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78:白切黑,扭曲的姐控免费阅读

378:白切黑,扭曲的姐控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晚上,方路明约商请冬和杨清池小聚,开的是游戏主题的包间。

    方路明第一个出局,闲来无事,给商领领打了个电话。

    “恭喜啊,把景召搞到了手。”

    房间里游戏声很大。

    那小祖宗说:“吵死了。”

    方路明过去把声音调小,惹来杨清池一记冷眼,他和商请冬还不知道方路明在跟谁打电话。

    游戏声小了,盖不住方路明那欠欠的声音:“你是不是得感谢一下我?我可是你们修成正果的大功臣。”

    屏幕上,商请冬操作的那个游戏人物停止了所有动作。

    商领领说:“你是狗头军师。”

    狗头这个名字有段时间没听到了,方路明觉得还挺亲切,笑得吊儿郎当:“商领领,不带你这么卸磨杀驴的。”

    “你是驴吗?”

    他哼了声:“我是狗行了吧。”

    今天是她的好日子,他方二爷大方,就不跟她计较了。

    他饶有兴致地问上一句:“你求的婚还是景召求的婚?”

    游戏里,商请冬挂了。

    “景召求的。”听得出来商领领的欢喜和得意。

    方路明把腿搁到桌上,摘了颗青提扔嘴里:“这还差不多,之前他那么骗你,就该让他跪下来求。”

    电话那边,景召在叫商领领。

    商领领应了景召一声,说:“我要挂电话了。”

    方路明贱贱地挑眉:“春宵一刻值千金嘛,我懂。”

    商领领把电话挂了。

    杨清池还没死,还在打游戏。

    方路明踢了踢他的椅子:“你给你表姐打电话了吗?”

    “没打,我们不常联系。”

    杨清池和商领领关系不亲***时几乎不联系。

    方路明转头问商请冬:“你呢?”

    商请冬不作声。

    方路明瞬间来气:“两个没良心的,好歹是你们姐,她结婚你们电话都不打一个。”

    方路明越想越觉得商领领可怜,这都是什么弟弟?

    他枕着自个儿手臂往后一倒:“哎,心寒呐。”

    还得是他这个竹马有良心。

    “我还挺替她高兴的,景召人不错,而且也管得住她。”方路明顿时生出一股老父亲般的欣慰,“你们没发现吗?商领领自打和景召交往之后,越来越有人样了,也不乱来了,比以前乖——”

    “景召配不上她。”

    这句话冷得不像是商请冬说出来的。

    场子突然冷了,杨清池把游戏关掉。

    方路明收回懒懒伸着的腿,看向商请冬:“怎么配不上?”

    商请冬是出了名的脾气乖好说话,从不与人争执,可眼下却冷着一张脸,那双琉璃一样好看的眼睛里满是戾气。

    “他为什么不自己改变?凭什么改变我姐?他要是接受不了我姐的做事风格,就不该去招惹她。他根本配不上我姐。”

    方路明拖着疑问的调调哦了一声:“那谁配得上?”

    “谁都配不上。”

    “你配得上吗?”

    方路明话刚落,商请冬拽住他衣领,将他摁在沙发上:“不准侮辱我姐!”

    眼都红了,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杨清池从未见过商请冬这么暴戾样子,上前拉架:“干嘛呢你们俩。”

    商请冬这才松手。

    方路明整了整衣服,收起他玩世不恭的态度,提醒商请冬一句:“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

    商请冬喝掉杯子里的酒,起身就走。

    杨清池有点懵:“他怎么了?”

    “你有没有觉得请冬对领领的感情有点,”方路明搜肠刮肚,想到了一个词,“扭曲?”

    “他刚刚那个样子是有点不对劲,他不会喜欢上我表姐了吧?”

    商请冬是养子,和商领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方路明想了想:“不像。”

    商请冬刚刚用了侮辱这个词。

    “应该还在姐控的范畴内,就是过头了。”

    方路明突然想起来一件往事。高一的时候,商领领因为那张脸蛋,即使脾气古怪,桃花也开得很不错。

    方路明那时候跟商领领关系不怎么好,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说他跟商领领青梅竹马,家里离得近,是一块儿长大的,然后就有人把礼物送他这里来了。

    他也不好拒绝,隔壁班廖凡是他哥们儿,他拿着廖凡买的*丝巾去了一趟商家。

    商领领的房门关着,旁边商请冬房间开着门。

    “你姐呢?”

    商请冬在看书:“你找她干嘛?”

    “这是三班的廖凡给她的。”

    “放着吧,我姐不在家,回头我再给她。”

    方路明把东西放下,刚要出去,看见垃圾桶的边缘漏出一块紫色的蕾丝布料,很像他上个月硬塞给商领领当生日礼物的洋娃娃。

    他伸手——

    商请冬把垃圾桶拿开:“别碰,脏。”

    他那双眼睛太无辜了。

    方路明收手:“你别忘了给。”

    商请冬说好。

    方路明下了楼,突然想起来篮球联赛的事儿忘了说,就又折了回去。门没关,他刚打算推门,从门缝看到了商请冬。

    商请冬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把丝巾剪成一条一条的。

    方路明当时没多想,毕竟商请冬是很多家长嘴里别人家的小孩。

    现在想想,大概在商请冬眼里,谁都没资格靠近商领领,也包括方路明。

    ------题外话------

    ****

    晚安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70795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