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401:林浓给了关键性证据(一更)免费阅读

401:林浓给了关键性证据(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方路深打开手机里的照片,放到她眼前:“还认得这条丝巾吗?”

    时间倒回今天早上。

    八点零二分,季寥寥出门,在陆家别墅外面碰到了季攀夕的秘书,韩立。

    韩立与季攀夕、季寥寥是大学同学。

    “寥寥小姐。”

    季寥寥走过去:“那件事你有没有告诉我哥?”

    韩立摇头。

    她回头,看了看院子里,没有其他人,然后说:“你辞职吧,我会给你一笔钱。”

    韩立没有立刻答复。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

    季寥寥是韩立的初恋,他也是因为她才进了梵帝斯。

    韩立说:“我已经向季总申请了,下个月会调去国外的分公司。”

    季攀夕已经出了大门,正往外面走。

    季寥寥压低了声音:“这样也好,等事情过去了你再回来。”

    八点三十七分,重案二组第三次开案件会议。

    这次的重点是陆家的三个女人。

    “陆常悠的不在场证明没什么问题,那晚跟她一起聚会的都是帝律公馆的富太太,方队你妈妈也在,不可能大家一起帮着她作假。”

    方路深剥开巧克力的金箔纸,扔进嘴里。

    方路深是个巧克力重度爱好者。

    老张继续说:“季寥寥和林浓的不在场证明都有疑点。季寥寥说她当时和队友孟庭宜在一起,但问题是她和孟庭宜的关系并不好。孟庭宜家庭条件不好,住的地方很偏,周边没有监控。另外,孟庭宜出身单亲家庭,母亲孟华英患有脑瘤,在深明医院就医,因为费用问题,手术时间已经拖了半个月。”

    孟庭宜很缺钱。

    如果她做假证,很有可能就是为了钱。

    “林浓这边也有问题。”老蒋说,“二十七号晚上九点到十一点,公馆的安保系统升级,在那两个小时里,进出公馆的车辆都没有录入系统,也没有视频资料。”

    “这升级的时间点也太巧了。”老张问,“系统升级的事,住户知不知道?”

    大家都看向方路深。

    人家方队可是住帝律公馆的贵公子。

    方路深在剥第二颗巧克力:“知道,公馆的群里发了公告。”

    案件汇报结束后,方路深给了下一步调查方向,老张负责荣星半岛监控的影像处理,看能不能在神秘女子身上找到突破。

    老蒋负责帝跟进岑永青案件。商宝蓝的死和岑永青的死一定存在某种关系。

    小林和小丁负责查孟庭宜。

    开完会,大家各自回工位。

    方路深刚坐下,有人过来。

    “你好。”

    他抬头:“你好,季太太。”

    季太太,林浓。

    方路深只见过她几次,但家里的母亲大人是帝律公馆的八卦小达人,提过好几次这位季太太,听说是个很另类的存在,她不和公馆里的任何人打交道。

    林浓说:“我能重新做一次笔录吗?”

    “请跟我来。”

    方路深带她去了审讯室。

    林浓把装着学生卷子的帆布袋放在桌上:“我等会儿还要去学校上课,可以说快一点吗?”

    “可以。”

    不等方路深问,林浓主动开口:“二十七号晚上九点到十点之间,我都在家里,在花房看书,中间一不小心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十点半左右。”

    这和第一次做笔录的内容是一样的。

    后面就不一样了——

    “我睡着的那段时间里,家里的阿姨并没有来花房给我送过水果,是我让她撒了谎,帮我做了不在场证明。”

    “为什么撒谎?”

    林浓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目光淡淡的,语气也淡淡的,“因为我知道我不是凶手,不想你们浪费警力在我身上。”

    “那现在呢?现在不怕麻烦了?”

    林浓从帆布包里拿出来一个U盘,放在桌上:“我也是昨天晚上才想起来,为了拍昙花,二十七号晚上花房里的摄像机一直开着,里面拍到了我。”林浓说,“我现在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你们不用浪费警力在我身上。”

    所以,她撒谎、撒完谎又来坦白,只是为了帮忙节省警力?

    林浓走后,老张托着下巴说:“这个林浓,有点奇怪。”

    但哪里奇怪,老张也说不上来。

    方路深看了林浓给的那个视频,里面的确拍到了林浓,上面也有拍摄的时间。而且还拍到了点别的东西。

    老蒋把视频拿去做真伪鉴定。

    方路深和老张去了一趟陆家。

    来开门的正是那位帮林浓做了假证的帮佣阿姨,齐姨:“方少爷。”齐姨认得方家的两位少爷。

    林浓并不在家,她做完笔录就去了学校。

    “季寥寥在不在家?”

    齐姨说:“寥寥小姐去医院探病了。”她给客人端来了茶,“您来找她吗?那我打电话给她吧。”

    “不用。”方路深说,“找你。”

    齐姨有些惊讶。

    老张掏出本子:“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您请问。”

    老张主要问给林浓做假证的事。

    ------题外话------

    ****

    二更马上来。这两章最好连一起看,所以我都码完一起发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51788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