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88:请冬的终极秘密(二更)免费阅读

388:请冬的终极秘密(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次日,六月二十九号。

    商请冬九点就到了警局。

    由老张和欧阳小丁负责给商请冬做笔录。老张已经看过商请冬的资料了:26岁,商家养子,深明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天才主刀手,履历漂亮得让人怀疑造物主的公平性。

    有能力也就算了,老张再看了看商请冬的脸……人比人气死人。

    “前天晚上九点到十点,你人在哪?有没有人证明?”

    虽然监控没有拍到男性进出商宝蓝的小区,但监控也可能存在视角盲区,老张以前也碰到过利用监控巧妙脱身的案例,所以不在场证明很有必要。

    “在北郊的一家民宿,我姐也在那。”

    “大晚上去那里干嘛?”

    “和我姐谈事情。”

    “谈什么事情?”

    商请冬很平静地拒绝回答:“我有行驶沉默的权利吗?”

    老张笑笑:“当然。”

    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指向商请冬,严格来说,商请冬连嫌疑人都不是,做笔录只是配合调查。

    “我和我姐姐的谈话内容我不想说。”

    有秘密啊。

    老张的刑警准则第一条:有秘密就有隐瞒,有隐瞒就有猫腻。

    老张换个问题:“前天下午一点二十八分,你和商宝蓝通了电话,两点十九分,你们在深明医院外面的咖啡馆见了面。见面之后你们谈了什么?”

    “商宝蓝暗恋景召,让我帮她拆散景召跟我姐。”

    这信息量有点大。老张知道这几个人之间复杂的关系,就是不知道商宝蓝对景召还有这个心思。看来案子的方向得再扩大一下,可能不止涉及财产之争,还有男女情仇。

    “她要拆散景召跟商领领,为什么会找你?”

    商请冬和商领领的关系肯定比他跟商宝蓝的关系要好,他没理由帮着外人拆散自己的姐姐跟姐夫。

    商请冬说:“我不知道。”

    老张学过点微表情,但有点奇怪,他在商请冬的脸上什么心理情绪都看不出来。

    “是不想说吧。”

    商请冬又行驶了沉默权。

    时间倒回前天下午的两点十九分。

    商宝蓝约见商请冬用的理由是商领领,所以他才会来赴约。

    “我就知道你会来。”

    商宝蓝一改往日的唯唯诺诺,眼神很坚毅犀利,直视着商请冬的眼睛。

    商请冬坐下:“我很忙,有话快说。”

    服务生问他喝什么,他说不用。

    “请冬,你有没有发现其实我们很像?”商宝蓝看着商请冬的眼睛,“你和我是同类。”

    他们打交道不多,商宝蓝十五岁才来商家,商请冬在商领领搬出帝律公馆后不久就离开了商家。

    她一副很了解他的口吻:“我们处境很像,都是被养在商家的外人。为了留在商家,我们努力讨好每一个人,小心谨慎地走每一步路,不敢生气,不敢叛逆,不敢要任何东西。我们不甘心,但我们忍气吞声,为了能拿到我们想要的。”

    我们。

    在谈判技巧里,这是个能最快把对方拉到自己阵营里的词语。

    撕开假面之后的商宝蓝游刃有余:“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来商家的第一天就看到了你的野心。”

    她还记得那一天。

    秋千上的女孩睡着了,少年看女孩的眼神疯狂又贪婪。

    所以啊,商请冬和自己是同类,一样的疯狂贪婪。

    “比起商领领,你更像商淮序,你也想造一个金笼子,然后把商领领藏起来。”

    这一番心理剖析,精准到位。

    商宝蓝是个聪明的人,更胜过何婉林。

    她循循善诱:“你应该很讨厌景召吧,他把商领领骗走了,让你见不到她。”

    商请冬沉默了很久。

    “你说得都对。”他抬眼,眼底毫无波澜,“所以呢?”

    铺垫了那么多,该抛出目的了。

    “我们合作,你把商领领带走,我要景召。”

    她势在必得。

    只要没有商领领,她有信心,早晚有一日,商华国际和景召都是她的。

    商请冬问:“怎么带走?”

    “像商淮序那样。”

    造一个金色笼子,把商领领关起来,最好永不见天日。

    “你是不是觉得你特别了解我?”商请冬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商宝蓝的幻想,“你还不够了解我,我是不喜欢景召,但我姐的人,就算我姐不要,你也不能捡她不要的。”

    他和商宝蓝才不是同类。

    她不配。

    “你八年前欠我姐的老账还没有算清,还敢来找我合作。”

    商宝蓝笑了,好一个披着狼皮的帝律小天使。

    就知道他没那么好拿捏,没关系,她还有一张底牌。

    “所以你故意诱导我妈把商裕德的肝搞坏,是要报八年前的仇?”

    一句话,让商请冬平静的眼底骤起波澜。

    “请冬,好好想想,要不要跟我合作。”商宝蓝起身,“我等你答复。”

    这就是商请冬和商宝蓝所谈的全部内容。

    商请冬从老张办公室出来。

    恰好,商领领到了。

    “姐。”

    商领领看到商请冬有点意外:“你怎么在这?”他和商宝蓝照理说不会有交集。

    “我来配合调查。”

    商领领随口一问:“那你配合了吗?”

    商请冬不说话了。

    呵,又行使沉默权。老张有点想告状。

    “来了。”方路深刚开完会回来。

    商领领说:“我家景老师临时有事,要晚点到。”

    “那先给你录。”

    方路深把商领领带去了审讯室。

    老张也去了,他刚刚给商请冬做了笔录,有问题要问商领领。

    “前天晚上九点到十点,你在哪?有没有人能证明?”

    商领领说:“在北郊民宿,和商请冬一起。”

    对是对上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串通好了的。

    ------题外话------

    *****

    逐渐悬疑……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58399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