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73:召宝*的腰窝(二更)免费阅读

373:召宝*的腰窝(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他沉默地思考了片刻,松开手:“让你做。”

    他起身,想要去拉窗帘。

    商领领按着他坐下,抬起他的脸。

    他很顺从地仰起了头,商领领一低头,咬在他喉结上。他坐着一动不动,皮肤从脖子开始红起。

    商领领听见了吞咽声。

    “召宝。”

    “嗯?”

    “还要喝水吗?”

    “要。”

    太好欺负了。

    商领领帮景召把第二粒扣子解开,去倒水,没给他喝很多,就小半杯。

    她把沙发上的抱枕都拿开:“过来躺下,我去把花养起来。”

    景召过去躺下,听从她的任何指令。

    商领领拿了花瓶,去厨房装水,回来看见景召拿着手机。

    “你在干嘛?”

    他说:“发红包。”

    “给谁发?”

    “所有人。”

    他的耐心不是一般的好,从通讯录首字母A开始,一个一个点过去。

    商领领把花插好了,换了身衣服,他还在发。

    她过去,语气像哄小孩一样:“好了,不发了,去睡觉。”

    景召放下手机,起来,跟着去了卧室。

    商领领把睡衣拿出来。

    景召低头自己解扣子,换上上衣,然后解皮带,按下卡扣后动作停下来,抬头看商领领:“领领,你闭上眼睛。”

    商领领抱着手,靠在衣柜上,眼神坏坏的:“不要。”

    景召转过身去换。

    他有腰窝。

    在美术界,腰窝有个别称,叫维纳斯的酒窝,是最理想、最*的人体模特标志之一。

    商领领把目光落在那里。

    她还没看够,景召已经换完衣服了,然后拆了叠好的被子,回头拉上商领领,一起躺下睡觉。

    商领领伸手去摸他的腰窝,酒意在发出来,他身上很烫,任由她的手贴着皮肤。

    “我们去睡笼子吧。”

    “为什么想睡笼子?”

    景召说:“你很喜欢。”

    他喝醉了也记得商领领的所有喜好。

    笼子里面有床,景召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商领领还没有睡意。

    她刷了会儿手机,景召的超话里有人说领针的二维码可以用微信去扫,会出来一个身份编码,另外还有一句祝福语。

    商领领扫了自己的那枚,出来了八个字:【百年之好,子孙满堂】

    编码是00001。

    她在月牙泉许的愿就是子孙满堂。

    *****

    一觉醒来,房间里很暗,窗帘拉上了,只有床头亮着一盏光线柔和的台灯。

    商领领揉揉眼睛,刚睡醒,有点鼻音:“天黑了吗?”

    “没有,刚过五点。”景召手里拿着一本书,头发有点潮,应该是刚洗过澡,“起来吗?”

    “不起。”商领领在被子里伸了个懒腰,头趴在他腹上,半眯着眼看他手里的书,“这是我的书吗?”

    “嗯。”

    是外文版的《遗体整容指南》。

    “你对遗体整容也感兴趣?”

    景召说:“我想了解一下你的工作内容。”

    商领领哦了声,手指磨了磨书的页角:“中午的时候,你说你忘了找贺江拿花,拿什么花?”

    “玫瑰。”景召翻了一页书,“贺江他们说求婚需要有花。”

    “那你怎么忘了?”

    她腰有点疼,用手锤了锤。

    景召腾出一只手,给她揉揉:“可能紧张吧。”

    他把步骤忘了,准备好的话也忘了,本来还准备了很多话。

    商领领仰着头看他,眼里笑里很浓:“你明知道我会答应,为什么还会紧张?”

    “对啊,明知道你会答应,怎么还紧张。”

    景召书有点看不进去。

    商领领摸到他左腰内侧那个她十八岁时让他纹的纹身:“之前不知道你是装失忆,我也想过向你求婚,方路明帮我出一堆主意,但没一个能用的。”她拨开挡住她视线的书,“后来发现你骗我,我就记仇了,我追的你,婚得你来求。”

    景召亲了亲她额头。

    “景召哥哥。”

    “嗯。”

    小姑娘眼睛亮亮的,又是要动花花心思:“你今天高兴吗?”

    “嗯。”

    景召的视线从书上挪开,看着商领领。

    “景见说你心情特别好的时候,提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她眼巴巴地望着,眼神乖巧无邪得像只刚出生的奶猫。

    “想要什么?”

    她把景召的书拿开,意图直白看着他。

    这样的眼神景召见过太多次。

    她拉了拉他的衣服,撒娇:“好不好?”

    “是想要小孩吗?”

    商领领不止一次提出不用*,

    集团那边还有一些麻烦没解决,婚礼也没办,景召暂时还没有要小孩的打算。

    商领领摇头。

    “不是想要小孩。”

    景召是一个很好的正面例子,商领领跟着学乖了很多,没有以前那么极端。

    但有一点她没改好,她对景召的迷恋仍然很病态。

    “是想要你。”

    景召放下书:“好。”

    今天就都由着她吧,今天她都把自己许给他了。

    ------题外话------

    ****

    召宝是我男主里,最*的一个。

    馋他!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79696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