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83:查查不孕(一更)免费阅读

383:查查不孕(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前头来的那个急诊医生应该就是凶手。

    但凶手怎么能确保岑永青一定会去那个医院?

    方路深问老张:“在这之前,有没有其他异常?”

    “在服务区有人抢游客的包,我让老蒋和小林留下来看守,我去追小偷了,但那小偷跑得太远,不怕犯人这边出什么事,就立马赶回来了。”

    “那段时间里,有没有人接近过岑永青?”

    老张当时追贼去了:“我问问老蒋和小林。”

    *****

    “有。”

    老蒋说:“一个戴帽子的男人撞上来过。”

    男人提前安排一出抢包的戏码,调虎离山的同时,又制造混乱,随后趁机接近岑永青,传话于他,让他装病,假意装作是来营救他的。

    岑永青没有退路,和商宝蓝又在一条贼船上,只能冒险一试。

    结果男人不是来救他,而是来灭口。

    何婉林要惩治商宝蓝,不可能对岑永青动手,商裕德还在疗养院,除了岑永青在国外得罪的那些人之外,最有杀人动机的只有商宝蓝。

    “商宝蓝应该还有帮手。”商领领躺在阳台的摇椅上晒月亮,“不可能是商裕德,也不会是何婉林,还有谁会帮她?”

    她想不出来。

    景召点了一盘蚊香过来:“要看她手里还有谁的把柄。”

    帝都的六月底开始热了,阳台种了花花草草,有蚊子。

    商领领挠了挠胳膊的蚊子包:“商宝蓝会被放出来吗?”

    “证据不足,应该很快就会被保释出来。”

    商领领泄气:“白白浪费了岑永青这个诱饵。”

    “也不算浪费,她跟何婉林已经决裂了,一旦她出来,第一个就会找何婉林算账。”景召进屋去拿止痒的药和棉签。

    今晚最睡不舒坦的,当属何婉林了。

    “我真是低估她了。”

    枕边人问她:“商领领被绑架的事,宝蓝有参与吗?”

    何婉林想了想:“不算参与吧,我就让她做了一件事。”引诱商领领出来,让她落单。

    周宪说:稍安勿躁,又添了人命,商宝蓝肯定有的忙。

    两天后,商宝蓝被保释出来了。

    诸葛小丁把她的私人物品归还,并叮嘱:“商小姐,案子还没结案,你依旧是嫌疑人,在调查期间不能随意出境。”

    商宝蓝这几日是一日比一日消瘦,瞧着很是弱柳扶风。

    “嗯,我知道。”她鞠了个躬,礼貌客气,挑不出错,“这段时间麻烦大家了。”

    表达完她对公职人员的尊敬和感谢之后,她随着律师一起离开。

    小丁看着离去的倩影,心里很不得劲:“就这么放了?”

    “证据不足,只能先这样。”

    小丁抓耳挠腮:“放虎归山啊。”

    姜婷婷怼他:“之前是谁说她是小白兔来着?”

    小丁取下眼镜,对着镜片哈了两口气,抽一张纸,擦擦镜片:“哎,得换副眼镜了。”

    帝都时间:九点十三分。

    商宝蓝从警局出来,上了一辆车,拨了一通电话。

    “可以聊聊吗?”

    *****

    季攀夕出差未归,陆常悠带着林浓来医院做检查,查查她为什么嫁进陆家两年还没有给陆家添丁。

    陆常悠知道季攀夕把林浓当宝贝,就敲打了两句:“等攀夕回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教你吧?”

    ------题外话------

    ****

    二更马上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61804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