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27:深夜里的温柔(一更)免费阅读

327:深夜里的温柔(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什么时候回来的?”

    景召手里拎着装宵夜的袋子:“一个小时之前。”

    陈野渡问他:“有烟吗?”

    “没有。”

    陈野渡继续站着。

    已经很晚了,城市旳霓虹都要睡了,小区里只有零星的几处灯光。

    “不上去?”景召知道他为谁而来。

    “她应该不想见我。”

    这种时候,烟、酒、安眠药最有作用,陈野渡已经戒安眠药好几天了。

    “景召,陪我喝一杯吧。”

    景召提议:“去我家。”

    陈野渡随他一道进了小区。

    在电梯里。

    景召把钥匙给了陈野渡:“1803。”

    电梯到了十八楼,景召没有下电梯:“我要先去趟十九楼,等我几分钟。”

    陈野渡先下了电梯。

    景召去了商领领那里。

    她刚吹完头:“你去哪了?手机也忘了带。”

    景召放下手里的袋子:“去买宵夜了。”

    行李箱还没整理。

    商领领一下飞机,说想吃花甲,景召开车跑了小半个华城才买到。

    她还在倒时差,并不犯困:“冰箱里应该还有冰啤酒。”她去拿啤酒。

    景召拉住她:“陈野渡过来了,我要下去跟他聊聊。”

    她故意板起脸,一副严肃的样子:“我和陈野渡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景召说:“你。”

    她笑了,真的很好哄:“你去吧。”

    景召嘱咐:“太晚了,别喝太多冰的酒。”

    “嗯。”

    景召关好门,去了十八楼。1803的门开着,陈野渡坐在沙发上发呆。

    景召去酒柜拿了一瓶酒、两个杯子过来。

    陈野渡给自己倒上:“你和周自横来往多吗?”

    “不多。”

    景召和周自横只见过几次。

    “在你看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是别人问,景召不会随便评判,是陈野渡所以没关系。

    他想了想:“不太聪明的人。”每次套话都那么明显。

    陈野渡笑:“他还小。”

    自横被*出来时只有十四岁,陈家从没给过他接触世界的机会,四年幽禁、十二年“牢狱”,认真算起来,自横还只是个少年人。

    “他应该不是你弟弟。”景召喝了口酒,“他是谁?”

    陈野渡望着窗外,眼里灰暗无光:“他是我,曾经的我。”曾经像烈阳一样的我。

    景召没有继续追问,结果和他猜测的*不离十了。

    “景召。”陈野渡放下酒杯,“你给我拍张照吧。”

    “现在?”

    “嗯。”

    “怎么突然想拍照?”

    陈野渡说:“就是突然想拍。”

    景召去拿相机,把客厅灯都打开:“想怎么拍?”

    陈野渡突然坐正:“就这么拍。”

    景召拍过很多照片,这个姿势通常用来拍证件照,还有遗照。

    陈野渡多不爱笑的人,居然看着镜头笑。

    景召按下快门。

    “回头把照片发我。”

    景召把相机放到一边,没回答。

    “你这酒怎么不醉人?”陈野渡拿起酒瓶,看上面的英文。

    瓶子里原装的酒被景河东拿去炒菜了,现在里面装的是景河东自己酿的养生酒。

    景召细细尝了一口,温酒不烈喉:“中药泡的,听说对身体好。”

    怪不得一点醉意都没有,陈野渡起身:“走了。”

    “在这睡一晚,明天再走。”

    他摇了摇头,拿上他的布袋子和棒球棍,独自出了门。

    从小区出来,他随便找了根路灯,蹲下来,给陈知惠打电话。

    “自横。”

    “是我,野渡。”

    陈知惠问:“到华城了吗?”

    “嗯。”

    陈野渡仰起头,因为光太暗,他找不到秦响住的那一层。

    “姑姑,帮我件事。”

    “好。”

    “媒体不会轻易放过陈家,怎么写我都没有关系,不要提她们。”

    媒体是不会共情受害者的,他们只要话题,只要流量。

    陈知惠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秦响,还有谁?”

    陈野渡最近慢慢地在记起一些事情。

    “还有一个女孩子,她叫关山山。”

    她被父母送去过陈家,时间不长,所幸她逃走了。

    陈野渡仰着头,没有看月光,在找秦响的窗。

    “我想这样和你一起生活

    去一个偏远的村庄

    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来我这里

    我想和你一起种下向日葵和玫瑰

    我想和你一起披落日和秋风

    在你的房间里拨动地球仪,看海洋,山脊

    你在你的房间里自言自语

    吐出淡蓝的气息

    偶尔想念过去的红袖盈香的姑娘

    我在阳台上温酒,等你。”

    门被推开。

    景召站在门口:“领领,你该睡觉了。”

    商领领正在直播,她放下手里的诗集:“各位听众,晚安。”

    各位失眠的听众,晚安。

    ------题外话------

    *****

    诗摘自余秀华的《我想这样和你一起生活》

    <script>app2();</script>

    https://www.idzs.org/31647_31647727/11455594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www.idzs.org。m2.idzs.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