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16:景召理智动摇,深夜暗潮(一更)免费阅读

316:景召理智动摇,深夜暗潮(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景召和商领领回到酒店时,天边开始日落,远处*橘红的云霞笼在葱绿的山巅之上,近处,天依旧蓝,云也依旧白,各种分明旳色彩融合在一起,却没有半分格格不入。

    维加兰卡的傍晚美得像一幅重彩的油画。

    崇柏已经在大厅等候多时了。

    “小九爷。”

    崇柏神色紧绷,下意识地看了商领领一眼,他有所顾忌,就用了当地的语言:“出事了。”

    商领领虽然听不懂,但也能感觉到氛围不对。

    “等我几分钟。”景召留了一句话给崇柏,先行上了电梯。

    他把商领领送回了房间:“我有点事要去处理,不一定能赶回来陪你吃晚饭,你饿了就叫餐,不用等我。”

    商领领乖得很,连事情缘由都没问,都答应下来:“我不是小孩,不需要操心我,你顾好自己,要记得吃饭。”

    景召点头,又嘱咐:“这里不比帝国,外面不太平,别一个人出去走动。”

    “我知道。”

    “我走了。”

    “嗯。”

    景召从房间出来,嘱托赵守月:“帮我多盯着点。”

    “放心吧。”

    景召回头看了几次,才转身上电梯。

    两辆车停在酒店门口,崇柏已经在车上等了。景召从酒店出来,门口的保安上前,为他打开车门。

    他道了声谢,上车,坐在后座。

    “什么事?”

    负责开车的是崇柏的亲信。

    崇柏自己坐在副驾驶,此时,他神情严肃:“尼尔在去机场的路上发生了严重车祸。”

    景召问:“意外还是人为?”

    “我让人检查了事故车辆,应该是人为。”

    Golden

    World高层的行程都是极为保密的,要在车辆上动手脚并不简单。

    “人怎么样了?”

    崇柏说:“在医院,还没脱险。”崇柏思考了片刻,猜测,“小九爷,很有可能是冲着你来的。”

    尼尔正在处理的项目原本都是景召亲自经手。

    “没有多少人知道我在这边,你去查一下,集团里面可能有内应。”

    “是。”崇柏也这么觉得。

    这种恶意报复行为并不少见,小九爷身为摄影师曝光过的犯罪丑闻不在少数,身为Golden

    World掌舵人又得罪过很多团伙,屠鹰任务组就更不用说,把维加兰卡及周边的恶人都得罪了个遍,另外还有竞争对手。

    景召和崇柏去了医院,尼尔的夫人也在,尼尔以前是教哲学的,他的夫人曾是他的学生,非常年轻,组织过当地有名的独立运动。

    五个小时内,医生下了两次病危通知,尼尔夫人比任何人都镇定,签字、缴费、和医生确认手术事项、安排家中事宜,从头到尾她处理得有条不紊,脸上不见半点慌乱。

    景召在医院的重症室外面坐了很久。

    尼尔夫人从里面出来,身上还穿着无菌衣,她问景召:“你是我丈夫的同事吗?”

    “嗯。”

    尼尔夫人知道丈夫是做什么的,所以也知道不能多问。

    “你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处理得来。”她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这些流程我早都习惯了。”

    因为不是第一次,早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也越来坦然。

    景召突然想起了商领领。

    他从医院出来,站在门口,给商领领打电话,她接得很快。

    “睡了吗?”

    已经快十二点了。

    “还没有。”商领领问他,“你在外面吗?”

    “嗯。”

    白天还好好的,晚上突然刮了大风,风声树声落叶声穿进手机听筒里,声声入耳。

    这样的夜,偏偏星辰灿烂,月亮有半轮,弯弯的,从远处看,像手指上的月牙。

    “事情很棘手吗?”商领领不由得有点心慌。

    “没有,我现在回去。”

    “我等你。”

    “别等,去睡觉。”

    商领领答应得好听。

    等她先挂电话,景召才收起手机,崇柏在他身后,他问崇柏:“有烟吗?”

    景召烟瘾不重,烦的时候还是想抽。

    崇柏把自己的烟和打火机递给他。

    他点了烟,没有急着上车,安静地站在路边:“以后你多带着点景一,让他多学学。”

    景一本事有,头脑也有,但还是太年轻,阅历不够,容易冲动,需要多磨练。

    崇柏知道景召此刻所想,他作为下属,不该多问,只答道:“是。”

    医院离酒店不算远,晚上不堵车,开快一点只需要半个小时。

    商领领听见声音,从卧室出来,景召在玄关,已经换了鞋。

    “你吃饭了吗?”

    “吃了。”

    商领领鼻子灵,一走近就闻到了:“抽烟了?”

    “嗯。”

    商领领知道景召的脾气,不会无缘无故地抽烟,她没有多问,就只是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她已经洗过澡了,景召刚从医院回来,怕还有消毒水的味道,虚虚抱了她一下就松开了。

    “我去洗个澡。”

    他去了浴室。

    商领领开了电视,坐在床上等,电视台都用当地的语言,她也听不懂,就一直换台,以此打发时间。

    ------题外话------

    ****

    二更在十二点左右。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472865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