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20:人格交替,谁是孩子爸(一更)免费阅读

320:人格交替,谁是孩子爸(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从诊室出来,秦响沿着走廊走向电梯口,她走得很慢,右手不自觉地放在了小腹上。

    后面有位女士在喊:“蕾蕾,你慢点。”

    小孩在走廊上跑,横冲直撞的。

    秦响被撞到了胳膊,本能地抱住自己的肚子。

    小孩这才停下来,见撞了人,怯生生地道歉:“对不起阿姨。”

    “没关系。”

    女士追上来,将小孩拉到身边,十分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没撞到你吧?”

    秦响摇了摇头。

    女士带着孩子先上了电梯。

    秦响不着急走,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自横。”

    周自横前阵子找了个送外卖旳活儿,周末不休息,赚的钱都给秦响。

    “我有事要告诉你,你今天能早点回来吗?”

    “等你回来再说。”

    时间回到十五分钟之前。

    周自横接了个单,地址很偏,是个老旧的小区,也没有门铃,他敲了半天门,才有人应声。

    “蒋女士?”

    “我是。”蒋女士开了门,但门上的防盗链还拴着。

    周自横提了提袋子:“你的外卖。”

    蒋女士打量了两眼。

    怎么说,这张脸不太贴送餐员的职业,渣苏感太强了。

    蒋女士把防盗链拿下来,打开门,接过袋子:“谢谢啊。”

    周自横送完就走。

    “等等。”蒋女士追了出来,壮着胆子问,“方便加个微信吗?”

    她单身无备胎。

    周自横表情很冷漠,拒绝得干脆:“不方便。”

    蒋女士很是惋惜。

    小区里电梯都没有,周自横走楼梯下去。整个小区就三栋楼,也没有绿化,墙壁上用红油漆写了“拆”字。

    隔壁两栋之间的过道里传来声音。

    “你们再跟过来,我叫人了。”

    “你叫啊。”

    小区在拆迁,住户基本都搬走了,这个点方圆百米都没个人。

    除了周自横。

    他就瞥了眼,走人。

    四个男孩依旧尾随着女孩,他们都穿着校服,不是初中就是高中。

    为什么不帮忙?

    他没那么闲,赶着回家见秦响。

    “怎么不叫了?”

    领头的男孩染了一头栗色的头发,手背纹了朵雏菊,校服外套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吹着口哨,一副问题少年的做派:“在学校不是很牛吗?作业也不给抄,报告倒是打得挺欢。”

    女孩应该是个好学生,戴着眼镜,整套校服穿得整整齐齐:“别过来!”

    四个男孩一起围上去。

    “怕了?”

    女孩取下书包,把钱包掏出来:“我有钱,我可以把钱都给你们。”

    栗色头发的男孩一把抢过钱包:“就这么点,打发叫花子啊。”他把女孩逼退到墙角,玩了玩她书包上的吊坠,手顺着往下,摸上女孩的后腰,“不如你陪我们玩玩?”

    女孩惊恐地大喊:“别碰我!”

    周自横脚步停下。

    他这个人,没同情心,没正义感,有时候甚至还挺想报复社会,但他有件非常讨厌的事——骚扰未成年的女孩子。

    他插着兜,走回去,踢了踢两栋楼之间那颗已经枯死了的老树:“抢钱就抢钱,手得规矩。”

    年纪轻轻的男孩狂妄得不行:“你谁啊?关你屁事!”

    手还不拿开。

    周自横走上前,一脚踹上去。

    另外三个男孩冲上去帮忙,但他们都是半大的少年,那里干得过打起架来不要命的周自横。

    被踹到地上的那个“栗色头发”趁着混乱捡了块砖头,瞧准周自横的后脑砸过去。

    结结实实的一下,砸出一声闷响。

    周自横摸了摸后脑勺,眼神暗了,他一把将男孩拽过来,摔到地上,抬脚踹他肚子。

    他眼都红了,踹得一下比一下狠。

    给他做人格催眠的那个庸医也说了,他大概有暴力倾向。

    旁边三个男孩见这阵势都吓坏了,不顾同伴,调头跑了。

    照周自横这个打法,会死人的。

    被欺负的女孩也吓懵了。

    所幸,周自横的电话响了。

    因为要送餐,秦响给他买了智能机,原本那个二手的老年机跟收电器的换了五个盘子。

    “自横。”

    周自横这才收住脚,听秦响说话。

    被踹得要爆肝的男孩抓住空档,忍着剧痛,连滚带爬地跑了。

    “我有事要告诉你,你今天能早点回来吗?”

    周自横活动活动拳头,太久没打人,手疼:“什么事?现在不能说?”

    秦响神神秘秘的:“等你回来再说。”

    “好,我现在回去。”

    周自横挂掉电话,抬脚离开。

    身后女孩说:“谢谢。”

    他回头看了一眼。

    当年秦响也是这么大。

    女孩怯怯地看着他,也不敢上前:“那个……你流血了。”

    周自横摸了摸后脑勺,眼前突然变黑,整个人往前栽。

    *****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已经很晚了,天都黑了,周自横的手机一直没人接。汤还在炖着,秦响挂掉电话,把手机放在桌上,去厨房把火关了。

    手机又响了。

    她立刻跑去接电话:“自横。”

    “你好,请问是秦响秦小姐吗?”

    “我是。”

    联系秦响的是医院急诊室的*。秦响带上钱包,立刻赶去医院。

    火急火燎地问了一圈之后,她在急诊病房找到了周自横,他躺在病床上,脑袋绑着绷带,正在输液。

    “自横。”

    “自横。”

    周自横没有醒过来。

    秦响找到值班*,着急地问:“*,他伤得很重吗?怎么还没醒?”

    “你是他的监护人?”

    “嗯。”

    *说:“伤口已经处理过了,没什么大碍,你先去大堂缴费。”

    “好的,谢谢。”

    秦响提心吊胆了一路,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紧张太久,缓了缓神经,去缴费。

    手突然被拉住。

    “秦响。”

    病床上的人醒了。

    秦响回头看他:“陈野渡?”

    ------题外话------

    *****

    二更凌晨之后,明天早上看哈。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468743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