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63:景召的铁血手腕(一更)免费阅读

363:景召的铁血手腕(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至于剩下的六十八幅作品,拍的却不是月亮,周挺说得挺对的,很杂。

    亚伯先生也看出来了。

    等媒体离开后,他才私下问景召:“这次影展的照片都是你自己选的?”

    亚伯先生的全名叫巴尼科.斯尔因.亚伯,是享誉国际的摄影大师。

    他是景召在丹苏留学时的授业恩师,这次是专程来给影展开幕的。

    “老师为何这样问?”

    开幕之前,亚伯先生已经看过了所有的作品,此处是接待室,四下也与他人,亚伯先生直言:“大部分作品不像你以前的风格。”

    用摄影师的话来说,照片是拍摄者的眼睛所见到的世界,入目是黑,那拍出来的就是悲。

    景召是“悲派”摄影师。

    但这次大部分的作品不是这个风格。

    “可能心境不一样了。”

    亚伯先生猜想,他最近可能遇到了什么人。

    “B2展区门口的那一幅,”亚伯先生对那张幅作品的印象最深,“你是在拍人还是在拍景?”

    景召坦言:“拍人。”

    每张照片都有主体和陪体。

    风景照的主体是人,而不是风景,大概也只有摄影师能懂摄影师的浪漫。

    亚伯先生笑说:“怪不得。”

    怪不得主题叫月亮。

    和老师暂时告别之后,景召去找商领领,但只看到了小董。

    “领领呢?”

    小董说:“她去办公室找你了。”

    岑肆还在看那幅《桥塘》。

    景召走过去。

    岑肆转过头看了一眼:“商宝蓝被方路深带走了。”

    “听人说了。”

    两人并排站着。

    在路人视角里,还挺和谐。

    岑肆问景召:“岑永青在哪?”

    “澜海。”

    岑永青还是太自大了,以为他能跑出五指山。

    “后面的事由我出面。”后面就剩收尾了。

    景召不反对:“随你。”

    这事儿说完了,岑肆还有件事:“我要这张照片。”

    他要得很理直气壮。

    景召拒绝:“这张是非卖品。”

    岑肆当然知道,所以他没打算用钱买:“你还欠我一件事。”

    把岑永青放出去是景召的主意,不过他也没有白承岑肆的人情,他答应了一个承诺。

    “你确定?”景召希望岑肆改变主意,“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能给你更多东西。”

    他一意孤行:“就要这张照片。”

    他看懂了,景召在拍什么。

    “影展后给你送过去。”

    景召不轻易许诺,也不随便食言。

    岑永青被打断手送进医院的那晚,王匪去宝石娱乐见了岑肆,有样东西要送上。

    王匪递上一个盒子:“这是我们小九爷让我送过来的。”

    岑肆打开看了一眼:“这玩意能装在皮肉里?”

    是定位的玩意。

    “不能。”王匪传达景召的话,“但能装在石膏里。”

    谁说景召是真正的正人君子来着。

    或许他是,但他不完全是,单纯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坐得稳缅西三洲的第一把交椅。

    岑肆今晚会动手,不是因为动怒,他今晚都见到商领领了,还有什么好动怒的。

    他动手是因为景召的一句话——

    “放人前,打断一只手。”

    ------题外话------

    ****

    二更一个半小时之后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13270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