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21:野渡知道*,追妻火葬场(二更)免费阅读

321:野渡知道*,追妻火葬场(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秦响回头看他:“陈野渡?”

    她总能很快辨别陈野渡和周自横,他们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独立人格。

    他们看这个世界的那双眼睛不一样,陈野渡旳眼里充满了对世界的厌恶,而周自横的眼里有着敢与这世界同归于尽的张狂。

    两两相望,彼此沉默。

    这个时候,该说点什么?陈野渡费尽思绪,到了嘴边却只有一句:“我刚刚梦到你了。”

    梦到他们不吵架,梦到她对他笑。

    “我先去交钱。”

    秦响出去了,低着头,不让人看到她的情绪。

    她去了很久。

    陈野渡在楼梯里找到了她,原本暗着的声控灯因为他全亮了起来。

    秦响抬头,眼睛通红,已经哭过了。

    “你怎么出来了?你的药还没有输完。”她坐在台阶上,衣服垫在地上。

    陈野渡走到台阶的下面:“为什么躲在这里哭?”

    她不说话。

    “因为周自横?”

    她终于肯看他,目光陌生又熟悉,陈野渡分不清她在看谁。

    医院走廊的墙上有电子钟表,他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上面的日期:五月八号。

    他的记忆已经空缺了很长一段时间。

    “上次没有听到答案,今天再问一次。”上次只是怀疑,现在他可以确定了,“周自横是我,对吗?”

    秦响起身,把垫在台阶上的外套捡起来:“这个问题你应该回去问你爷爷。”

    “好,换一个问题。”他手握紧,暴力拔掉针头时划伤的伤口重新渗出血来,“你喜欢周自横?”

    “我先回去了。”秦响避而不谈,转身要走。

    “秦响。”

    她停下。

    一定是沉睡在他意识里的周自横在搞鬼,以至于他鬼使神差地伸手,拉住秦响的衣摆:“我头很疼。”

    仿佛在说:秦响,你可怜可怜我。

    这一招对秦响很有用。

    她走到陈野渡身边,把他的手搭到自己肩上:“我扶你回病房。”

    陈野渡靠着她,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等他反应过来他做了什么之后,立马又将嘴角压下去。

    他整个人像被撕裂成了两半,一半在自我唾弃,一半又忍不住庆幸。

    秦响扶着他躺下:“我去叫*。”

    陈野渡拉住她,按了床头的呼叫器。

    她又坐回去。

    没一会儿*过来,重新给陈野渡扎针,问他怎么弄的,手都破皮了。

    他不说话,在看秦响。

    秦响对*说:“他头很疼。”

    “片子已经给医生看过了,没什么问题,伤口没好,会疼很正常。”

    扎完针,*叮嘱了几句,离开了病房。

    急诊病房不是单间,还有其他病人,秦响把帘子拉上,小声说话:“还很疼吗?”

    “嗯。”

    “你睡会儿。”

    陈野渡不敢睡,一旦睡过去了,醒过来的会是谁,他没有把握。

    他假装闭上眼,紧绷着神经。

    不知道过了多久,*中途过来换过一次药,他才睁开眼,秦响趴在床边已经睡着了。

    他下床,把她抱到床上。

    他坐在椅子上看了她一会儿,推着输液架出了病房,拨了一串号码。

    “你好,哪位?”

    “是我,野渡。”

    陈知惠责问:“你这阵子去哪了?怎么也不给个信?”

    陈野渡没有多做解释:“我有事要问你。”

    “什么事?”

    “关于周自横,你知道多少?”

    陈野渡现在唯一能确认的只有一件事:他的身体里还住着一个周自横。

    陈知惠不知道他这么问的缘由是什么:“你弟弟生下来就夭折了,你爷爷从不让任何人提他,其他就没有了。”

    周自横这个名字在大陈家是禁忌。

    “关于我的病,还有没有隐情?”陈野渡问。

    陈知礼离世之后,陈知惠才回国管理家族酒店,那个时候陈野渡已经生病了。

    “我不清楚,但你可以去问一个人。”

    *****

    陈野渡第二天一早办了出院,他没表态,秦响就把带回了星悦豪庭。

    玄关的门口放着一根棒球棍,陈野渡认得,那是他的。

    进门后,他打量屋子,沙发上的抱枕是一对,浴室里两个漱口杯并排放着,阳台上晒着秦响和周自横的衣服,桌上还有一桌没有来得及收拾的饭菜,摆着两个空碗。

    屋子里到处都是两个人一起生活的痕迹。

    陈野渡站着没动:“我的手机呢?”

    在电视柜的抽屉里。

    秦响去拿来,递给他。

    他接过手机:“我回帝都了。”

    “嗯。”

    她没有挽留。

    陈野渡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心头有股怒火发不出来:“你就没话跟我说?”

    秦响抬头,看着他眼睛,目光恳切:“你要快点回来。”

    陈野渡知道,这句话她是和周自横说的。

    他转头就走。

    秦响站了一会儿,缓过神后追了出去:“陈野渡。”

    陈野渡立马按停了电梯。

    他讨厌这种本能,他觉得是周自横在影响他。

    秦响把装药的袋子给他:“要记得吃药。”

    和周自横无关,她有没有一点点是在关心他?陈野渡克制住想要问出口的冲动,他接过药,按上电梯。

    他之前开过来的车已经被拖走了,他打车回帝都,在路上和方路深通了电话。

    “路深。”

    方路深损他:“失联这么久,还活着呢。”

    “帮我个忙。”

    “说。”

    “你家开医院的,帮我查个药。”

    回帝都后,陈野渡把自己之前吃的药送去了深明医院的研究室。

    第二天下午结果就出来了。

    方路深亲自跑一趟,去了陈野渡家。

    “脑袋怎么了?”

    陈野渡没说:“说正事。”

    方路深拿出两个装着药的自封袋:“这些都是抗抑郁的药,没什么问题。”他指了指其中一个自封袋,“但这个不是抗抑郁的,专业名我没记住,临床上常用来抑制人格*。”

    ------题外话------

    *****

    忘了陈野渡怎么知道人格一事的——回看第250章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468121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