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54:鉴茶达人景召(一更)免费阅读

354:鉴茶达人景召(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离影展开办还剩三天,贺江简直要忙昏头,太多事情要确认了。

    累成狗的时候他安慰自己,至少他是被需要的,不用担心失业了。

    景召从楼上下来。

    贺江正在工作室大厅清点墨盒:“景老师,厂家把昨天那批相纸旳icc文件发过来了。”

    “你整理一下发我邮箱。”

    “好。”

    大厅的接待台上有电脑,贺江就近拿过来用。他忙着手头的事,一时忘了还坐在沙发上的人。

    景召抬头时看到了。

    “她怎么在这?”他问贺江。

    贺江正要回答,商宝蓝站了起来,局促地说:“我刚好路过这附近,过来躲躲雨。”

    早上还好好的,这会儿外面正在下大雨,还打着响雷。

    景召说:“给她一把伞。”

    要是有伞贺江早就给了:“伞让小董他们拿走了,只剩了您的那把。”

    贺江可没胆子把景召常年带在身边的那把雨伞随便借人,除非景召点头。

    但他直接进了冲印房。

    机灵如贺江,立马就懂了:“商小姐,不好意思啊,景老师的伞不能外借。”

    商宝蓝笑起来温顺柔弱:“没有关系。”

    “要不我出去帮你借个共享雨伞?”

    离工作室四百米处有个便利店,便利店里应该有共享雨伞。最近共享雨伞特别火,听说是个二世祖搞起来的。

    商宝蓝婉拒:“不用了,外面雨太大,你不是也没伞吗,我等等吧,雨应该很快就会停。”

    贺江去给她冲了杯热咖啡:“那你坐会儿吧,我去忙了。”

    商宝蓝接过咖啡:“谢谢。”

    贺江继续整理icc文件。

    商宝蓝坐了会儿,将大厅打量了一番:“贺助理,我可以参观一下吗?”

    贺江说:“上了锁的地方不能,其他随意。”

    商宝蓝放下杯子,走到左边的墙壁前,观赏挂在上面的一幅幅照片。

    “这些都是用数码相机拍的吗?”

    贺江说:“用胶片机拍的。”

    商宝蓝沿着挂照片的那面墙,走到了二楼楼梯,她看完一路照片,又折返下来,路过一扇门,门没有锁,敞着一条门缝。

    她犹豫了片刻,前去敲门。

    “进来。”

    她推门进去,景召坐在电脑前,没有看向门口,她先作了声:“雨还没有停,我能看看这儿的照片吗?”

    景召抬头看了一眼,继续忙自己的,没管。

    这间是冲印房,里面有很多打印设备,还有货架,上面放着各种相纸和墨盒。墙上有很多打印出来的照片小样。

    商宝蓝饶有兴趣地一张张看过去:“景老师,这些照片都是你拍的吗?”

    “不全是。”

    她走到景召的电脑后面:“你是在修照片吗?”

    景召回答简短:“色彩管理。”

    她一脸好奇:“什么是色彩管理?”

    景召没有回答。

    他做完软打样,起身去把测试纸放进微喷机,测试有没有断墨。

    商宝蓝跟过去:“现在是在喷印吗?”

    景召依旧没有回答。

    测试好了墨和机器之后,他把大尺寸的相纸装上去,开始打印照片。

    大尺寸的照片打印速度很慢,十多分钟照片才出来。

    景召过去拿起来,照片上是一*的火烧云。

    “好漂亮啊。”

    商宝蓝忍不住伸手去摸。

    景召握着相纸边缘,侧了侧身,将照片拿开:“别碰。”

    商宝蓝尴尬地收回手,羞窘地低下了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能碰。”

    景召把照片固定在墙上的晾晒架上,又去货架上取来油画布打印的同图照片,放在一起对比效果。

    从商宝蓝进来到现在,景召没有正视过她一眼。

    她木讷地站着,目光无措,扫过旁边的桌子,桌上有杯咖啡,是景召的。

    她拉了把椅子坐过去,坐下时,手碰到了咖啡杯,杯子被打翻,带着热度的咖啡泼到了她衬衫上,她立刻站起来,慌手慌脚地抽出几张纸,擦了擦桌子。

    景召回头,略过她,看了眼桌子。

    她窘迫地抱着手,挡住胸前的咖啡渍:“对不起景老师,打翻了你的咖啡。”她难堪地低着头,面红耳赤,“能借用一下洗手间吗?”

    景召看着他的火烧云,嗯了声。

    商宝蓝没有出去,用了冲印房的洗手间,等她清洗整理好,捂着胸口出来,却没看到景召。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手始终放着湿透了的衬衫胸口。

    大厅只有贺江在。

    “商小姐。”非礼勿视,贺江抬头望天,并递过去一件前阵子珠宝商送的文化衫,“那什么,你先遮一下。”

    衬衫沾了水那叫一个透哦。

    贺江也是男人,还能不懂?

    商宝蓝接过文化衫,慌忙地挡住胸前风光。

    贺江官方地笑笑:“景老师刚刚把雨伞借我了,正好我也要出去一趟,要不这样,我撑伞送您去外面的便利店,便利店里不是有共享雨伞嘛,您贵人事忙,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你说是吧。”

    商宝蓝也识趣:“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

    贺江拿上伞,把人送出去。他嘴角都快耷拉下来了,你们是没看到景老师刚刚给他雨伞时候的表情。

    把人送走后,贺江回来,去敲了敲暗房的门。

    “景老师,人我已经送走了。”

    门没开,景召在里面:“以后别什么人都让她进来。”

    这不是看见人家也姓商嘛,还以为是个“皇亲国戚”,谁知道她居然也惦记景老师美色。

    贺江应:“知道了。”

    “去打扫一下冲印房的卫生。”

    “哦。”

    ------题外话------

    *****

    二更十二点之后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22845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