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32:领领的肝万分金贵,渣老头受不起(二更)免费阅读

332:领领的肝万分金贵,渣老头受不起(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轰隆一声,雨滴杂乱无章地落下来了。

    深明医院门口的警卫室旁边有个柜子,柜子里面都是共享雨伞和太阳伞。

    天气突然由晴转雨,有很多人在借共享雨伞,也有人在还共享太阳伞。

    排队的人里年轻人居多,有位上了年纪旳阿姨在柜子前面观察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怎么下手。

    她问后面的女孩:“不好意思,这个雨伞怎么买?”

    她是来医院门口卖草莓的,篮子放在脚边,十元一盒的草莓因为个头不大,并没有卖出去多少。

    女孩告诉她:“不用买,借就行。”

    “那怎么借?”

    女孩正在刷视频,心不在焉:“上面不是贴了操作步骤吗?按照上面的来。”

    阿姨仰着头看柜子上面贴的纸,字她都认得,就是看不会怎么弄。

    她拿出手机,点了开锁。

    “已解锁。”

    是老年机,声音很大。

    后面的女孩等得不太耐烦了:“阿姨,你手机不行,要用智能机。”

    阿姨只好先让开了。

    雨下得挺大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阿姨倒不怕淋雨,但草莓淋湿了容易坏,她提着篮子到遮阳棚下面躲雨。

    有人递过来一把伞:“用我的吧。”

    雨伞上面印了很多小雏菊,握着伞的那只手白皙细腻。

    阿姨接过伞:“谢谢啊。”

    “不用谢。”

    雨有点大,雨滴会溅到裙子,商领领往遮阳棚里面站了站。

    阿姨摸了摸雨伞上的花纹:“这是借的吗?那我要怎么还?我刚听门口的保安说,借柜子的雨伞很便宜,但一定要还,不还会一直扣钱。”

    商领领耐心解释:“这把不用还,已经买下来了。”

    阿姨掏了掏口袋,抓出一把零钱来:“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不用给了,没多少钱。”

    方路明还算厚道,共享柜的雨伞可以直接买,比超市也贵不了多少。

    “那怎么行,不能白拿你的。”阿姨坚持要给钱。

    “那这样吧。”商领领看了一下篮子里用硬纸壳写的价钱,“你送我一盒草莓可以吗?”

    “一盒够吗?我多给你几盒。”阿姨笑着说,“这草莓都是我自己种的,没打过农药。”

    “一盒就够了。”

    阿姨挑了一盒个头最饱满的,用袋子装好,给了商领领,再次道谢后,她撑伞离开。

    商领领拎着袋子闻了闻,很香,她挑出一颗最红的,想尝尝。

    “领领。”

    她还没咬到。

    景召撑着雨伞过来,握住她的手,把草莓从她嘴边拿开:“不能吃,没洗。”

    商领领将草莓装回袋子里:“你下午不是要拍摄吗?怎么过来了?”

    “下雨了,拍不了。”景召接过袋子,“走吧。”

    雨天的马路上人少车多,附近没有停车位,景召的车停在了对面广场。

    雨不算大,但风很大,商领领抱着景召的手,挨紧了他:“方路明这次创业好像挺成功的,刚刚好多人在借伞。”

    “目前看来还不错。”

    “那些伞好看吧?”

    “嗯。”

    商领领有点小得意:“是我提议的,原本的伞可丑了,我让他找了设计师,设计了很多可供选择的图案。”

    景召夸赞说:“很棒的提议。”

    “我觉得我也可以创业了。”商领领突然心血来潮,兴致勃勃地问景召,“‘共享’男朋友怎么样?可以借个男友一日游什么的,也可以陪看病陪参加前男友婚礼,还可以搞盲盒式,能开出不一样的来,要是肯花钱,还可以设定外形要求。”她说了一堆她的创业想法,转头问景召,“怎么样?”

    景召觉得不如找鸭。

    商领领一脸期待:“怎么样怎么样?”

    景召实话实说:“不怎么样。”

    商领领被打击到了,松开手,故意不挽着景召,气鼓鼓地说:“你都不支持我创业。”

    前面有水洼。

    景召揽住商领领的腰:“宝贝儿,看路。”

    她乖了:“哦。”

    五点后雨停了,太阳出来了,彩虹也出来了,横跨了半个天空,水洗过的天很蓝,雨打湿的树木更加苍翠,小区里的紫罗兰开了。

    商请冬的电话打过来。

    “姐,结果出来了。”

    商领领躺在阳台的摇椅上看彩虹:“捐赠条件都符合吗?”她

    商请冬不说话。

    她知道了:“都符合是吧?”

    “配型结果现在还只有我知道,我可以帮你改。”商请冬语气很着急,“姐,你不要捐,任何手术都有风险,肝脏虽然能再生,但术后可能会影响你的健康。”

    “不用改,把结果告诉商裕德。”

    “姐——”

    商领领打断他:“在你看来,我那么傻吗?”

    她直接挂了电话。

    方路明又打过来,不给人说话的时间,他一顿炮轰:“商领领你是不是疯了?你去做什么配型?”

    “成功了也不许捐听到没有!”

    “你的肝万分金贵,商裕德他受不起!”

    “不准捐,捐了我们就绝交!”

    他嚷嚷完就挂断了。

    商领领微信给他发了个【我不跟傻子玩】的表情包。

    “领领,过来喝药。”

    景召给她温好了中药。

    她磨磨蹭蹭地过去:“我已经不咳了。”

    “这是最后一天的药。”

    她闭上眼,一口干了,苦得皱巴了脸:“你就不担心我会把肝捐了吗?”

    商请冬和方路深都来劝她,但景召什么也没说。

    他掰了点巧克力给她解口:“你不会捐。”

    “为什么不会?”

    景召摸了摸她被中药苦皱了的眉:“因为你会心疼你自己,我也会。”

    不管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他,她都不可能会捐,所以他不阻止她去做配型。

    他是最了解她的人。

    ------题外话------

    *****

    顾某:宝贝儿,答应我,别创业了。

    商领领:瞧不起谁啊。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49940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