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24:让渣老头出点血免费阅读

324:让渣老头出点血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陈家的老宅坐落在西郊岐山。

    凌姨听见开门声,从厨房出来。

    “野渡少爷回来了。”

    “凌姨。”

    他进门后,把外套脱下。

    凌姨接过外套,挂好:“你好久没回来了。”

    “最近比较忙。”

    凌姨年轻的时候就来陈家工作,有二三十年了。

    “忙也要注意身体,你晚饭吃了吗?锅里还炖着汤。”

    “吃过了。”

    陈野渡走到书房,敲了敲门。

    凌姨倒了杯温水放在桌上,说:“老先生不在家,外出见客去了。”

    陈野渡过去坐:“凌姨,把三楼旳钥匙给我。”

    凌姨攥着围裙下摆,局促地低下头:“钥匙在老先生那里。”

    老宅的三楼是陈家的禁地,外面传陈野渡的母亲就是在三楼去世的。

    陈野渡很随意地提了一嘴:“我听姑姑说,凌姨你的儿子在唐明上班。”

    唐明是陈家旗下酒店,不止凌姨的儿子,她的丈夫、女婿都在为陈家工作。

    陈尚清能给他们提供岗位,陈野渡也能让他们失业。

    凌姨不是拎不清的人,很快就改了口:“我去拿钥匙。”

    陈野渡上了三楼,他脑子里有几个片段,那是他和周自横融合时共同的记忆。

    凌姨用钥匙开了门,战战兢兢地问了一句:“你是自横少爷吗?”

    “不是。”

    陈野渡走进房间,里面的陈设没有任何变化,书桌上积了厚厚一层灰。

    他从笔筒里取出来一支很寻常的笔,拧开笔帽上的盖子,放在桌上敲了敲,卷成条状的信纸从笔身里掉了出来。

    凌姨不敢擅自进去,等陈野渡出来,她询问:“野渡少爷,老先生那边我该怎么说?”

    “什么都不用说。”

    *****

    五月十号。

    媒体曝光了一起因过度电休克治疗导致病人脑死亡的医疗事故。

    事情一经曝光,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前往涉事医院进行调查。在查处过程中,发现主治医生仇志军的确存在过度治疗行为,并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药品供应商回扣。

    随后,仇志军被羁押调查。

    十一号。

    陈尚清的私人秘书秦平卷入了暴力斗殴事件。

    受害人拒绝调解,秦平被刑事拘留。

    十二号。

    陈氏集团旗下酒店经理实名举报公司董事长陈尚清多次向政府人员行贿。

    当日下午,陈尚清被“请”去了检察院配合调查。

    唐明酒店大门外三百米处,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有一男士从酒店出来,东张西望后,坐进车里。

    “陈少。”

    陈野渡坐在主驾驶:“等事情结束了你再出国。”

    他从扶手箱拿出来一个信封,扔到后座。

    男士立马捡起来,数了数里面支票上的零,确认之后赶紧把信封塞进外套内侧的口袋里,他惴惴不安地拍了拍胸口。

    “董事长行事谨慎,不会留下大的把柄,而且他经营了很多人脉,上面不少人都得过他的好处,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被放出来。”

    这些都在陈野渡的意料之中:“后面的事你不用管。”

    关个几天就够了,他的目的不是送陈尚清进去。

    *****

    这几天陈野渡都早出晚归,门口留了灯,不知道是不是陈知惠留的。

    明天应该是大晴天,今晚天上星星很多。

    客厅亮着灯,阳台有人,坐在陈野渡拉的露营吊床上。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秦响说:“我在等你。”

    陈野渡在她旁边坐下,他怕吊床会晃,脚点地,用手固定着。

    秦响看着窗户外面:“我想回华城。”

    “能不能多留几天?”

    地上有他和秦响的影子,他把手往左后方移了点儿,让地上两只手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我已经好几天没去上班了。”

    她已经决定好了。

    陈野渡不能再挽留她:“我明天找人送你回去。”

    她嗯了声:“我去睡了。”

    她刚起身,陈野渡本能地拉住她:“再陪我待会儿。”

    他仰着头看她,再也没有以前的强势,眼里有卑微的哀求。

    秦响看着他的手,发了片刻的愣。他手腕上很多伤疤,形状都长长的,横亘整个手腕。

    有一个疤很不一样,蚕豆大小。

    秦响用手指点了点那一处伤疤:“这个伤疤是用什么弄的?”

    “电钻。”陈野渡收回手,扯了下衣袖,遮住手腕,“当时在拍电影,从道具师傅哪里借来的。”

    有时候轻生的念头会来得很突然,如果是理智的情况下,他肯定不会选电钻这种成功率低、体验感差的工具。

    秦响又坐了回去:“还了吗?”

    “还了。”

    “以后不要再伤害自己。”

    以前的陈野渡对这个世界没什么留恋的,但现在有了。

    “好。”

    秦响陪他继续坐着,没有再说话,没多久就靠着吊床睡着了。

    陈知惠说,秦响这两天有点嗜睡。

    他把秦响抱回了房间,轻轻关上门,去了一趟自己房间,随后上楼,敲了陈知惠的门。

    “进来。”

    陈知惠开着电脑,在处理邮件。

    陈野渡在她书桌上放下一个信封。

    她打开来,看了里面的信,确切地说是一封被保存得很完整的遗书。

    “这里面写的都是真的?”

    “嗯。”

    十七年前,陈知礼资助的一个女孩从陈氏大楼跳了下去,当时陈知惠人在国外,消息来源只有当时的报道。

    她记得没有一篇报道提过遗书的事。

    “你想怎么做?”

    陈野渡已经有打算了:“家属同意了,愿意公开遗书内容。”

    陈尚清最在乎的东西有两样:陈氏、脸面。

    “那就公开吧。”陈知惠没有异议。

    “公开后陈氏的股价应该会大跌。”

    陈氏目前是陈知惠在管,她无所谓:“跌就跌吧,陈氏也该出点血了。”

    遗书的事说完了,还有一件事。

    陈野渡递给陈知惠一个文件夹:“等自横出来了,帮我把这个交给他。”

    陈知惠打开看了看,文件夹里是他的个人财产清算。

    “你这是在交代后事?”

    算是吧。

    陈野渡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都共享身体了,共享财务不是应当的吗?”

    陈知惠看不懂他的心思:“我以为你会很排斥副人格的存在。”

    她看得出来,周自横那个人格和秦响牵扯很多,而陈野渡喜欢秦响十几年了。

    陈野渡自嘲:“我有什么资格排斥他。”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461189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