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49:领领vs岑肆,岑肆vs景召(一更)免费阅读

349:领领vs岑肆,岑肆vs景召(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六月六号,宜婚嫁,宜入宅。

    周姐的丈夫在帝都工作,新房子买在了帝都,今天乔迁,周姐晚上请吃饭,左小云提议下午先去唱歌,商领领帮着定了唐德的包厢。

    景召要晚一点到。

    商领领已经喝上了,唐德有她之前存旳酒。

    “你是小云的同事吧?”

    和商领领搭话的是左小云昨天刚交的男朋友,叫什么不知道,商领领只知道他姓乔。

    乔先生长得还不错,是肌肉型,左小云喜欢的那一挂,他举杯:“喝一个?”

    商领领没跟他碰杯,自己喝自己的。

    “常听小云说起你。”乔先生很健谈,“小云的朋友也不多,加个微信吧,以后找不到小云的时候或许能用得上。”

    听左小云说,跟乔先生是网上认识的,昨天才见第一面。

    商领领把手机装进包包里:“手机没电了。”

    她起身。

    周姐问她:“去哪?”

    “透透气。”

    商领领出了包厢,去了躺洗手间,洗完手出来,迈着不太平稳的步伐走到走廊尽头。

    “每次碰见你,你都在抽烟。”

    岑肆的烟瘾很重。

    他转过头,看见商领领贴着墙站着,肩膀偶尔轻轻地晃动。

    “我家景老师说,抽烟有害健康,对肺不好。”她像在自言自语。

    岑肆没有接她的话。

    她好像对墙顶的灯很感兴趣,仰着头一直看。岑肆侧着脸在看她,手里的烟自己燃着。

    她突然转头:“你当年为什么帮我?”

    “不为什么。”

    他生于泥泞,所见都是肮脏,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裙子、那么美的宝石、那么美的人,一时心生贪念罢了。

    商领领问他:“你看过动物世界吗?”

    “嗯。”

    她说:“里面有一只豹子,很像你。”

    “哪里像?”

    岑肆抽了一口烟。

    商领领喝了酒,思维有点迟钝:“凶残。”

    岑肆微微仰起头,吐出烟圈,笑了。

    今天这个晚上有点像偷来了,白捡到便宜。

    “商领领。”

    商领领歪着头:“嗯。”

    岑肆盯着她的瞳孔看,她睫毛一张一翕,是有点迷糊。

    “你是不是喝多了?”

    商领领头摇得很快:“怎么可能。”

    岑肆有自知之明,她要不是喝晕了,怎么可能跑来跟他说话。

    “景召呢?”

    商领领包包里的手机刚好响了。

    她埋着头,从包里把手机找出来,看到来电后,嘴角忍不住翘起来。

    “景召来找我了。”她接了电话,“喂。”

    “我到了,你在哪个包厢?”

    商领领没有很醉,微醺:“我忘了哪个,你等一下。”

    她调头,往包厢走,脚步稍微有点晃。

    岑肆把烟摁掉,不远不近地跟在她后面。

    景召电话里听出来了:“领领,你是不是喝酒了吗?”

    “喝了一点。”

    商领领有点贪杯。

    “怎么不等我到了再喝?”

    “放心好了,没喝醉。”商领领停下脚,抬头看门上,“找到了,865。”

    包厢是她订的,唐德八楼的包厢特别难订。

    景召说:“你把电话给你的同事接。”

    他就爱是瞎操心。商领领推开门,把周姐叫过来。

    周姐接了电话。

    景召嘱托周姐帮他照看着点,他已经到了,在唐德楼下。车钥匙给了门口的保安,保安帮忙停车,景召拿了伞,搭乘会所的电梯上了八楼。

    刚下电梯,王匪的电话打过来。

    “小九爷。”王匪说,“查到岑永青的下落了。”

    景召挂了电话,沿着走廊往里走。他停在875包厢的门前,敲了三下门。

    邵峰开了门,他认得景召:“景先生,你找谁?”

    景召望向里面,目光找到岑肆。

    岑肆在喝酒,左右两旁都是美人,不过坐得离他有点远,美人忙着给他倒酒,对面还坐了四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岑肆往后仰头,金*的洋酒顺着喉咙滑下,烈酒,但不呛喉。

    “你走错了,商领领在865。”

    景召说:“我找你。”

    岑肆用空酒杯敲了下桌子:“你们都出去。”

    男人女人们立马起身出去,景召拿着伞进去了,邵峰把门关上。

    865包房,左小云买解酒药回来了。

    她递给商领领:“领领。”

    商领领没接:“我没喝多。”

    左小云自己吃了一颗,商领领招招手,左小云坐过去,把耳朵凑过去。

    整容组的老冯睁正在唱情歌,很撕心裂肺。

    商领领小声地在左小云耳边说:“你男朋友刚刚找我要微信,我没给。”

    左小云用眼角瞄了乔先生一眼:“不用给。”

    乔先生看过去,用眼神问她怎么了。

    左小云起身,对乔先生勾勾手指:“你跟我出来。”

    乔先生跟着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左小云一个人回来了。

    周姐问她:“你男朋友呢?”

    “分了。”

    周姐惊愕。

    现在的小年轻谈恋爱都这么速战速决吗?

    左小云和乔先生是在一个游戏群认识的,乔先生跟她聊了大半个月,左小云正好空窗,太无聊,家里老父亲管得又严,她有点迟来的叛逆,就想找个男人来玩一玩感情,正好乔先生有她喜欢的腹肌。

    不过左小云很无语,有种被“卖家秀”骗了的感觉:“昨天第一天见面就想跟我去酒店,今天第二天见面就管我的美女朋友要微信,什么玩意。”

    美女朋友商领领笑得很欢。

    ------题外话------

    *****

    二更十二点后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29721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