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72:让你做对我坏事(一更)免费阅读

372:让你做对我坏事(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今天是个好日子,景河东拿出了珍藏已久的人参酒。

    景见不爱喝,景河东和景召喝了很多,商领领饭后水果吃完了,父子二人还在喝。

    她看不进电视,频频往餐桌那边看:“会不会喝得太多了?”

    景召的酒量还好,不常喝醉。

    “让他喝吧,他今天高兴。”人逢喜事,陆女士不免感慨,“他很少这么高兴。”

    他的性子太克制隐忍,很少大悲大喜。

    不知道为何,陆女士今天一整天心里都酸酸的:“领领,召宝他真的很爱你。”

    “我也很爱他。”

    “我知道。”陆女士把电视的声音调高,只有坐在身边的商领领能听到她说的话,“召宝他不是普通人,他有他想要做的事情,有他的使命和信仰,但我只是个普通的母亲,伟大不了,总盼着你和他能早点成家,私心里希望你能管管他,不让他去做那些危险的事,不让他往外跑。”

    “我以前也这样希望,但现在,”商领领的语气很认真,“我希望他能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

    她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动摇的。

    她见过维加兰卡的焦土,见过Golden

    World楼顶的太阳,也见过景召身为曾经的维和兵,听见枪声后的本能反应。

    或许是那时候。

    陆女士没有劝谏什么,只是说:“召宝跟以前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了?”

    “我现在没有那么担心了,召宝肯定不会像以前那么无所顾忌,不会为了成事再把生死置之度外,他现在一定会考虑你,将来还会考虑你们的孩子。”陆女士觉得这样挺好。

    勇士有了牵绊,行走的时候必然会回头。

    因为挚爱与信仰一样重要。

    “领领。”

    景召在叫她。

    她过去。

    景召拉着她问:“你去哪了?”

    “我没去哪啊。”

    景召的眼睛很亮,像水洗抛光了的宝石,还浸着一层湿润的水汽。他用了力,两只手抓紧商领领的手和衣服:“你哪也不要去。”

    他喝醉了。

    商领领问他:“能自己走路吗?”

    “能。”

    “我们上楼。”

    “好。”

    景召扶着桌子站起来,站得还算稳,他把手递给商领领。

    商领领带他回十九楼。

    他走得晃晃悠悠,到了门口,突然停下来:“领领,你等我一下。”

    “怎么了?”

    景召松开商领领的手,往阳台走。

    陆女士费尽心思照料的那盆栀子花开得正好,花瓣洁白饱满。

    景召盯着那盆花。

    陆女士眼皮直跳:“召宝,别——”

    他蹲下,把栀子花一朵一朵折下来,连还没开的花苞都不放过。

    栀子花还不够多。

    他盯上了旁边茉莉,耐心地一枝一枝折下来,凑够了一束,捧到商领领面前:“补给你的,求婚的时候忘了找贺江拿花。”

    商领领收下花,立刻把人带走。

    陆女士的心在滴血。

    趴在餐桌上睡大觉的景河东突然醒过来。

    “常安!”

    “常安!”

    “老婆!”

    人参酒没了一大半,景河东醉得比景召还狠,踉踉跄跄地起身,椅子被他弄倒了。

    陆女士顾不上心疼花,过去扶他:“你鬼叫什么?”

    “常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景河东喝酒上脸,脸红得跟猴*似的,一米八七的个头,笑得像个傻憨憨。

    “我,”他拍拍自己,神神秘秘地说,“是老九爷派来的。”

    “老九爷是谁?”

    景河东醉醺醺地说:“小九爷他爸。”

    这都什么跟什么,陆女士一头雾水:“小九爷又是谁?”

    景河东摇头晃脑,四处找:“小九爷呢,刚刚还——”

    “爸,你喝多了。”景见放下手机,扛起景河东的胳膊,“我扶你去睡觉。”

    他赶紧把人扶房间去。

    景河东刚躺下,一个打挺,坐了起来:“我不睡觉,我还要洗碗。”

    “有妈在呢。”

    “兔崽子,你妈不能干洗碗这种粗活。”景河东踹过去,没踹准,踹了一脚空气,凶景见,“你去洗。”

    *****

    商领领把景召带回了十九楼,栀子花和茉莉花放在了茶几上。

    她让他在沙发上坐着:“你渴不渴?”

    “嗯。”

    她去倒水。

    景召拉住她:“你去哪?”

    “去给你倒水。”

    景召站起来:“一起去。”

    餐桌走两步就到了。

    商领领给他倒了半杯温水,他都喝掉了。

    “还要吗?”

    “不要。”

    商领领把餐桌下的椅子拖出来,景召很配合地自己坐好,乖得不行。

    商领领帮他把领带解下来,怕他穿着衬衫不舒服,给解他领口的扣子。

    解到第二粒的时候,景召按住她的手。

    “白天不可以。”

    他坐得端正,即使喝多了,即使变乖了,也还是一本正经。

    商领领故意问:“不可以什么?”

    “不可以做坏事。”

    “要是我偏要做坏事呢?”

    他沉默地思考了片刻,松开手:“让你做。”

    ------题外话------

    ****

    最近更新很晚,你们别熬夜,留早上看也一样。

    一个半小时后二更。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79714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