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14:景召vs岑肆,情敌相见(一更)免费阅读

314:景召vs岑肆,情敌相见(一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因为太晚,景召打算明日再回维加兰卡。

    商领领的时差还没倒过来,在去酒店的路上睡着了,醒来时她人在床上,景召不在旁边。

    商领领洗了个脸,去开门。

    门口有几个人,她只认得赵守月,问他:“景召呢?”

    “小九爷在楼下安保室,应该马上就会回来。”

    商领领回房间去等。

    桌上有盘果子,是她从没见过旳果子,黑红黑红的,大小和形状像李子。

    她问赵守月:“那是什么果子?”

    “松桠果,景一送过来的。”

    “能吃吗?”

    “能吃。”

    商领领尝了一个,酸酸甜甜的。

    赵守月今天难得话比较多:“松桠果产自西西戈尔,和西西戈尔语里的谢谢是一个读音。”

    “他在跟我道谢?”商领领有点受宠若惊。

    “我想应该是。”

    谢她逃跑的时候带上了他?

    好吧,商领领理解了,中二不分国籍。

    酒店的安保室在一楼。

    崇柏出去办事了,跟在景召身边的是崇柏的同级,尼尔。集团里见过景召真容不算多,尼尔是其一。

    他们所在的这家酒店是卡兰帝私密性最高的星级酒店,入住人员非富即贵,酒店的安保工作外包给了Golden

    World,正因如此,景召才选择在这里入住。

    “把酒店的安全管理布置图拿给我看一下。”

    酒店安保部的组长并不认识景召,但他认得尼尔,他看向尼尔,等他指示。

    尼尔点头。

    组长这才拿来安全管理布置图。图上的图标都是Golden

    World的专用图标,上面会标注安保人员的分部、警报位置、换班时间、入口封锁按钮等等信息,外部人员看不懂。

    组长把尼尔拉到一边。

    “尼尔先生,那位先生是谁?是总公司那边派遣来的吗?”

    尼尔已经快五十岁,是老九爷时期的集团老员工,行事很稳重:“你不用知道。”

    一定是上头派来查岗的。

    组长不由得紧张起来:“布置图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不用紧张。”尼尔没有道出实情,“只是随便看看。”

    尼尔让组长和另外几位安保人员先出去。

    “小九爷,晚上我会我在这里盯着,您上去休息吧。”小九爷已经连轴转了几天了。

    “让你费心了。”

    尼尔很理解:“保护您的家人也是我的职责。”

    小九爷会小心谨慎也是正常的,卡兰帝治安不好,Golden

    World又动了太多人的蛋糕,得罪过的大多是一些无恶不作的亡命之徒,是该要小心一点。

    景召从安保室出来,崇柏刚好回到酒店。

    “小九爷,消息已经透露给滨奇先生了。”

    “嗯。”

    崇柏很清楚景召的目的:“滨奇先生玩得过蔻里吗?”

    滨奇先生是卡兰帝的军火商,和蔻里是死对头。

    “玩不过。”景召说,“但强龙不压地头蛇,让蔻里脱一层皮应该没什么问题。”

    既然伽森家族和Golden

    World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已经打破了,那也就没必要再以礼相待。

    门口有人在等电梯。

    是岑肆,他会住在这个酒店不奇怪。

    景召走过去,回头交代自己的人:“你们坐下一趟。”

    崇柏和尼尔听从指令,留在了原地。

    景召和岑肆上了电梯,门关上。

    “谢谢。”

    岑肆看着前面的电梯门,情绪平平:“谢什么?”

    景召说:“今天的事。”

    太明显了,景召光从岑肆今天在别墅站的位置就能看出来他存的心思。

    岑肆语气算不上友好:“用不着。”

    景召这才按楼层,口吻像在闲聊:“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怎么认识她的。”

    岑肆的手已经包扎过了,衣服没换,袖子上的血迹干了。

    他转过头,和景召的视线对上:“你调查我?”

    “她身边非偶然出现的人我都会查。”

    “她知道吗?”

    “知道。”

    四目相对,两人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敌意。

    四十三楼到了,电梯门打开。

    景召先出去,走了几步,停在电梯门口:“岑先生。”

    岑肆听着。

    “她给了你蓝宝石,知道为什么吗?”景召回头,淡淡的一眼,落在岑肆尾指的戒指上。

    当年商领领戴的那条脚链上一共有三颗宝石,两颗红的,一颗蓝的。

    她将蓝宝石给了岑肆。

    景召说:“因为我家商领领喜欢红宝石。”

    他走出电梯,门合上。

    杀人不见血。

    岑肆握紧手,低下头。不对,杀人见血,鲜红的血渗透了手臂上的纱布,缝合好的伤口再次裂开。

    咔嗒——

    商领领听见开门声,立马从床上跳下来。

    “回来了。”

    景召把门锁好:“饿不饿?要不要帮你叫餐?”

    “不饿,刚刚吃了水果。”满屋子都是松桠果香香甜甜的的味道,商领领吃了不少,不仅不饿,还有点撑。

    景召牵着她走到套房的卧室,用脚踢上门,俯身抱住她。

    商领领乖乖不动:“怎么了?”

    ------题外话------

    ****

    二更应该在十二点之后,明早看哈,晚安。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474687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