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36:海边涂防晒play(二更)免费阅读

336:海边涂防晒play(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她转头对景召说:“你上午还有拍摄,快迟到了,我们走吧。”

    “嗯。”

    两人刚走到车旁边。

    商裕德猛一下从轮椅上站起来。

    “你捐也捐,宝蓝捐也是捐,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宁愿把股份给你,宁愿来*坟前受此大辱,也不肯给何婉林?”

    商领领按住了景召拉开车门的手。

    “我见过侯勇辉,他跟我说了一件事,何婉林和当年绑架你旳那个绑匪是老乡,他们祖籍都在南岭。”商裕德怒红了眼,振振有词,“他们根本是一伙的,他们害死了你爸爸,你还要把商华国际拱手让给你的杀父仇人吗?”

    商领领被商裕德的义愤填膺逗笑了:“你说得真有理,那你怎么不去死一死?你要真有报仇雪恨的骨气,就别用股份去换商宝蓝的肝。”

    商裕德哑口无言。

    “你跟何婉林还真是绝配,她也来找过我,跟你一样,也是来告密的。”

    “她说了什么?”

    “你应该很清楚。”商领领懒得复述。

    商裕德大声驳斥:“她陷害我,她想得到我的股份,故意污蔑我。”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商领领就让他死个明白:“你们夫妻俩一人告诉我了一个秘密,要不要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目光对上,商裕德往后趔趄,跌坐到轮椅上。

    “知道侯勇辉为什么会找你告发何婉林跟岑永青的关系吗?”

    商裕德以为侯勇辉是为了钱。

    商领领从容自如地亮出她的一张底牌:“因为是我让他去的。”

    她让侯勇辉去告发,又让何婉林知道了侯勇辉去告发了。

    矛盾升级,两只狗就都急了,然后互咬得更惨烈。

    “当年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你们都不无辜,都要受到惩罚。”

    原来是她才是下棋的人,何婉林只是被利用的一颗棋子而已。

    商裕德瞠目结舌:“你、你——”

    他捂着心口,喘不来气,头一歪,昏倒了。

    “董事长!”

    “董事长!”

    苏先生手忙脚乱地拨打电话。

    商领领无动于衷地看着。

    “走吗?”

    “嗯。”

    景召拉开车门,商领领上了车。

    苏先生有远见之名,救护车就等在附近,在路上和景召的车迎面而过。

    回市区的路上会路过一座高架桥,桥下面是蓝塘江,今日有风,江面涟漪一圈荡开一圈。

    商领领问景召:“我是不是很坏?”不仅让商裕德下跪,还想气死他。

    车刚好开到桥的中间,景召把车停下来。

    她会怀疑自己,她需要称赞。

    景召说:“没有,你做得很好,坏人就该得到惩罚。”

    江边的风吹得很舒服,商领领笑了:“我今天没事,去拍摄现场给你打杂怎么样?”

    “好。”

    车还停着,景召握在方向盘的手指反复摩挲着。

    “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你有没有想过何婉林的目的是什么?她为什么要买通侯勇辉,让他把岑永青推荐给商裕德?”

    商领领也想过这个问题:“不是为了撕票更万无一失吗?”

    “有这种可能,但也不排除其他可能。”景召擅谋略,想事情要更透彻,“有没有可能何婉林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你妈妈?”

    而是商淮序。

    商淮序是她吃下商华国际这块肥肉最大的阻碍。

    “可以再更大胆地猜测一下。”景召说,“有没有可能商裕德是被何婉林推着走的?所以才有了后面的岑永青。”

    景召说的全都有可能。

    商领领在思考,指甲下意识地刮着自己的手,脑子里越来越多的细节缠成一团。

    景召解开安全带,抱住她:“想不清楚没关系,我帮你查。”

    “嗯。”

    幸好,她还有景召。

    拍摄地点在海边,开车过去要将近两个小时。

    这次要拍的是周刊封面,两个封面人物景召都认得,一个是跟他合作过多次的外籍男模特,另外一个是最近刚拿了大满贯的游泳皇后。

    游泳皇后不太适应镜头,拍摄进度有点慢。

    午饭是商领领订的,她还订了水果和饮料。

    饭后,商领领抱着景召的记事本跑到游泳皇后的遮阳棚里。

    “金小姐,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金小姐大名金晶晶。

    商领领上次听周姐说,她老公是金晶晶的粉丝。

    金晶晶不认得商领领,但她样貌漂亮,就忍不住打量。

    景召过来:“这是我女朋友。”

    金晶晶赶紧收好目光:“哦,可以可以。”

    她帮商领领to签了。

    商领领把签名拍下来,发给周姐,抬头看到了这次的封面男模特,他像个第一次看见海的傻大个,追着海浪跳上跳下。

    听贺江说,艾瑞克是外籍帝裔。

    哦,艾瑞克就是那个追着海浪跳上跳下的“傻大个”。

    商领领随口夸了句:“那个男模特的身材好好。”

    景召把自己的墨镜给商领领戴上:“去帮贺江收饭盒。”他弯下腰,帮商领领整理风吹起的裙摆,“你不是说来打杂吗?”

    “哦。”

    商领领去帮忙收盒饭了。

    景召拿了浴袍,扔给艾瑞克:“把衣服穿上。”

    艾瑞克:“啊?”

    “下了水再脱。”

    怎么感觉景老师语气不怎么高兴。

    一定是他表现得不够好,于是下午的拍摄艾瑞克更卖力地凹造型。

    中途休息二十分钟,贺江负责布景。

    他有点疑问,跑去问景召。

    “景老师。”

    景召回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打杂的商领领躺在沙滩移上睡着了。

    拍摄的东西都是贺江准备的,他不知道老板娘回来,所以只准备了两个遮阳棚。

    五月底的太阳,说烈不烈,说不烈也烈。

    艾瑞克戴着大太阳镜,躺在遮阳棚的沙滩椅上,惬意地享受海风。

    景召走过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借我两样东西。”

    “什么?”

    景召叫了几个化妆师助理过来,把艾瑞克的遮阳棚搬走了,还顺走了他的防晒。

    艾瑞克:“……”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遮阳棚架到了别处。

    景召俯身,将商领领盖在脸上遮阳的书拿走。

    她睁了下眼,半睡半醒:“景召。”

    “嗯。”

    海浪声催人入睡,她眼皮在打架。

    因为要陪她去墓地,景召今天出门特意穿了黑色正装。

    他腰肩比例好,腿又长,很适合穿正装。

    他拿来床薄毯,盖在商领领裙摆上,用手指碰了碰她的睫毛,闹醒了她:“我身材不好吗?”

    商领领睡得迷迷糊糊,分不清身处何处,抓住景召的领带,拉他过去吻了一下,又继续睡。

    昨晚闹得疯,这么吵的海边她也能睡得着。

    化妆师看了看时间,去问贺江:“不是休息十五分钟吗?都二十分钟了。”

    “再等等。”

    贺江指了指遮阳棚下。

    景老师蹲在女朋友脚踝旁边,正在细心给她涂防晒。

    艾瑞克拿来相机,*了一张,他是外行,给拍虚了,但弄巧成拙,氛围感十足。

    ------题外话------

    *****

    晚安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46458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