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56:恶虎出动,何婉林被撕票(一更)免费阅读

356:恶虎出动,何婉林被撕票(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晚上八点四十六分。

    商领领接到电话。

    “商小姐。”是周先生,周宪打来的,“何婉林被绑架了。”

    晚上九点二十一分。

    商宝蓝的手机响了,追踪设备已经全部准备就绪。

    方路深戴上*:“接吧。”

    商宝蓝接了电话:“喂。”

    技术组旳人员争分夺秒,开始追踪地址。

    绑匪问:“钱准备好了吧?”

    商宝蓝抬头看了看方路深,他点头,示意她按计划行事。

    她故意拖延绑匪时间:“先让我妈接电话,我要听到她的声音。”

    绑匪没有上当:“只要你老老实实把钱交了,我就留她一条命,要是敢报警,你就等着给她收尸。”

    商宝蓝急了:“别伤害她,我——”

    电话挂断了。

    方路深问技术组的同事:“查到地址了吗?”

    同事摇头:“通话时间太短。”

    绑匪应该是老手。

    这时,商宝蓝收到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有何婉林,她被封住嘴,绑在了一张椅子上,背景看不出来是哪里,后面的墙和窗被一块黑布挡着,没有其他东西入镜。

    商宝蓝看完就哭了,眼泪汪汪地向方路深求助:“方大哥……”

    方路深打住:“哭没用,先准备赎金吧,我们会竭尽所能。”

    他吩咐同事再分析分析那张照片。

    队里的老张把他拉到一边:“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老张是老刑警,经验老道:“赎金要的有点少。”

    何婉林母女前几天买个别墅花了九位数,商宝蓝平时的零用钱都不止五百万,绑匪绑人之前不可能不调查人质的身价。

    方路深心里有数,问:“那位周先生还在吧?”

    “还在。”

    “你去给他做个笔录。”

    “行。”

    老张去给周宪做笔录。

    周宪很配合,知无不言,连他是何婉林小情人的事都承认了。

    今早是周宪送何婉林去山水阳光的。

    “你的意思你只看到了何婉林上楼,但没看到她下来?”

    “对。”

    “当时怎么不报警?”

    周宪说:“没满二十四小时。”

    老张又问:“她去见谁?”

    “她说是她的一位老乡,具体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笔录做完,老张觉得这个周宪有点说不出来的奇怪。

    “小林,你去查一下周宪。”

    晚上九点四十八分。

    方路深带几个同事去了一趟何婉林失踪的山水阳光,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全部便衣出行,暗中查访了小区内所有住户,发现了一位可疑人士。

    据房东描述,此人是三天前住进来的,因为钱给得多,没有扣押身份证,也没有签合同就租了房。

    根据周宪的笔录,何婉林最后一个接触的人应该就是他。房东描述:男性,六十岁上下,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右脸有疤,跛了左脚,另外左手还打了石膏。

    小区内没有监控,警方调取了小区外面的监控,回警局一一排查,整个刑侦重案组的同事全部留下来加班。

    “方队,有发现。”

    方路深看向电脑。

    小林把监控拍到的嫌犯圈出来:“跛脚,左手打石膏,应该就是他了。”

    监控里,戴着口罩的男人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从山水阳光的后门出来。何婉林应该在行李箱里,也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周宪没有看见何婉林下楼。

    但监控只拍到了嫌犯一段路,他避开后面的监控了。

    十六号的凌晨四点零六分。

    小林接到鉴定科的电话:“方队,查到嫌犯的身份了。”

    组里的同事在嫌犯租住的房间里提取到了指纹。

    “指纹库里有他的指纹,他名叫岑永青,祖籍南岭,三十五年前因为入室抢劫被判了六年。”小林补充,“而且他和何婉林是同乡。”

    老乡一说和周宪的笔录对上了,这下基本可以锁定绑匪的身份。

    早上八点零二分。

    商宝蓝的手机响了。

    是绑匪岑永青打来的:“钱都准备好了吧?”

    商宝蓝一宿没睡,眼眶通红,掐着自己,强打起精神:“已经准备好了。”

    “地址我等会儿发给你,你一个人去交赎金,要是让我发现你报了警,我立刻撕票。”

    “你让我妈接电——”

    电话又被挂断了。

    接着,岑永青发来了一段何婉林的视频,视频里何婉林被堵着嘴,暂时无恙。

    八点三十分,岑永青发来赎金交易的地点。

    十一点整,商宝蓝到达岑永青指定的地点,把赎金放在了垃圾桶里,然后静悄悄地离开。

    十分钟后,一辆垃圾车过来将垃圾倒走了。又十分钟后,人质所在的地址发到了商宝蓝的手机上。

    警方兵分两路,老张带人去追踪垃圾车,方路深和特警去营救人质。

    十一点四十八分,垃圾车开进垃圾场,一位身穿黑色夹克、头戴棒球帽的男人走进垃圾场,在四处翻垃圾。

    老张静观其变,在救出人质之前,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十一点五十八分,已经回到警局的商宝蓝又接到了一通电话。

    “喂。”

    岑永青暴怒:“我分明警告过你,不准报警。”

    商宝蓝猛地站起来:“不要伤害我妈——”

    “等着给她收尸吧!”

    十二点十三分。

    警察撞开商港码头七号仓库的门,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把椅子,椅子上放着一个手机。

    手机里有一段视频。

    十二点二十一分。

    老张得到方路深那边的指使,大喊一声行动,拿下了翻垃圾的男人。

    十二点二十九分。

    商宝蓝接了个电话之后,晕了过去。

    何婉林被撕票了,绑匪把她绑在石头上,沉了大海,沉海的视频存在了留在七号仓库的那只手机里。

    ------题外话------

    ****

    一个小时后,二更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21056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