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69:他的浪漫全给了商领领(二更)免费阅读

369:他的浪漫全给了商领领(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还有十七号。

    一位女士把讲解员叫到C展区:“这个展区怎么锁了?”

    C展区是唯一安了门的展区。

    讲解员解释:“这边是非开放区。”

    女士有些生气:“不是不分三六九等吗,怎么还不让进?”

    讲解员态度很好:“这个展区二十号才会开放。”

    女士的女儿正在念大学,是摄影系:“二十号我都回家,不能让我进去看一眼吗?”

    他们母女不是帝都人,这次远道而来只是为了看展。

    讲解员也爱莫能助:“抱歉。”

    “我家孩子也是学摄影的,他特别喜欢景老师的作品。”女士请求,“能不能通融一下?”

    “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没有非开放区的钥匙。”

    母女二人只能悻悻离开。

    当时,商领领就在旁边。隔壁B2展区的尽头有两位老爷子在看展,可能因为耳背,说话的音量稍微有些高

    白衣服的老爷子指着墙上一张照片:“这一幅也不错。”

    黑衣服的老爷子泼冷水:“黑框的,也是非卖品。”

    只有白色裱框的作品对外出售,一共二十幅,但是今天来了很多喜爱收藏的名家。

    “办了展又不卖,自留那么多干嘛?”白衣服的老爷子实在是心痒,“我听说景召喜欢送,不喜欢卖,要不咱俩去讨一张。”

    黑衣服的老爷子哼唧:“要去你去,我可没你那么厚脸皮。”

    宋繁星刚刚接待过这两位老爷子,商领领刚好撞见了,知道了两位老爷子的身份,他们一个是书法家,一个是画家,他们的领针都是金月亮。

    商领领那时就发现了,被区别对待的只有她一个人,只有她的领针上有黑月亮。

    她知道景召二十号要做什么了。

    “照片都看懂了吗。”景召问她。

    “嗯。”商领领指了指就近的几幅,“那是除桑的月亮,那是阿浦尼亚的月亮,那是拉尔速群岛的月亮。”

    还有远一点的一幅,她都认真听讲解员说过:“那是维加兰卡的月亮。”

    她指的那几幅作品都是白色裱框,照片里有真实的月亮。

    “除了白色裱框的作品之外,剩下都是帝国的月亮。”她这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对不对?”

    景召颔首:“对。”

    “但是照片里没有我啊,我在哪里?”

    景召把她带到一张照片前面,牵着她的手,摸到池塘里的影子:“你在这里。”

    八十八幅作品之一:《桥塘》

    桥塘里有影子。

    那次是景召去河县给当地的老人拍遗照,商领领也去了,他们去的小镇就叫桥塘。

    露营那晚商领领发烧,景召把归期推迟了一天。

    在桥塘镇的最后一天,景召去拍山下雪景,商领领非跟着去,根婶把最厚的花棉袄找出来给她穿上了。

    他在拍照,不用回头就知道她在干什么。

    “领领。”

    “嗯?”

    景召说:“你刚退烧,不要玩雪。”

    她蹦蹦跳跳的,在地上留了一排脚印,又用手指在雪地里写字,看景召没回头,撒谎说:“我没玩。”

    “商领领。”

    连名带姓好严肃。

    她掸掸袖子上的雪,乖乖站起来:“哦。”

    景召按下快门。

    池塘有影子,影子正气呼呼在踹雪花。

    八十八幅作品之一:《爬裙子的蚂蚁》

    这张照片拍的是一只正在往上爬的蚂蚁。

    “景召哥哥,你在拍什么?”

    景召蹲着,手里拿着相机:“蚂蚁。”

    商领领凑过去看。

    他说:“别动。”

    “叫蚂蚁别动吗?”

    “你别动。”

    蚂蚁在她裙摆上。

    那时她十八岁,最爱穿宝蓝色的裙子。

    八十八幅作品之一:《断望山》

    这张照片也很久。

    “景召,景召,给我拍这个。”

    商领领把短视频给景召看,她要学视频里面,站到树下,把树枝上的雪踢下来,拍美美的照片。

    他们身后便是断望山。

    景召站得远,相机上装的是广角镜头,适合拍大全景。

    他说:“树枝上的雪太多了。”

    “多才好看,我数到三你就拍。”商领领把帽子戴上,开始数了,“一。”

    “二。”

    “三。”

    她一脚踹在树上。

    景召按下快门。

    雪砸她一身,他在笑。

    她抖了抖雪,跑过去看照片,只看到了山:“我呢?”

    景召指给她看:“这里。”

    “……”

    她只有一双鞋入镜,杏色的,毛茸茸的雪地靴。

    八十八幅作品之一:《雨巷.垂柳》

    拍摄于今年三月,红柳巷。

    一场雨从早上飘到了黄昏,景召放下手头的工作,带着相机从工作室出来。

    巷子两旁的垂柳已经抽了新芽,他在拍红墙绿瓦。

    忽然有人喊他:“景召!”

    他转头,随后一拍。

    镜头里,柳树和围墙虚化成了背景,只有撑着伞的人很清楚,伞刚好抬起到她下巴的位置。

    “你怎么来了?”

    商领领完全抬起伞,笑脸露出来:“下雨了,来接你啊。”

    景召说:“我带了伞。”

    “也来接你啊。”

    八十八幅作品之一:《科尔赛门.月牙泉》

    当地的人说日落时候的月牙泉最美,景召和商领领去的时候刚好日落。

    “听说对着月牙泉许愿,愿望就能实现。”

    “听谁说的?”

    商领领踩在一块大石头上面,眺望湖面:“伟大的遗体整容师商领领说的。”

    景召在石头下面,怕她摔倒,张开一只手,随时准备接她。

    他在她手里放了一个硬币:“许愿吧。”

    她许愿:“希望景召和商领领子孙满堂。”

    硬币扔进月牙泉,炸开一朵水花,日落映进泉中,刚好染红了那朵水花。

    景召按了快门。

    八十八幅作品之一:《抓太阳的女孩》

    维加兰卡最高的建筑是Golden

    World的总部。去科尔赛门之前,景召带商领领去了一回。

    “这里好高啊。”

    很高很高,站在上面像站在云上,他们离太阳很近,仿佛伸手就能碰到。

    景召说,这栋建筑是他父亲建的。

    “景召哥哥,你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想了想:“像山一样的人。”

    “你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吗?”商领领自问自答,“太阳一样的人。”

    她挑起来,跳到云上,去抓天上炙热的太阳。

    “景召,你看,我抓到太阳了!”

    他拍下太阳,还有托着太阳的手。

    这些照片每一张都没有在拍她,每一张都在拍她。

    作为景召的老师,亚伯先生临走前评价道:“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这是我看过最浪漫的影展。”

    ------题外话------

    ****

    晚安,做个浪漫的好梦。

    浅求下月票。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384210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