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45:噢,*呀禁忌呀(二更)免费阅读

345:噢,*呀禁忌呀(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下午,方路深过来探病,病房里的电视机开着,在播放一部海外引进的电视剧。

    方路深聊了几句,但陈野渡心不在焉。

    他频频看向门口:“秦响怎么还不回来?”

    方路深来旳时候秦响刚走,他看了看时间:“才过了三分钟。”

    陈野渡没有聊天的*,坐卧在病床上,难得闲下来看电视。

    电视剧是重播,用的是配音。

    披着皮草的贵妇从昂贵的包包里拿出来一个信封:“这里是五百万,立刻离开我儿子。”

    年轻漂亮的女主角坐在贵妇对面,不屑地笑了笑:“又是五百万,当初你逼走你女婿的时候,也是拿了五百万。”

    贵妇吃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女主角把耳边的头发拨开,露出耳垂上的疤痕:“妈,你不认得我了?”

    贵妇目瞪口呆:“你是……你是……”

    太狗血雷人了,方路深拿起遥控器,要换台。

    陈野渡说:“别按。”

    电视剧里的女主角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我就是你的女婿啊。”

    方路深:“……”

    豪门贵妇为了棒打鸳鸯,逼走女婿,害得女儿流产身亡,女婿为了报复,变性整形归来,与小舅子相爱……

    方路深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

    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看这种电视剧?”

    陈野渡好歹也是个拿过大奖的电影导演。

    他说:“挺有意思的。”

    方路深无法苟同。

    电视剧里迎来了狗血第二波,男主角刚好听到了女主角和贵妇的谈话。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女主角:“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女主角神情有了波动。

    贵妇一点也不贵妇地在公众场合下激动地大声说话:“阿免,你听妈妈说,你不能跟她在一起,她是你姐夫。”

    男主角不相信,将女主角拽起来,紧紧握着她的肩膀:“我要你亲口再说一遍。”

    女主角低头逃避:“对不起。”

    她推开男主角,跑出了咖啡厅。

    外面大雨瓢泼,男主角推开劝说的贵妇,追着女主角跑了出去,就在女主角拉开车门之际,男主角一把抱住女主角,痛彻心扉地说——

    “不要离开我。”

    女主角“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

    男主角深情告白:“我不管你是谁,都不要离开我,你也是爱我的对不对?”

    女主角痛苦纠结:“我们不能在一起。”

    方路深鬼使神差地被这波雷人剧情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画面却在这时突然定格,BGM出来,这集结束了。

    方路深:“……”

    这电视剧有毒吧。

    “他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病床上的人坐起来了,盯着电视机,眼睛简直要钻进去。

    方路深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周自横?”这两人格什么时候换的?

    周自横被电视剧勾走了魂:“他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怪不得陈野渡开始看这种电视剧,原来是周自横的喜好。

    方路深说:“因为那个女的是他姐夫。”

    周自横震惊!

    他拿到遥控器,翻了翻剧集,居然没有下一集。

    无语,差评!

    他把遥控器扔到一边:“秦响呢?”

    方路深剥了个橘子,自个儿吃:“去找主治医生了。”

    周自横还没等到三分钟:“她怎么还不回来?”

    方路深被电视剧吊得不上不下的,莫名地不爽:“她才刚出去。”

    方路深走的时候,搜了电视剧的名字——《天塌地陷爱上她》。

    方路深:“……”他被自己无语到了。

    不仅是电视剧,陈野渡和周自横在别的方面也在相互影响。

    比如周自横的情绪。

    他看到水果刀,莫名其妙地想拿起来,忍住之后,莫名其妙地情绪低落,提不起劲,身体也不舒服。

    “秦响,我有点恶心。”

    秦响担心是术后的不良反应:“我去叫医生。”

    周自横抱住她,不让她走:“我头也疼。”

    她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医生过来给周自横做了检查,手术部位没有什么问题,恢复得也还好,并嘱咐他下床多走动。

    “我扶你下床走走好不好?医生说你现在要多走动,要排气,不然手术的地方可能会黏连。”

    周自横枕着秦响的手,就那么躺着:“不要,不想动。”

    “自横。”

    他也不想说话。

    因为住院治疗,陈野渡这两天没有吃抗抑郁的药。秦响一直哄周自横,他才好一些。

    术后的第三天,医生说可以喝一点流食。

    秦响给陈野渡买了汤,下单的时候没有换周自横出来,所以备注了不要葱不要香菜。

    汤送过来,她打开盖子,看了眼又盖上了。

    “怎么了?”

    “老板没看备注,放了香菜,我再给你点一份。”

    陈野渡说:“不要紧。”

    “你不是不吃香菜吗?”

    “那是以前。”

    陈野渡开始吃香菜了。

    晚上,周自横不肯早睡,追剧追得入迷。

    秦响催了几次:“自横,该睡觉了。”

    他把遥控器藏进被子里,讨好地亲亲她的脸:“让我看完这一集。”

    “上一集你也这么说。”

    “最后一集,我保证。”

    周自横不仅很会撒娇,还很会耍赖。

    “这个转场拍得好硬,一点都不流畅。”他看电视剧的时候偶尔会点评两句,“空镜也不行。”

    周自横开始懂拍摄了。

    ------题外话------

    *****

    顾总:月票,我要月票。

    方路深:下一集!我要下一集!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35548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