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55:何婉林被绑,谁是幕后(二更)免费阅读

355:何婉林被绑,谁是幕后(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绿瓦胡同的胡同口停着一辆银灰色的私家车。

    西装革履旳男人坐在主驾驶,他低着头,拿了条毯子递到后座:“总监。”

    商宝蓝接过毯子,披在身上。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

    她从包里拿出镜子,细细打量自己的脸,五官像极了何婉林。帝律公馆那群太太们总说何婉林长了一张特别招男人喜欢的脸。

    这张脸还不够漂亮吗?景召都不正眼看她。

    商宝蓝收起镜子:“回公司。”

    车开出了巷子。

    商宝蓝把贺江给的那件文化衫踩在脚下,她戴上*。

    今天上午九点零八分,何婉林和岑永青通了一次电话。

    “我要的钱和船票呢?”

    何婉林说:“码头最近查得很严,要伪造身份很难。”

    “我不管,必须尽快把我送出去,要是我被抓了,你也别想好过。”

    “再等几天。”

    岑永青极度不耐烦:“我等不了,再不离开这里,他一定会找到我。”

    “谁在找你?”

    “你不用知道,我再给你两天时间,要么送我离开,要么一起完蛋。”

    次日是十五号。

    早上八点二十三分,何婉林出门。

    商宝蓝还没去上班:“妈,怎么这么早出门?你今天不是休息吗?”

    “约了几个朋友去美容院。”何婉林坐下换鞋。

    商宝蓝端着杯牛奶:“对了,你去国外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快了。”

    周宪的签证出了点问题,耽误了好几天。

    何婉林换好鞋,挎着包出门:“我走了。”

    商宝蓝站在玄关柜,等门关上了,她笑着,小声地说了一句:“妈,一路顺风。”

    上午八点三十四分。

    王美芳去买油条了,王美芳的女儿在【王美芳便民超市】里看店。

    她低着头在跟闺蜜网聊。

    【姐妹,抢到摄影展的票了吗?】

    【没抢到】

    【同情你三秒钟】

    【从别人手里买了一张,花了我半个月生活费】

    【几号的】

    【十七号的】

    【我的票也是十七号,到时候一起去】

    这时,有人敲桌子。

    王美芳的女儿抬头,看见一个右脸有疤的男人。

    男人说:“付账。”

    王美芳的女儿看了看男人拿的东西,心脏猛跳:“行李箱150,绳子88,刀40,一共278。”

    男人扔下三百块钱,拿着那些东西就走了。

    王美芳的女儿探着头往外看,见男人走路跛脚。

    她跟闺蜜发消息:【刚刚来了个客人,长得特吓人,他买了绳子和刀,还有一个超级大的行李箱】

    【所以嘞?】

    【行李箱会不会是用来运尸体的?】

    【你刑侦片看多了】

    可是那个的超大行李箱真的能装得下尸体啊,王美芳的女儿忍不住发散思维。

    上午十点十九分。

    周宪开车送何婉林到了山水阳光小区。

    周宪帮她打开车门:“我陪你上去。”

    何婉林穿了件能遮住孕妇的宽松风衣:“不用了,你在楼下等我。”

    周宪上去了只会*岑永青,何婉林自己一个人上了六楼。老旧的小区没有电梯,也没有监控,墙上都是阴雨洇透的水印和霉斑。

    一层三户,门都紧闭着。何婉林走到602,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我到了,开一下门。”

    过了片刻,岑永青过来开门。

    何婉林跟着他进去,他关上门。

    房子是临时租的,窗户都关着,里面味道很大,桌上、地上全是吃剩的饭盒和空的水瓶。

    岑永青趿着拖鞋坐到沙发上:“我要的东西呢?”

    何婉林嫌恶地打量了一圈屋内,没有坐下,她从包里拿出一叠用牛皮纸包着的纸币。

    “这里是十万现金。”她另外在桌上放了一张卡,“这张卡里有两百万,你到了维加兰卡立刻把钱转出来,剩下的等你安顿好了我再转给你。”

    岑永青瞥了一眼现金。

    他们约定好的是一千万。

    “这是船票和蛇头的号码,还有备用的电话卡。”何婉林把这些东西一并放到桌上,“号码都是安全的,没有实名登记,你到了帝昌码头再联系蛇头,他会带你出边境。”

    岑永青把所有东西都收起来,装进一个黑塑料袋里。

    何婉林看着他说:“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以后别再找我。”

    这些年岑永青一直把她当提款机。

    他起身,跛着脚走到窗边,拨开一丝窗帘:“楼下等着的那个是你的奸夫?”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何婉林转身就走。

    岑永青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你还怀了奸夫的孩子。”

    何婉林站住了。

    岑永青从电视机后面拿了一块毛巾:“那宝蓝呢?”

    她刚要回头。

    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用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

    晚上七点十四分。

    帝都常山分局接到报警。

    “你好,常山区刑侦队。”

    报警的是女士,听声音很年轻,柔柔弱弱的:“我妈……莪妈被人绑架了。”

    值班警员立马把电话转给了重案组。

    ------题外话------

    *****

    好梦~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22475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