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43:景召助攻,自横秦响再重逢(二更)免费阅读

343:景召助攻,自横秦响再重逢(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陈野渡的身体有一身的病,神经性头痛、电解质紊乱、营养不良性贫血、胃动力障碍、神经性厌食、甲减。

    还有他旳胃,出血穿孔了。

    医生给他做了紧急手术,手术后半个小时他醒了。

    是陈野渡醒了。

    他看了看周围:“我怎么在这?”

    “周自横带你来的。”VIP病房里有沙发,茶几下面有报纸,景召坐在沙发上,在看报。

    病床旁有心电监护仪,输液架上面挂着血袋。

    麻醉还没完全退,陈野渡精神有点昏沉,他问景召:“严重吗?”

    景召嗯了声。

    陈野渡重度抑郁了多年,身上那些毛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治好的,经年累月折腾出来的病也要经年累月地去调养,虽说暂时要不了他的命,但疼起来也能要他半条命。

    景召看了看窗外,天快黑了,陈知惠已经在来的路上。

    景召合上报纸:“我得走了。”他走到病床旁,把陈野渡的手机放在他伸手能够得到的柜子上,“手机我找人帮你拿来了,已经充了电。”

    陈野渡闭着眼:“谢了。”

    景召刚走到门口。

    “景召。”

    景召又折回去:“嗯。”

    陈野渡抬起输血的手:“我病得很严重。”

    景召知道他的意思了。

    “等着。”

    商领领下午有配音的工作,比景召先到家。她已经做好米饭了,景召进门时,她正在切土豆。

    她的刀功和她的厨艺一样,很一般,所以不常下厨。景召比她做得好,如果家里开火,多半也是他炒菜。

    “我来吧。”

    商领领放下菜刀。

    景召看了看盘子里的土豆丝,将切得太粗的挑出来改刀。

    “你和秦响常联系吗?”

    商领领在旁边帮着摘蔬菜:“偶尔会联系。”

    景召说:“陈野渡病得很严重。”

    商领领懂了,去拿手机,给秦响发了一条消息。

    【秦响,陈野渡病得很严重】

    *****

    陈知惠本来在外省出差,接到景召的电话临时赶回来了。

    她在病房待了一个小时,陈野渡还没有转醒的迹象,她不放心,去喊他。

    “野渡。”

    “野渡。”

    怎么叫都叫不醒。

    陈知惠把主治医生叫来,医生查了查瞳孔反应。

    陈知惠不是个容易着急的人,除了陈野渡的事:“不是说是小手术吗?他怎么还不醒?”

    “患者白天苏醒过,生命体征也没有问题,各项数据也都稳定了。”医生推测,“患者可能只是睡着了。”

    “那为什么叫不醒?”

    “这……”

    按理说,也该醒了。

    陈知惠很清楚陈野渡的精神状况,他之前也出现过这种症状,陈知惠真怕他一睡不醒。

    她吩咐载她过来的秘书:“你去把关仲雍找来。”

    秦响比关仲雍先到。

    推开门的时候她上气不接下气,应该是跑了一路,看见陈知惠在病房,她停下脚。

    “姑姑。”

    陈知惠说:“进来吧。”

    秦响关上门,走过去:“他怎么样了?”

    陈知惠起身,把床头的位置让出来:“医生说没有大问题,但我怎么叫他都没反应。之前有好几次都是,他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陈知惠很怕陈野渡或是周自横回不来,她不希望他们中任何一个消失。

    “我去装点热水。”

    陈知惠拿了热水瓶,让秦响留下,自己出去了。

    秦响坐下,小心地避开输液的针头,握住他的手。

    “野渡。”

    他没有醒,睫毛安安静静地垂着。

    秦响拉着椅子坐近一些,换了名字叫他。

    “自横。”

    她和周自横约定过,如果有一天他沉睡下去了,她一定要来叫醒他。

    他答应了会拼命回来。

    “自横。”

    秦响的声音刚落,他就睁开了眼,跟做梦一样,看见了最想见的人。

    “秦响。”

    “嗯。”

    “秦响。”

    “嗯。”

    “秦响。”

    周自横光叫她,眼神黏着她不放,他在她前面一直都很会撒娇。

    她知道他在说什么了,回了一句:“我也想你。”

    周自横咧嘴笑了。

    “你亲我一下。”

    秦响亲了他一下。

    他又提要求:“躺上来。”

    秦响犹豫了几秒,掀开被子,小心地躺到他旁边,怕挨他的刀口,只敢占一点点床位。

    周自横才不管刀口,把她拉过去,用力抱住:“我要再睡会儿,你不要走。”他很累,很困,也很疼。

    秦响不敢动:“我不走。”

    周自横把脸埋在她肩上:“陈野渡出来了你也不要走,我们最近换得很勤,我很快就会出来。”

    “嗯。”

    “陈野渡好烦。”周自横闷声抱怨,“他这几年都在干什么,怎么身上都是病。”

    声音越来越小,他像在说梦话:“也不知道看医生。”

    “他真的好烦……”

    周自横还是会埋怨陈野渡,会骂他,但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排斥了。

    陈野渡疼的时候,周自横还是会出来救他。

    就像一开始,他是因为要救他,才存在。

    ------题外话------

    ****

    求个月票。

    晚安。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37204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