【你发错了】

    不是应该发给陈野渡吗?

    景召:【没发错】

    方路深曾经做过预测,说他自己会是三个当中最早结婚的。

    方路深回景召——

    【晚婚新风进万家,户户盛开幸福花】

    字刚打完,调酒师问方路深:“想喝什么?”

    这里是蓝调酒吧,调酒师是周宪。

    周宪这几天似乎很闲,干起了调酒的老本行。

    方路深说:“随便。”

    周宪给他调了一杯“鸢尾蓝”,用白兰地做基酒。

    方路深挺有兴致地品着酒,看着舞池里狂欢的男男*,不禁想起了去年他拉景召和陈野渡来酒吧玩的场景。

    那两个不识趣的,女孩请的酒从来不喝。

    方路深会喝,还会和女孩们聊聊天,聊聊她们在哪里买的“快乐丸”,还有没有更好的“货”,聊得好的话,没准还能带回警局“再续前缘”。

    一杯酒喝完,方路深问调酒师:“有没有能说话的地儿?”

    周宪放下摇酒壶:“跟我来。”

    周宪带他去了一间包间,侍应生端着酒水和果盘一路跟着,放下酒水和果盘后关门离开。

    从侍应生的态度也不难看出来。

    “你是这儿的老板?”

    “嗯,前几天刚盘下来。”周宪坐下,徒手熟练地开了一瓶冰啤,倒在两个杯子里,一杯推到对面,“有什么想问的?问吧。”

    方路深自然不是来喝酒的:“王治是你的父亲?”

    周宪被查出了底细也毫不意外,很爽快地认下:“是。”

    十五年前,何婉林劝说当时的同居男友买了一份保险,受益人是她本人,之后伙同外面的情夫制造了一场交通意外,最终拿到了八百万的保险赔偿款。

    那场意外里,一共死了两个人,一个是何婉林同居男友,另一个就是王治。

    王治和妻子多年前离婚,周宪随母姓,跟着母亲移了民。

    “你找上何婉林是为了报仇?”

    周宪否认:“不是。”他当然不会认罪,他的人设是贪图富贵的小情夫,“她很有钱,不是吗?如果不是她,我几辈子也盘不下这家酒吧。”

    “你想报仇,所以你给商领领提供情报,给商宝蓝提供何婉林换药的视频证据,你还给她戴上有定位的项链,在母女相争的时候推波助澜。”方路深再大胆地猜测一下,“再往前一点,你吹一吹枕边风,让何婉林和商裕德彻底撕破脸。”

    周宪笑笑:“故事讲得不错。”他很从容,一点都不慌,“有证据吗?”

    没有。

    严格来说,周宪并没有实质性地犯罪。

    “何婉林不是你的仇人吗?她被绑架你为什么要救她?仅仅是为了用绑架的事反咬商宝蓝?”

    可商宝蓝又不是他的仇人。

    周宪有一张英俊的脸,怪不得能迷惑何婉林,他笑着说:“还能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钱。”

    这一句,是真话。

    不让何婉林死心塌地,她又怎么会放心地吐出股份。

    方路深接了通电话,挂断后说:“何婉林晕倒了,人刚送进医院。”

    真病假病暂时还不知道。

    周宪恳请:“看在我有问必答的份上,能不能让我见她一面?”

    是该断了何婉林不安分的念头了,方路深同意了。

    *****

    病房的门刚推开,何婉林立马坐起来。

    “周宪!”

    病房里没有人看守,但何婉林的左手被铐在了床头上。

    她见到周宪欣喜若狂:“我就知道你会想办法来见我。”她是装病,为了出来和周宪共商大计。

    “当然要来见你。”周宪反锁上门,看看病房内,确认有无摄影头。

    何婉林迫不及待地问:“事情办妥了吗?商裕德有没有松口?”

    上周,周宪托律师给她带了话,说有办法救她出来,只要能说动受害人商裕德,让他亲口承认药是他心甘情愿吃的,不存在谋害一说。

    周宪说,只要用股份和商裕德谈,商裕德就一定会给她做无罪证明。

    何婉林完全信任周宪,而且他们已经是夫妻,就把名下股份都转给了周宪,让他去谈,让他救来她。

    周宪走到了病床前:“没有松口。”

    “他想要多少,一半还不够吗?”何婉林又愤怒又焦急,“不能全给他,全给他了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宪很冷静地纠正她:“不是我们,是你。”

    何婉林呆滞了几秒:“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他背光站着,脸上笼罩着阴影:“我没去见商裕德,股份我打算卖了,卖给商领领。”

    他没骗方路深,他救何婉林出来,就是为了钱。

    仇要报,钱当然也要拿。

    何婉林难以置信:“你、你……”

    “你还记得王治吗?”

    保险赔偿八百万,那是何婉林第一次尝到金钱的滋味。

    她怎么会不记得,她记得整个过程,她特地挑了经常开夜车送货的王治。

    “你和王治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父亲。”

    何婉林脸色煞白,手攥紧了被子,手腕上的手铐被拉扯着,刮着金属病床发出刺耳的声响:“你接近我是为了、为了——”

    周宪俯身,凑到她耳边,用气声说:“为了让你血债血偿。”

    ------题外话------

    *****

    方路深:从实招来,“货”哪里买的?

    酒吧姑娘们:晦气!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44416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