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41:脏脏的女巫游戏免费阅读

341:脏脏的女巫游戏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在电梯里偷看到的。”

    景见将头转到一边,压了压往上跑的嘴角,再转回去,板着脸:“你挺能啊你。”

    帝国话水平不怎么能旳钟云端搞不清他这是生气还是没生气。

    景见的手机这时响了。

    是陆女士打来的,火急火燎地催:“上哪去了?开饭了,赶紧的。”

    景见嗯了声,挂了电话。

    “走了。”

    他调头,走人。

    “景见。”

    他停下来:“干嘛?”

    钟云端双手捧着袋子,笑起来有两个梨涡:“儿童节快乐。”

    景见盯着那对梨涡看了几秒,转身按了电梯。

    进了电梯之后,他用手机百度:梨涡形成的原因是什么?

    钟云端关上门。

    安安刚好做完作业:“云端姐姐,你也有礼物吗?”

    “嗯。”

    安安去把她的袋子也拿来:“我也有。”

    安安的妈妈从厨房出来:“安安,去洗手,吃饭了。”

    姚凌锁是钟云端见过的最温柔、最优雅、最会照顾人、脾气最好的女性。

    她这么好,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她啊?

    钟云端想到了被星悦豪庭的住户夸了个遍的房东大儿子,但房东大儿子不行,他已经有最漂亮、最可爱、最乖巧的商领领了。

    哎。

    钟云端看着月亮叹气,听说月亮上住着一位老人,叫月老。

    10086来电了。

    钟云端接了电话。

    “是我,小小姐。”

    钟云端非常诧异:“是你啊刘秘书。”

    刘秘书的大名叫刘皮特。

    “小小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可以不用搬家了。”

    钟云端回到自己房间:“真的吗?”

    “真的。”

    不用搬家真是太好了!

    钟云端不想搬走,她舍不得姚凌锁和秦响,舍不得帝国的煎饼果子和章鱼小丸子,还有景见,她欠他的恩也还没还完。

    “你不是说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不安全吗?”她目前算是逃亡中。

    刘皮特兴奋地告诉她:“我发现了寇里先生的秘密。”

    蔻里是伽森家族这一任头领,是钟云端外公的小儿子,按照辈分,钟云端要叫他一声小舅舅,不过她一次也没叫过,她的妈妈是外公第一任妻子所出,她一生下来就被外公养在了岛上。

    “什么秘密?”她十分好奇。

    “蔻里先生跟人做了约定,此生不会踏入帝国一步。”

    蔻里的疯批事迹钟云端没少听说,他不像是那么守诺的人。

    “你知道是跟谁吗?”

    刘皮特说:“这我就不知道了。”

    钟云端举头看月亮,不知道月老知不知道。

    *****

    商领领用来直播的次卧快成了景召的办公室了,他添了一张桌子,放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台连国内的网络,一台连国外的。

    他洗漱完就去了次卧,已经快十一点了。

    商领领敲了门进去,走到他椅子后面:“景召,今天几号?”

    景召停下手头的事:“六月一号。”

    商领领歪着头,枕在景召肩上,就那样看着他。

    “然后呢?”

    景召推开办公的电脑,等她的后文。

    “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有礼物,你家的没有。”她笑着伸手讨要。

    景召把她拉到面前:“我没有准备。”

    她将头上绑着蝴蝶结的真丝发带拆下来:“你给自己系个蝴蝶结就可以了。”

    “真想要礼物?”

    假的,商领领就是想玩情趣。

    她把黑白条纹的真丝发带系到景召的手腕上,打上蝴蝶结,用手指抬起他的下巴:“你是我的了。”

    她想玩女巫游戏。

    景召是个正经人,没在玩:“本来就是你的,不算是礼物。”

    他拉过来一把椅子,让她坐下。

    “等我几分钟。”

    他打开另一台连接外网的电脑,在回邮件,用的是维加兰卡的文字,商领领看不懂。

    她趴在桌子上,认真地看。景召打字很快,她忍不住看他的手,看着看着,脑子里就忍不住想脏脏的事情。

    景召的前戏做得很好……

    “好了。”

    商领领脑子里想的东西被突然打断,愣愣地转头:“什么好了?”

    景召说:“儿童基金会。”

    她诧异地看向电脑屏幕:“这么快就弄好了一个基金会?”

    景召摇头,解释说:“几个月前崇柏就开始筹备了,这个基金是用来救助战争儿童的。你不是想要礼物吗,我借花献佛,管崇柏要了命名权。”

    整篇邮件,只有一处是斜体字。

    商领领指着那处:“这个是名字吗?”

    “嗯。”

    “翻译过来叫什么?”

    景召按下Enter键:“帝国月亮。”

    商领领被击中了,心脏砰砰地跳。

    景召一定是最浪漫的直男,有艺术家的细胞,有慈悲的灵魂。

    “喜欢吗?”他说,“不喜欢也凑合收着,没准备其他礼物。”

    商领领那颗小魔女的心被他驯化了:“很喜欢,特别特别喜欢。”她往他怀里扑,“我逗你玩的,你怎么还真送。”

    “正好儿童节,也算应景。”

    “那我要送你什么?”

    景召想了想,关掉电脑,拆下系在他腕上的发带,系到商领领手上。

    “懂了吗?”

    商领领搂住他的脖子:“懂了。”

    ------题外话------

    ****

    顾某:景老师,请用一句话形容你自己。

    景召:做什么都天赋异禀。

    顾某:好的,今天没二更。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40154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