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77:小九爷新婚,缅西三洲同贺(二更)免费阅读

377:小九爷新婚,缅西三洲同贺(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一下午,景召电话不断,全是打来祝贺的。

    第一个是方路深。

    “新婚快乐。”

    “谢谢。”

    “没想到啊,你居然是我们三个当中最早结婚的,我还以为会是我。”

    他们三个当中,景召是不婚主义,陈野渡毛病太多,方路深觉得就自个儿稍微正常点。

    结果呢?

    景召结婚了,陈野渡也当了爱情的走狗。

    方路深感觉到了背叛。

    “你该找个女朋友了。”

    听听,这才结婚半天,已婚男的优越感都出来了。

    “你是我爹吗?管你老婆去。”方路深挂了电话。

    第二个打来的是陈野渡。

    “祝贺你。”

    “你身体怎么样?”景召有一段时间没见他。

    “能养好的差不多都养好了。”剩下的,不是心理问题就是精神问题。

    “什么时候出院?”

    “再说吧。”陈野渡不想出院,出院了就没有理由让秦响继续陪着。

    “我想拍遗体整容师的纪录片,你帮我。”

    那边沉默了,不知道是不是在考虑。

    景召也不催,安静地等答复。

    那边出声了:“祝贺你。”

    “周自横?”

    是周自横:“祝你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商领领坐在地毯上,低着脑袋在剪剪纸。

    长时间低头对颈椎不好,景召托着她的下巴,让她坐直、抬头。

    他问周自横:“你身体怎么样?”

    “能养好的差不多都养好了。”

    “什么时候出院?”

    “再说吧。”

    一模一样的问题,还真问到了一模一样的答案。

    景召都感觉出来了,周自横和陈野渡的言辞、性格越来越接近。

    第三个电话是王匪打来的。

    “小九爷,祝贺你结婚。”

    “谢谢。”

    王匪说实话:“我以前不太希望你结婚,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

    和商领领无关,王匪只是不希望景召有软肋,毕竟想要他命的人很多。

    不过崇柏的话说服了他,有软肋不一定是坏事,有软肋的人才会身穿盔甲。

    景召起身,走到阳台,对王匪说:“你可以对我失望。”

    他不是神。

    他只是一介俗人,也贪男欢女爱。

    王匪语气坚定:“我永远不会对你失望,你永远是Golden

    World的小九爷,是我最敬佩的人。”

    他永远忠诚于景召。

    第四个电话,赵守月打来的。

    “恭喜你娶到了月亮。”

    目前为止,景召最喜欢这个祝贺。

    “小九爷,我能改名吗?”赵守月有非常正当的理由,“你的月亮还是你自己守吧。”

    景召问:“你想叫什么?”

    赵十六是本该死了的人,不能再叫赵十六。

    赵守月冥思苦想了一会儿:“赵十七吧。”

    “可以。”

    赵十七挂断了电话。

    不到十分钟,赵十七又打给了景召。

    “小九爷。”频繁打给上司不合适,但他有十分重要的事,“是赵十七比较好,还是赵天霸比较好?”

    赵十七最近迷上了快意恩仇的帝国武侠剧,龙天霸就是他正在追的剧里的名字,龙天霸是个仁义无双的大侠。

    当然了,赵十七还没追完,还不知道龙天霸是假仁假义的最终反派BOSS。

    景召说实话:“赵十七。”

    可是赵十七觉得赵十七叫起来很娘:“我觉得赵天霸更威武。”

    景召都随他:“那你就叫赵天霸。”

    这可是小九爷建议的。

    赵天霸爽快地接受了:“谢小九爷赐名。”

    “……”

    从今天起,Golden

    World没有赵守月,只有赵天霸。

    崇柏和景一不在帝国,发了祝贺邮件给景召。

    景召那条微博不止是发给帝国人看过,也是发给他所有海外的亲信看的。他结婚了,从今往后,商领领是Golden

    World的小九爷夫人。

    帝都时间:晚上七点。

    各国之间有时差。

    南苏早上六点。

    早起捉鱼的黑人少年高声呼唤他的同伴:“Jim,你快看,飞鹰车!”

    大约一百米外,停了一辆载满了物资的三十六*货车,车上面系满了红丝带,车身上刻有一只鹰的标记。

    外人不知道,那是Golden

    World特殊任务组屠鹰的标志。

    在缅西三洲,很多人见过那种车,它来无影去无踪,只去物资最匮乏的贫困之地,它有个大家口口相传的名字——飞鹰车。

    吉吉斯坦早上九点。

    在吉吉斯坦,有一种能吃的虫子,叫蛎虫,生长在蛎树上。

    爬树捉虫的小孩登高望远,看到了迎风武动的红丝带。

    他跳下树,没有鞋子穿,赤着脚往停车的地方跑,一边朝身后喊道:“阿妈,我看到红丝带了!”

    好多人都看到了。

    “是红丝带!”

    北圣约里下午两点。

    寨子里的小孩正在上课,教学的老师是来自帝国的志愿者,教室是用竹子临时搭建的。

    有小孩急急忙忙从外面跑进来:“老师,飞鹰车来了。”

    寨子里的孩子都知道飞鹰车,飞鹰车会给他们送食物和衣服。

    小孩们纷纷往外跑。

    老师在后面喊:“孩子们,不要挤,大家排队。”

    南挝下午四点。

    飞鹰车停在了山脚,这里的原住民都依山而生。

    “飞鹰车来了!”

    “山下飘了红丝带,大家快去。”

    “阿姆,快点跑。”

    “……”

    Golden

    World有一个传统,每接一个大单,就会派出一辆飞鹰车,但今天一天之内,出动了三十六辆飞鹰车。

    这是维加兰卡总部给小九爷的礼物。

    小九爷新婚,缅西三洲同贺。

    ------题外话------

    ****

    希望世间真有景召,真有屠鹰,所到之处皆光明。

    浅求一下月票。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73805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