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05:不要是双胞胎,自横秦响结婚(一更)免费阅读

405:不要是双胞胎,自横秦响结婚(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早上,秦响醒来时,只看到陈知惠。

    “野渡呢?”

    陈知惠说:“他去见关教授了。”

    ****

    陈野渡问关仲雍,为什么周自横突然不出来了?

    “因为你舍不得走。”

    他得知了秦响怀孕,舍不得走了,越来越留恋。

    “你是主人格,你的求生求存念头越强,副人格就越难压制住你的自主意识。”

    “有没有治疗方案?”

    关仲雍对他这个案例非常感兴趣,跃跃欲试:“你想要什么结果?”

    陈野渡说:“人格融合。”

    “可以试一试。”

    “我要万无一失。”

    “这我保证不了,就像做手术一样,没有哪个医生敢说他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况且双重、多重人格的案例本来就很少,最后能融合成功的更加罕见。”就他知道的案例里,人格互相吞并、消灭的反而更常见。

    陈野渡思考了很久。

    “如果有困难,”他最终的决定是,“保周自横。”

    关仲雍放了一首曲子。

    重复第十三遍的时候,周自横醒了过来。

    他很警惕,立马坐起来,环顾四周:“我怎么在这?”

    关仲雍用笔记录完数据,把治疗仪的开关关掉:“陈野渡带你来的。”

    周自横一把拽掉电极片,防备地看着眼前那几台仪器:“这些是干嘛的?”

    “给你治病的。”

    受年少时期的影响,周自横对精神、心理医生有很强烈的排斥心理。

    他警告:“别耍花样,你的把柄还在我跟陈野渡手里。”

    陈野渡开始治疗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关仲雍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统一战线的主副人格。

    从治疗室出来,周自横想给秦响打电话,备忘录的*响了。

    *****

    秦响吃完午饭之后,小憩了一会儿,睁眼时,周自横就在身边,那样直愣愣的眼神是他没错。

    他正盯被子的某一处,神情十分纠结。

    “自横。”

    “嗯。”

    他终于回来了。

    秦响侧着头看他:“你在看什么?”

    他用手指很轻地戳了一下被子底下秦响的肚子:“看这儿。”

    “你知道了?”

    “陈野渡跟我说了。”

    周自横觉得自己过于厉害了,他就那么一次没戴套。

    秦响握住他的手,放进被子里,贴在自己小腹上:“摸到了吗?”

    周自横仔细地摸了摸:“没有,是平的。”

    秦响给他科普:“等再过一阵子,宝宝就长大了,肚子就会鼓起来。”

    她现在还没有显怀。

    周自横皱着眉又摸了摸:“那你会疼吗?”

    他刚刚上网查了很多图片,越看越心惊胆战,好好的小腹被涨得那么大,不会疼吗?

    秦响说:“不会疼。”

    “可我觉得会很疼。”他把两只手伸进被子里,一点一点丈量她的腰,抚摸女孩子柔软脆弱的小腹,“你这里这么小、这么瘦。”

    怎么装得下他们的小孩。

    他觉得很可怕,但已经有了,不能不要小孩,所以他就期盼着:“千万千万不要是双胞胎。”

    他想得很简单,但也很吓人,他怕孩子很多,会挤疼、挤破秦响那么小、那么瘦的肚子。

    虽然他知道挤不破。

    “做过B超了,不是双胞胎。”

    他松了一口气:“哦。”

    秦响看他一直愁眉苦脸,不免觉得失落:“你不喜欢吗?你看上去不高兴。”

    “不是,我怕你疼。”

    生一个小孩得多疼啊,而且还危险。

    周自横不敢想象。

    秦响用手撑着床,想坐起来,他连忙笨手笨脚地去扶,还夸张地用一只手去托住她的腰。

    秦响笑了笑,抱住他:“我不怕,我很高兴。”

    她很期待这个孩子,很喜欢这个孩子。

    “秦响,你的户口本在哪?”

    “在华城的家里。”

    “我们去领证吧。”周自横揉着秦响的小腹,很自私地想:小孩啊小孩,你不要吃太多,你不要长太大,不要长太胖,不要挤疼秦响的肚子。

    他的提议太突然,秦响错愕地抬起头,看见他眼睛红红的。

    “好不好,嗯?”

    秦响点头:“好。”

    陈野渡在备忘录里写了三件事。

    1,学做饭。

    2,陪她产检。

    3,和她领证。

    七月三号,日子一般般,并不是什么黄道吉日。

    红柳巷的照相馆有客人进来,小董抬头看看是谁。

    哦,是景老师的上一任cp。

    上一任cp带着他的现任cp来了。

    “景召在吗?”

    “在。”小董冲楼上喊,“景老师,找你的。”

    景召下楼,不确定来的是陈野渡还是周自横,两个人格越来越不好认。

    “有事?”

    周自横说:“帮我们拍照。”

    “拍什么照。”

    “结婚用的。”

    景召看了眼新娘。

    镜头会吃妆,化得有点淡。

    他叫了声:“领领。”

    商领领没下来,扶着楼梯扶手往下看:“嗯?”

    殡仪馆今天没有修复的工作,商领领在家休息,就跟着景召学冲胶卷。

    景召说:“下来,给新娘化妆。”

    商领领也算半个化妆师吧,虽然除了自己她只给往生者化过。她下来后看见新娘是秦响,就不担心新娘会忌讳了。

    她们都是殡仪工作者。

    秦响对商领领笑了笑。

    商领领见她空着手:“你买喜糖了吗?”

    秦响摇头,不太懂这些。

    商领领给家里的陆女士打了一个电话。

    ------题外话------

    *****

    二更一个半小时后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44441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