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86:惊天秘密,宝蓝生父(二更)免费阅读

386:惊天秘密,宝蓝生父(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他审人的风格一贯都是语气斯文,眼神强势:“昨晚九点到十点,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何婉林眼泪还没干:“你们怀疑我?”

    “回答问题就行。”

    “宝蓝是我唯一的女儿,我就算再讨厌她,对她再失望,也不会杀了她。”

    方路深耐心挺好,和风细雨地再问一遍:“昨晚九点到十点,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我在家。”

    何婉林很慌。

    不然也不会开局就说错话。

    方路深把打印出来的监控照片扔到对面:“隐瞒撒谎,妨碍司法调查,是要负刑事责责任的。”

    监控都拍到了,昨晚九点十六分,她人在荣星半岛的电梯里。

    “你们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方路深用手指推了推银框的眼镜,“昨晚九点到十点,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没有必要再装母女情深,何婉林换了副表情:“我开车去了荣星半岛,九点二十左右,见到了商宝蓝,和她谈完就走了,到家大概十点。”

    “谈了什么?谈了多久?”

    “没什么,母女叙旧而已,大概……”何婉林停顿了几秒,“二十分钟吧。”

    “叙旧用得着动手?”

    商宝蓝脸上的痕迹还不确定是谁造成的。

    方路深就随便诈一下。

    何婉林眨眼的频率很高,明显不安:“因为绑架的事,我们谈得很不愉快,我扇了她一巴掌。”

    还真是她。

    “你记恨她和岑永青联合起来绑架你,害你流产。”方路深审讯的时候不喜欢大声,就慢慢地、懒懒地、笃定而强势地看着对方眼睛说,“她不仁不义,不顾母女情谊,你恶气难消,想要报复,所以将她推下阳台。”

    何婉林猛地站起来:“我没有!”

    方路深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没有就好好说清楚,你们谈了什么,怎么谈的。”

    昨晚九点二十左右,何婉林找商宝蓝对峙。

    “岑永青是你杀的吧?”

    商宝蓝心情不错,在品红酒:“岑永青死的时候我人在公安局,哪有那个本事。”

    “你本事大着呢,我不就差点死在了桥头湾。”

    商宝蓝不承认,撇得一干二净:“那是岑永青干的,与我无关。”

    岑永青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了。

    “你用不着跟我装傻。为了让我死个明白,岑永青什么都和我说了,你做了什么我都知道。”何婉林往前走,踩在松软的地毯上,双目怒视,“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我自认待你不薄。”

    “不薄?”商宝蓝摇了摇酒,笑了,“我用肝脏换来的股份,你一分都不给我,还骗我说,等把商领领挤下去,就把商华国际都交给我。你当我是小孩吗?那么好骗?我可是你这个‘黑寡妇’养出来的,怎么可能好骗。”

    她像极了何婉林,不止脸蛋,还有手段。

    “你要是能给我一半,我都会念一念母女之情,但你为了个男人,背叛我、抛弃我,把本来属于我的东西全部留给你肚子里那个还没出生的孽种。我哪里比不过那个孽种了,就因为我是女孩?还是因为我不是你亲生的女儿?”

    何婉林大惊失色:“你——”

    宝蓝不是她亲生,是她已逝孪生妹妹的女儿,这件事她连周宪都没告诉过。也不会有人怀疑,毕竟宝蓝长得那么像她。

    她有个情人是做亲子鉴定的,她用假的亲子鉴定骗过了商裕德,也骗过了岑永青。

    这是她最大的秘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带去认爹之前我就知道了,我不过是你攀附豪门的一个筹码而已,你和岑永青的女儿夭折了,我就成了替代品,但我也扮演了这么多年的替代品,辛苦费你总得给我吧。”她收起嘴角的笑,撕掉温顺的假面,露出眼里的不甘和贪婪,“可是你呢?你就只想一脚把我踹出去。”

    何婉林瞠目结舌。

    她在商宝蓝身上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简直一模一样。

    “你肚子的孽种是我让岑永青踢掉的,就多加了一百万,你昔日的情人就——”

    何婉林怒极,一巴掌扇过去。

    商宝蓝头甩到一边,她顶了顶发烫的腮帮子。

    何婉林气得手发抖,眼都红了,恨不得将眼前的白眼狼千刀万剐:“就算没了孩子,我的股份也不会给你,一分一毫你都别想得到!”

    *****

    口供录完,何婉林被拘留。

    “方队,你觉得何婉林的口供可信吗?”

    “听着挺可信的。”

    毕竟何婉林连自己的丑事都说了。

    “就是有一处挺奇怪。”

    小林问:“哪里奇怪。”

    “商宝蓝为什么要自爆?她不怕何婉林录音吗?岑永青都死了,何婉林不正好缺证据?”

    商宝蓝不是这种大意的人。

    “对哦。”小林感觉脑子不够用,“所以何婉林在撒谎?”

    “不一定,还有一种可能。”方路深摘了眼镜,长到逆天的双腿架到了隔壁老张的椅子上,“商宝蓝有何婉林其他把柄,不怕自爆。”

    ------题外话------

    *****

    所以,宝蓝和岑肆不是兄妹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60094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