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74:领领召宝领证大喜(一更)免费阅读

374:领领召宝领证大喜(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六月二十一号,万事皆宜。

    景召和商领领八点半出门,领证的过程和别的情侣都一样,拍照、写申请书、提交材料、签字按手印、发放结婚证书。

    可能唯一和别人不一样的是给他们拍照的人比较……有名。

    结婚的证件照是周至给他们拍的。

    拍照时,周至一直打哈欠:“为了给你俩拍个证件照,我四点多爬起来,开了三个小时的车。”

    拍完之后,景召在桌上放了一把喜糖。

    “等你结婚,我给你拍。”

    周至一边处理照片:“我可是要去国外结婚的。”

    她和宋繁星在国内领不了结婚证。

    景召今天很好说话:“我去国外给你拍。”

    宰景召的日子千载难逢,周至口嗨一下:“说不定我还要二婚。”

    景召倒是不介意拍两次,问周至:“宋策展人知道吗?”

    “……”

    跟周至走得近的人都知道,她对宋繁星又爱又怕。

    “开个玩笑嘛。”周至剥了颗硬糖扔进嘴里:“领领,过来选照片。”

    *****

    到民政局的时候,九点四十三分。

    没做婚检,也不用排队,二十分钟不到,景召和商领领就领了证。

    快得像做梦。

    回到车上,商领领揣着两个红本本看了又看:“从今天起,你就是有妇之夫了。”她歪着头看景召,“景召哥哥,你有什么感觉吗?”

    景召说:“不怎么真实。”

    “我也有这种感觉。”商领领还是觉得像做梦,“我们真的结婚了吗?”

    她做过这种梦,就是踩在云上,轻飘飘的,有点紧张,有点惴惴不安。

    景召回答:“嗯,我们结婚了。”

    他们结婚了。

    她穿着天青色的旗袍,他穿着黑色西装。

    “会不会漏了什么流程?”商领领摸了摸结婚证上的印章。

    人如果中了大奖,是会先怀疑一阵的。

    “应该没有,漏了的话,结婚证也发不下来。”

    商领领不太放心:“要不我们再去问问?”

    景召说:“好。”

    他们一起回了登记处。

    登记处的阿姨检查了两本证:“没漏啊。”

    证都发了,还能漏什么?

    阿姨忽然想起来:“你们宣誓了吗?”

    商领领先是一愣,接着眉头一紧:“没有。”

    不会把证收回去吧?

    她藏进包里,拉上拉链。

    阿姨看她紧张的样子,有些好笑:“没宣誓也不要紧,可以不宣誓。”

    这个流程很多来领证的都不走。

    “能补吗?”景召问的。

    “可以啊。”

    他们就去补了个宣誓。

    商领领太激动,念得磕磕巴巴。

    宣誓完了,她问阿姨:“还有别的流程吗?”

    “没有了。”

    商领领这才放心离开。

    一路上,商领领都在看手机,前面红灯,景召停了车。

    “别一直看手机。”

    “我在查东西。”

    商领领的浏览器搜索历史如下:

    【结婚证丢了怎么办?】

    【结婚证怎么补办?】

    【结婚证丢了还能离婚吗?】

    【怎么样才能离不了婚?】

    【怎么保持婚姻中的新鲜感?】

    【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

    【怎么样才能让老公越来越爱我?】

    一只手突然遮住了商领领的屏幕。

    “脖子不酸吗?”

    商领领哪顾得上脖子酸:“景召,我们会离婚吗?”

    景召回答得迅速而坚决:“不会。”

    商领领放下手机:“你把手伸出来。”

    景召看了一眼前面的红灯,还有十几秒。他松开方向盘,把手递到商领领面前。

    商领领给他套上戒指:“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我也是你的,受法律保护。”

    红灯还有十一秒。

    景召解开安全带,吻商领领。

    路上路过花店,景召靠边停车。

    “领领,你在车上等我一下。”

    他走进了花店。

    “你好。”

    浇花的老板娘问:“要买花吗?送给什么人?”

    老板娘会根据对象给客人推荐。

    景召说:“送给我太太。”他还说,“我们刚刚去了民政局。”

    老板娘推荐了百合,寓意百年好合。

    景召带走了花,留下了喜糖。

    *****

    景召和商领领回到家,看见门上贴了“囍”字。

    陆女士给商领领送了一只手镯。

    商进财夫妇过来了,苏兰兰给了商领领一对耳环,不是很昂贵的礼物,但是是他们能负担的范围里最好的。

    苏兰兰是个记恩不记打的性子,记着商领领的好,也希望她好。苏兰兰知道商领领没了母亲,昨晚知道她和景召要去领证的时候,就连夜准备了礼物。

    这种日子,女方里家总要有人在场。

    苏兰兰把商领领叫到外面:“婚礼的日子定了吗?”

    “还在看日子。”

    “办婚礼是大事,要准备的东西很多,不能着急,要慢慢来。”

    商领领点了点头,递给苏兰兰一张卡。

    苏兰兰看见那卡的颜色,不敢收:“你给我卡干嘛?”

    “我父母不在世,你能不能帮我置办嫁妆?”

    这是苏兰兰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小魔女其实也只是个小姑娘,没有父母做主的小姑娘。

    苏兰兰接过卡:“放心好了,别人有的,我会都给你置办。”

    “谢谢。”

    “谢什么。”

    好歹是叫过妈的,好歹当过她闺女,哪怕是假的。他

    陆女士在屋里叫:“兰兰。”

    陆女士和苏兰兰处得十分不错,偶尔会约个牌。

    苏兰兰应了声:“来了。”她把卡收进兜里,跟商领领说,“我跟你婆婆去送喜糖了。”

    陆女士和苏兰兰一起去送喜糖了,从八栋一楼起,一家一家地送。

    ------题外话------

    *****

    爬去码二更了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76549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