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313:散打冠军领领,岑肆受伤(二更)免费阅读

313:散打冠军领领,岑肆受伤(二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商领领放心不下,下了车,刚靠近别墅,景召带来的人拦住她。

    “商小姐,小九爷让我们在外面等。”

    景召身边的人几乎都会帝国旳语言,交流完全没有障碍。

    商领领没打算自己进去,她踮着脚张望里面:“你们进去保护他,我这里不用人。”

    别墅外面有十几个人,都是商领领没见过的生面孔,和她对话的这位是黑皮肤黑眼睛的东方人。

    “没有小九爷的指令,我们不能贸然进去。”他可能知道内情,很肯定,“您放心,里面打不起来。”

    商领领不再往前,在原地观望。

    景一坐在车里,倒不怎么担心别墅里面的情况,小九爷不会那么容易受制于人,蔻里有更大的野心,也不会轻易挑火。

    他现在非常好奇商领领,忍不住向赵守月打探。

    “十六,她什么来头?”

    赵守月回答:“帝国。”

    “我知道她来自帝国,她是干什么的?”

    小九爷对商领领的个人信息很保护,景一能了解到的不多,只是听崇柏和王匪提起过几句。

    “遗体整容师。”赵守月说。

    景一听不懂这么专业的帝国词语:“遗体整容师是干什么的?”

    赵守月想了想,贴切地解释:“缝补尸体的。”

    尸体也要缝补?

    景一脑补了一下商领领拿针补尸的场面,鸡皮疙瘩抖了抖:“怪不得胆大包天,连蔻里都敢挟持,也算她运气好,蔻里没跟她来硬的。”

    赵守月觉得,蔻里来硬的也不一定能赢。

    “商领领练过散打和柔术。”

    这是事实,赵守月在商领领家见到过证书和奖牌。

    景一的帝国话大有长进,生僻词语也能脱口而出:“就她那点三脚猫——”

    “散打青少年组帝国第一,国际排名没有,她没去比。”虽然赵守月也不赞成小九爷太看重女人,但商领领有些方面,他不得不服。

    景一:“……”

    看走眼了。

    行吧,算她勉强配得上小九爷。

    赵守月撑开眼皮,定睛一看:“小九爷出来了。”

    商领领第一个跑过去:“哥哥。”

    景召手里提着她的行李,走下台阶:“为什么叫哥哥?”

    “赵守月跟我说过,你在外面不用真名,我不能暴露了你。”四周都是蔻里的眼线,商领领忍住,故意和景召隔远一点,“没打起来吧?”

    “没有。”

    “你没答应他什么过分的要求吧?”

    “没有。”

    商领领回头看了看,蔻里和岑肆还站在门口:“那他绑景一干嘛?”

    景召打开车门,让商领领先进去:“算是一种警告。”

    也算是宣战。

    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已经打破了,蔻里在向他传达一个意思,要么做他的朋友,要么当他的死敌。

    “你不会以为你们Golden

    World和缅西三洲能一直和平共处吧?你的父亲曾经是缉毒警,照样被西陆抛弃了,缅西三洲将来一样也能抛弃你。把善恶黑白当做纽带太愚蠢,只有利益才是最牢固的关系。就算你不看利益,那也要自保,不是吗?”这是蔻里的原话。

    Golden

    World和以维加兰卡为中心的缅西三洲都有合作往来,屠鹰特殊任务组的人几乎都渗透在里面。

    车正在开往机场。

    商领领问景召:“伽森家族是做什么的?”

    “只要是赚钱的,他们都做。”

    那就是没底线。

    “你不会跟他做伙伴。”

    “嗯。”

    *****

    梅路和其他手下都退到了外面,客厅里只有蔻里和岑肆在。

    倒给景召的那杯酒还原封不动地放在茶几上。

    蔻里将杯子扔进垃圾桶:“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背叛我。”

    岑肆坐在对面:“背叛这个词你用错了,我跟你不是能用这个词的关系。”他曾经是伽森家族的律师,但也早就解除了雇佣关系。

    蔻里懒得和律师玩文字游戏。

    “你很喜欢她?”

    那个女人确实有本事,胆量和身手都少见。

    岑肆不想跟蔻里谈私事:“不要过问我的事。”

    “景召好像也很在意那个女人,他太不把我放在眼里,应该给他一点教训。”蔻里懒懒地躺着,提议,“那个女人,我帮你抢过来怎么样?”

    岑肆冷着脸:“别打她的主意。”

    “抢过来了就是你的了。”蔻里故意引诱他,“不想要?”

    他不可能不想要。

    蔻里太了解他了,他们是同类,都有着最疯魔的神经。

    岑肆出言讽刺:“像你抢姚凌锁那样?”

    蔻里收起了笑意,突然翻脸:“不准提她。”

    岑肆起身,转头便走。

    “站住。”

    他停下。

    蔻里忍着满腔暴虐的怒火:“她在哪?”

    敢挑战蔻里耐心的人不多,岑肆算一个:“你说的不准提她。”

    “快说。”

    岑肆说:“不知道。”是真不知道,当时商领领在蔻里手里,他没有别的法子。

    蔻里站起来:“你耍我?”

    岑肆直接拉开门,他迈出脚的同时,枪声响起。

    是蔻里开了枪。

    子弹击穿了岑肆的手臂,他看了一眼,没管,径直走出去,血滴了一路。

    蔻里是个疯子,对身边的人一样疯。

    姚凌锁当时有男朋友,那个男的被蔻里弄了个半死,蔻里哪有耐心追人,送了几次花,姚凌锁不同意在一起,蔻里就把她劫到了西西戈尔。

    ------题外话------

    *****

    晚上看的晚安,早上看的早安。

    <script>app2();</script>

    31647_31647727/11475897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为您推荐