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79:岑肆醉酒折桃花(一更)免费阅读

379:岑肆醉酒折桃花(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唐德的酒吧是会员制,经常有艺人进出。

    季寥寥立的是贵族公主人设,经纪人平时根本不让来这种地方,不过今天例外,今天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帝发银行的二女儿、华兴集团的小女儿。

    被圈外人拍到也无所谓,反正和她玩的都是豪门千金。

    朋友问她跳不跳舞。

    她跑神,在看别处。

    “寥寥。”

    “嗯?”她回神,“你们玩,我看到熟人,过去打声招呼。”

    她看到岑肆了。

    岑肆一个人,坐在吧台喝酒。

    季寥寥在他旁边坐下:“一个人喝酒啊。”

    他没有给任何反应,对周围的人、事、声音毫无兴趣。

    调酒师问季寥寥喝什么。

    她说:“要一杯和他一样的。”

    调酒师把鸡尾酒倒进摇酒壶,为客人调酒。

    调酒的动作观赏性很强,收尾时点上火,杯口冲出蓝色的火焰。

    季寥寥尝了一口,不怎么好喝,太辣。

    岑肆应该很喜欢,又添了四次酒,第五杯时,手枕着吧台,闭上了眼。

    他喝醉了。

    季寥寥撑着脸盯着他看了很久,没人来领他。

    “岑爷。”

    他趴着没动。

    季寥寥放下酒杯,稍稍凑近一些:“岑肆。”

    他搭在吧台上的外套掉在了地上。

    季寥寥离开座位,捡起外套:“我送你回去吧。”

    她伸手去扶。

    岑肆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撞上了。

    “季寥寥。”

    他眼神并不清明,喝了酒,有点漫不经心的惺忪和昏沉。

    但他认出季寥寥。

    季寥寥为此很欣喜,她虽然是宝石娱乐的艺人,但宝石娱乐只是岑肆的产业之一,她没什么能见他的机会。

    “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啊。”

    “突然想起来我们还有笔账没算。”

    季寥寥还抱着他的外套:“什么账?”

    “西京城的账。”

    西京城那次,季寥寥为了自保,把商领领推出去当人质。

    她都快忘了这事儿。

    “我当时太害怕,不是故意要——”

    她试图洗白的话还没说完,岑肆端起他喝了一半那杯酒,举到她头顶,浇下去。

    蓝色液体瞬间淋了她一脸,还有几滴挂在了睫毛上。

    她差点失声叫出来,拿在手里的西装外套掉到了地上。

    岑肆放下杯子,抽了张纸,擦擦手,捏成一团丢在了杯子里。

    “明天就给我滚出宝石娱乐。”

    他捡起外套,脚步晃悠地走到垃圾桶,把外套扔掉。

    “怎么喝这么多?”

    是苏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看岑肆路都走不稳,她过去扶他:“梵帝斯的那位小姐惹到你了?”

    梵帝斯千金,这是季寥寥营销最多的一个标签。

    “这里人这么多,万一被拍到,对你名声不好。”

    岑肆怎么说也是个娱乐公司老板,当中泼女艺人酒这种事够八卦媒体写一轮了。

    他推开苏江情的手:“我名声什么时候好过。”

    这倒也是。

    他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别跟我走一起,我名声不好。”

    他并不嗜酒,而且酒量很好。

    苏江情认识他这么多年,就见他醉过两回,今天这回是意料之中。

    今天是商领领的好日子。

    苏江情很早就过来了,他一共喝了十三杯。

    她跟在他后面,是说笑的语气:“你不会不知道吧?我是你的绯闻女友之一,名声早就不好了。”

    车停在了地下一楼。

    岑肆拉开车门。

    苏江情把车门按住,从没见过他这么颓的样子:“你喝了酒,不能开车。”

    他眼窝深,醉了酒,目色有种浑浑噩噩的迷离。

    “我不开车。”

    岑肆拿开她的手,上车,关上门。

    他在车里睡觉,仰躺着,用手挡住了眼睛。

    苏江情站在车门外,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指腹摸到车窗上的轮廓。

    那么喜欢她吗?

    怎么不抢呢?至少试一试啊。

    至少,试一试。

    她好像突然懂了,为什么不试一试,就好像她,她也从不敢试一试。

    她收回手:“我给你叫个代驾。”

    等到代驾来,她才离开。

    回住处的途中,岑肆被电话吵醒。

    “岑爷,已经办妥了。”

    次日一早。

    方路深叼着袋牛奶走进警局。

    “人现在在哪?”

    小丁看看自己手里的牛奶,是同款,一看就是门口摊子上买的。

    小丁老是忘记方队家里有几十家医院。

    “在江海公安局。”小丁说,“老张已经带人过去了。”

    岑永青在海江落网了,但他是在帝都犯的事儿,得带回帝都提审。

    老张赶了个早,带着老蒋和小林跑江海去了。

    方路深扔了个抛物线,把牛奶袋子扔进垃圾桶:“人怎么抓到的?”

    ------题外话------

    **

    二更马上来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68189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