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82:噢,伤到腰了~(二更)免费阅读

382:噢,伤到腰了~(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一直低着头的钟云端突然抬起头来,脸特别红:“帝国真的有少林寺吗?”

    “有。”

    她摇头晃脑地问:“他们真的会武功吗?”

    外国很多人都以为帝国的人会武功。

    景见也没去过少林寺:“应该会打拳。”

    钟云端鼻尖红红的:“好厉害啊。”

    宋寻也会罗汉拳。

    宋寻就是那位俗家弟子的名字。

    钟云端好崇拜,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景见,特别认真地问:“他们有内功吗?”

    “没有。”

    问题逐渐蠢萌。

    “那他们会飞吗?”

    “不会。”

    “会九阳神功吗?”

    “不会。”

    “会易筋经吗?”

    “不会。”

    “会——”

    钟云端头一歪,趴下了。

    商领领轻轻摇了摇她手臂,不见醒:“这是醉了?”

    “也没给她喝酒啊。”陆女士看她小脸通红,用手一摸,滚烫滚烫的,“不是中暑了吧?”

    景见说:“她喝了很多甜汤。”

    米酒做的醪糟甜汤里含有酒精成分,但很少量,就是没想到钟云端的酒量竟差到这个地步,几碗醪糟汤就给她喝晕了。

    陆女士看准时机,立刻使唤景见:“仔细着送回去,别磕到碰到了。”

    景见走过去扯了扯钟云端头上像萝卜皮一样的卫衣帽子:“喂。”

    钟云端睡死了。

    景见拉她起来,放到背上。

    陆女士一脸欣慰地看着景见背着人姑娘出门了,心想:景见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可以讨媳妇了。

    “你不是说跟小钟聊不起来吗?”

    “跟咱们见宝聊得起来就行。”

    “哦。”

    景河东去洗碗了。

    姚凌锁不在家,没人帮忙开门。

    景见进不去,用手臂晃了晃背上的人:“喂,给我钥匙。”

    人没被叫醒,她还换了个睡姿,抱着景见的脖子蹭了蹭。

    热热的呼吸喷在他耳后,瞬间烫红了他颈上的皮肤。

    景见深深吐出一口气:“钟云端。”

    她还蹭。

    就她这酒量,以后绝对不能让她沾酒。

    景见将她放下来,她脚刚落地,往下掉,景见只好腾出一只手来抱住她,另一只手从她卫衣口袋里找出钥匙。

    景见被折腾出了一身汗。

    开了门,他抱钟云端去沙发上,她一沾沙发,立刻就松了搂在他脖子上的手,翻了个身,背对着他酣睡。

    没良心的。

    景见扯了条毯子,从头到脚盖住她。

    她咕哝了声热。

    景见去把空调打开,将她身上的毯子往下扯了点,让她露出脸。

    酒意正在发出来,她脸很红。

    景见伸出手,本来只是想戳戳她的脸,手指却鬼使神差地落在了她唇上。

    她觉得痒,贴着蹭了一下。

    景见猛地收回手,腰撞在了后面的桌角上,结结实实的一下,着实是疼。

    他缓了缓,才起身离开。

    电梯在二楼停下。

    景见扶着腰走进电梯,刚好碰上回来拿镜头的景召。

    电梯门合上。

    “去202了?”

    景见额头上有汗:“别多想。”

    景召看他的腰,眼神有些耐人寻味:“腰怎么了?”

    “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没谈过恋爱不经逗,耳朵都红了。

    心思太好猜了,景召都懒得猜:“我没想那回事。”

    电梯停在了十七楼。

    景召没急着下去:“202的钟小姐老家在西西戈尔,那里盛产黑手党。”

    景见是聪明人,听得懂:“我知道。”

    “你知道?”

    “我在西西戈尔见过她。”

    景见只去过一次西西戈尔,他初二夏令营那次。

    听景河东说,那次遇上了点蹊跷的事,估计和202那位有关。

    “你怎么不好奇她的事我是怎么知道的?”

    景见没打算跟景召装傻:“有次老爸喝醉酒,把你的老底都跟我说了。”

    他没告诉陆女士,这是他们家三个男人都有的默契。

    “谈恋爱的事你自己有分寸就行。”景召不会过分干涉。

    景见嘴硬:“我没跟她谈恋爱。”

    景召下电梯,接到了电话。

    “喂。”

    岑肆打来的:“岑永青死了。”

    死于心脏麻痹。

    负责押送岑永青回帝都的老张、小林、老蒋都被局长叫到了办公室。

    “小林和老蒋都是听我命令行事。”老张是副队,一力承担下来,“岑永青的事主要责任在我。”

    “不关老张的事,是我——”

    局长拍拍桌子:“行了!先找凶手,等案子结束了,该罚的一个也漏不掉。”

    三人从局长办公室出来。

    老张去找方路深:“方队。”

    “跟我进来。”

    老张跟方路深进了小办公室,门关上,百叶窗拉上。

    方路深拉把椅子坐下,他刚开会回来,警服都没换下:“详细跟我说说。”

    “在清远服务区的时候,岑永青突然倒地抽搐,我们把他送去了最近的医院,到了医院,急诊的医生拉上帘子抢救,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们没看到,医生出来后说要去准备个什么检查,结果他刚走,又来一个医生,我发现不对,就和老蒋去追,但没追上。”

    前头来的那个急诊医生应该就是凶手。

    ------题外话------

    *****

    存稿ing。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63771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